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毫不留情

昏嫁小说:第20章 毫不留情

编辑:诗人的血液更新时间:2021-01-14 21:38:36
昏嫁

昏嫁

不幸意外流产,却遭丈夫婆婆被人嫌弃,不得已远走他乡他乡后,却遇上了不愿意给与需要支持的男人。这个让人难以捉摸不透的男人,给了唯一的需要支持。而一切迷雾神秘面纱后,当初意外流产的真相摆在面前,这是那天上午,我如往常一样打扫好房间,烧饭,洗衣后,刚拎着垃圾袋出门,突然感觉腹内一阵翻江倒海的疼痛。。

作者:安吾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你把她送入警察局了?”我有点儿吃惊。“怎么?”沈睿祁挑着眉毛,“不不忍心?”我咬着牙,摇了摇摇头。她如果过份的一个人,早已所以受严厉的惩罚了。在警察局门口,我向沈睿祁示“怎么?”沈睿祁挑着眉毛,“不忍心?”。...

精彩章节

“你把她送进警察局了?”我有点惊讶。

“怎么?”沈睿祁挑着眉毛,“不忍心?”

我咬着牙,摇了摇头。

她那么过分的一个人,早就应该受到惩罚了。

在警察局门口,我向沈睿祁示意,自己一个人进去就可以了。

他有点惊讶地看了看我,眼神里还有点不放心。

我解释道:“放心吧,她被关在里面,不会有什么事的。”

“嗯,”他点头示意我进去,“不要心软,有什么事叫我。”

他语气间温柔得好像这件事必须和他有关系。

又想到他跟老爷子说和我结婚的事情,我隐隐有点不自在。

点头应下了,转身走进警察局。

沈睿祁早就打好招呼了,我进去时,婆婆早就带着手铐坐在那里等着了。

没到一天的时间里,她完全变了个人似的,早就没有之前的锐气。

头发枯草似的揉成一团,眼眶乌青,眼袋和黑眼圈大得要命,衣服也皱巴巴的,落魄得不像样子。

见我走过来,眼睛立马充血似的鼓起,被拷住的双手使劲敲着桌子,激动地整个人身体都在扭曲。

“你个婊子,狗娘养的东西,你他妈快点放我出去。”

她被关在铁栏后面出不来,我就慢慢踱步到她身边,整了整大衣,优雅地坐了下来,“昨晚睡得舒服吗?”

她见到我,像被针刺痛般,扯着嗓子叫了出来,双手拼命地要往我身上撕扯。

身后的警察一把给她按回座位上,动弹不得。

我在她眼里,一直就不是个人,她才丝毫见不得我好,我好了那么一点,她就要嫉妒,甚至破坏。

现在我衣衫整齐,有人撑腰,怕是要气死她。

我翘起二郎腿,静静地看着她跳梁小丑般的动作,缓缓地拍手鼓掌,声音在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

“邵淑芬你表演的泼妇,可真是本色出演啊。”

邵淑芬就是她的大名,从前我根本不敢这么称呼她。

她气得破口大骂,“你个狗娘养的,靠着下面傍大款,骚货,还敢在这里教育我。”

“哼,”我不屑一哼,缓缓地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面,身体前倾,“不管我怎么样,现在在局子里的是你,律师就在外面,你要不要感受下坐牢的感觉。”

听到坐牢,她的脸立马白了,说话也开始底气不足,“你别吓唬我,我就是打了你还用的上坐牢?”

我“噗呲”冷笑,对着她的眼睛,露出嘲讽的表情,“你不懂么,我侮辱了我爸,现在我要你坐牢,就是沈睿祁要你坐牢,他让你坐牢,你还觉得有什么是办不到的吗?”

果然,她脸色又苍白了几分,明显在害怕。

“所以,”我顿了顿,“向我爸道歉,我还能考虑考虑。”

她的脸上白一阵黑一阵,眼神也在闪烁,分明是不想放下廉价的自尊道歉。

我再一次威胁她,“你别想着你那个熊儿子来救你了,他和沈睿祁比起来,你心里有数。”

果然,我明显戳到了她的痛处,她想了想,咬着牙,艰难地张口说:“对不起,我不应该说你父亲。”

“还不够,没有诚意。”我步步紧逼。

她再次道歉,我还是摇头。

终于,她道歉了足足有二十次,我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缓缓起身,“我会考虑一下这件事。”

“什么?”她激动地站了起来,双手把着栏杆,愤恨地看着我,大喊大叫,“你骗我,你居然敢骗我?”

我只说了考虑放她出去,又没有肯定,必须放她出去。

我挺直了背,一步步走了出去,只觉得一阵阵的舒服。

当初就是我忍了她太久,才让她这么肆无忌惮,甚至让父亲在死后还遭受屈辱。

以后,我都不会再忍让了。

别人打我一拳,我就要拳脚相加的还回去。

沈睿祁看我出来,吐了一口烟在空气中挽了个圈圈,“好了?”

雾气缭绕里,我没太看清他的表情。

“嗯,好了。”

他站起来,“那我们走吧。”

可刚走到车旁,我突然听到有身后有人在叫我:“清欢!”

熟悉的声音,我身子一怔,缓缓回头,就看到了胡博文那张熟悉的脸……

大概是听了消息匆匆赶来,他的脸色苍白,乌青色的黑眼圈昭示着他的虚弱。

“清欢,你……你……和我好好谈一谈吧。”他如从前一样,语气里充满了恳求。

我愣在那里,就那样看着他,心里却掀起复杂的情绪。

我没想过我们还能见面,更想不到会是这样的方式见面。

“你……你怎么来了……”

我一开口,却是一句毫无智商的话,他来当然是不放心他妈妈。

胡博文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站在车子另一旁的沈睿祁,祈求地开口,“我们……我们可以谈一谈吗?”

我脑子里一团乱麻,想向沈睿祁寻求答案,却对上了他毫无温度的眼神。

“跟我回去。”沈睿祁如帝王般命令,我明显地感觉到了他正在生气……

一瞬间,有两双眼睛紧紧地看着我,等待我的回答。

一面是自己曾经同床共枕的丈夫,一面是救自己于水火的恩人。

我的心里一团乱,半天理不出思绪。

像是过了半个世纪那么漫长,我的在两个人见扫过,缓缓张口。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