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3章

悍女驯夫小说:第13章

编辑:对酒眉更新时间:2021-02-23 23:04:14
悍女驯夫

悍女驯夫

在江宁府最最有名的千百年古刹凌烟寺里,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正艰苦的爬着阶梯,而这位女子是我们的女主角夏过,夏过实际上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二十一世界最更年轻的考古学一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艰难的爬上了最高的台阶,双手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白色的雾气从嘴里散出来。抬头望着雄伟的大殿,看着匾额上“凌烟寺”三个大字,一脸喜悦:“我的个亲娘啊,总算上来了,累死我了。”。

作者:忧葛雪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一进屋子,夏过什么话也没说,便大口大口大口大口的吃虾饺,吃完了虾饺又把屋子里备的点心全吃掉了。吃掉了后拉着草儿到院子里:“草儿,女孩子要会点儿功夫才会被人被欺负。我教草儿从来没见小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也只是去厨房拿蒸饺的时候听她们说二小姐的事,也不知道她这么捅到小姐这儿是对还是错?。...

精彩章节

一进屋子,夏过什么话也没说,便大口大口的吃虾饺,吃完了虾饺又把屋子里备的点心全吃光了。吃光了之后拉着草儿到院子里:“草儿,女孩子要会点儿功夫才不会被人欺负。我教你打太极。”

草儿从来没见小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也只是去厨房拿蒸饺的时候听她们说二小姐的事,也不知道她这么捅到小姐这儿是对还是错?

只得点头跟着小姐一起做着动作。夏过一直在练着,一直练到全身累得动不了。

“草儿,我困了,我去睡了。”夏过走进屋子里往软软的床上一躺,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反正心里就是堵堵的。

夏过在这里生气,枝倩那里也不好过。

晚风阵阵,枝倩被禁足在她的闺房里。依在窗前,脑子里全是跟柳岩祉相处的点点滴滴,那些欢声笑语犹在耳畔,他们相处得那么愉快,怎么会转瞬即逝?

“小姐,晚膳给你端过来了。你吃点儿吧!”杏儿端着两盘菜和一碗饭送上来。

“搁着吧!我娘还在生气吗?”枝倩眼神里透着一丝不甘。

“二夫人已经给了钱让林伯回乡下去了,大力他们不敢乱说话。老爷不会知道的。小姐吃点吧!”杏儿没有直接回答刘氏有没有生气,而只是告诉小姐昨夜的事儿过去了。

枝倩转过头吃饭,爹不知道她包袱的事儿,但已经知道她昨天半夜在花园里与表哥私会。现在让她禁足对她严加看管。

柳岩祉病好了肯定就会离开黄府了,她一定要找机会离开黄府。

次日清晨,柳岩祉备好行李走到夏过的门前敲门:“婳婇。开门啦!”这是柳岩祉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一直以来都是叫她黄花菜的。

草儿打开门,一张臭臭的脸看着他:“你来干什么?”

柳岩祉推开草儿:“我来找你们小姐,我来干嘛!”

夏过正在梳头发,是昨天睡得不好的原因还是起得太早的原因,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有。她没有理会进来的柳岩祉,真是想起那张装无辜的脸就胃里不舒服。

柳岩祉看着梳妆台前的人儿,清晨的阳光斜斜地落在她的身上,如梦幻一般,真实且又虚幻。捏着木梳的手轻轻从发根滑向发稍,慵懒且美丽。

柳岩祉站在夏过的身后轻声的询问:“婳婇,你昨天不是说我病得不是时候,耽误你出去玩吗?我们现在就走好不好?”那语气重了仿佛会惊扰到眼前的人儿。

夏过无力又略带讥讽的一笑:“你舍得吗?”

柳岩祉当即愣住了:“我?我有什么舍不得的,奇怪了。”

夏过转过头看着柳岩祉,他的脸色不好,脸上还带着病容:“你病好了吗?就想走。”

听到这句询问虽然语气不对但心里却暖暖的,脸上也不禁露出笑容:“我没事儿,我强壮着呢。”

他孩子般的笑容很能感染人,澄澈的眸子没有一丝邪念,带些稚气又透着分纯真。面对这样的笑容,让明明很厌恶他的夏过对他发不起脾气,不禁笑起来:“强装着吧!要走也不急着这一天,等你病好了再走吧!”

“我真没事儿,不骗你。我现在就可以走,我带你去江州玩。”柳岩祉为了证明他可以,还拍了拍胸脯。

夏过不禁摇了摇头,他真是个孩子。

“如果你今天真要走,我没意见。”不仅没意见,还巴不得早些走好去找寻上古石刻,“不过你想清楚没有。离开黄府,以后你想见黄府里的某个人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或者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她相信她把话说得这么明白,柳岩祉即使再孩子心性也能听出来。

柳岩祉随之皱眉,忽然眼前一亮:“我可以多带些舅舅以前的字贴,平时也可以练的。”

夏过忽然觉得耳朵不好使了,她听错了吗?看着柳岩祉:“你懂我说的话吗?”

“懂!其实我爹也希望我多跟舅舅练习书法,我也愿意跟着舅舅练。但是如果你想出去玩,我还是愿意带你出去玩的。”柳岩祉再一次申明了,带他出去玩比跟着舅舅练书法重要。

夏过不知道怎么才能说得更白了,难道她直白的说:你难道舍得枝倩吗?

她只能看着他,他是真的不懂还是故意的。说小他也不小的吧!难道他跟枝倩天天在一起,真的对枝倩没有男女之情?

“柳岩祉,我真是拿你没办法!好吧!我直说了吧!我现在跟你离开黄府,知不知道意味着什么?”夏过再问了一句。

“我知道,我们是夫妻。这次离开黄府,是我带着你出娘家门。然后你就是我柳家的人了。”柳岩祉一本正经的回答着。

夏过无语了,他全明白。那么是不是她真的误会他了,他跟黄枝倩之间真的什么事儿也没有。

那么好吧!寻找上古时刻比什么都重要。至于以后真找到上古时刻回到现代去了,她也不会太内疚,毕竟不是她拆散他跟黄枝倩的。

虽然她觉得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好鸟,但是拆散鸳鸯的事儿是要受老天惩罚的。

“行!那么我们去跟爹辞行吧!草儿,准备一下,跟我一起走。”夏过忙把头发挽成一个简单的髻。

草儿顿时面露喜色,她没有想到小姐会带着她,忙一个劲的点头:“嗯!奴婢这就去收拾。”

柳岩祉心里一块石头落地了,黄花菜答应跟他一起走,是不是就代表着她不生他气了?

昨天他也细细的思考了一下,黄花菜抽她一耳光是生气了。至于生气的原因估计是听到那些谣言,如果换做是他,他也会生气的。

虽然是无中生有的事,但是他还是想将功补过。为了那份许久没有再体会过的温暖。

草儿收拾好小姐的东西便去丫鬟房里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杏儿一脸羡慕的走过来:“草儿,你们小姐真的带你一起去啊!”

草儿脸上洋溢着喜悦:“嗯!”

“那你们都要去哪里玩啊?”杏儿问。

“不知道,不过听小姐说,我们最先去江州拜访刘克贞老前辈。”杏儿一边回答一边把自己的包袱系好。

杏儿应了一声:“哦!那草儿你先收拾着,我忙去了。”

送他们离开时,黄老爷子眼里的不舍,让夏过忍不住也变得伤感起来,那一刻她想夏老爹了。

看着眼前的黄老爷子就将他们重叠了,倏地扑过去抱着黄老爷子:“爹!要照顾好自己。要记得让自己开心,不许把公事再搬到家里来,处理不完的第二天再处理。还有,你都有肚腩了,不许再吃油腻的东西,会得三高的……”

夏过也不管黄老爷子听不听得懂,会不会听她的,反正就把一大连串的叮嘱全一股脑的倒出来。最后说了一句:“老爹,我爱你。”

黄老爷抱着女儿,整个眼眶都红了,听到最后那句话,眼泪都流了出来:“乖,婳婇乖!爹听你的,听你的。”

柳岩祉走过去,黄老爷子才松开女儿。眼里全是不舍。

这回是真的要走了。

“岳父大人,放心把婳婇交给我吧!我不会让她受任何委曲的,一定会好好待她。”柳岩祉走过去扶着夏过给黄老爷子行了一礼。

柳岩祉和夏过坐进马车,草儿和长贵坐在车头,赶着车。车子一点点从黄府门前的大街消失不见,黄老爷才抬起袖子擦了擦眼泪。

坐在车子里的二人,两两相望就是不说话。黄老爷子的眼泪还在夏过的眼前浮现,如果可以,他离开大晔朝之前一定回来探望黄老爷子。

“黄花菜,别这样。女子总是要嫁人的。何况我觉得你嫁给我不吃亏啊!”柳岩祉见夏过一直都沉默不语,便出言安慰。

夏过看着一脸嘻笑的柳岩祉,真是相当的无奈,真是拿这个大孩子没办法,忙反驳:“还不吃亏?你见哪个新嫁娘成亲当天跑去寺庙找新郎?你见过哪个亲嫁娘成亲当天被关进思过斋受罚?你又见过哪个新嫁娘还没出娘家门就听到妹妹跟丈夫有暧昧的传闻?

你说啊!这叫不吃亏?你就是一扫把星,沾上你没一天好日子过。我告诉你,出了黄家的门,我就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

“喂!谁跟你妹妹有暧昧传闻了?别乱说话好不好?再说了,我们都成亲了,那是不可能的事。还有,我们有婚书的,出了黄家的门你也还是我娘子。”柳岩祉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严肃了,说出的声音也变大了。

夏过愣了一下,盯着柳岩祉:“那么大声干嘛!我们没喝过合卺酒,不算是真正的夫妻。”

“那还不是因为你把我打得遍体鳞伤,不让我进门。说起来就来气,你那天干嘛下手那么重?你知不知道我几天都下不了床啊?”

夏过听他这么说,不免有些心虚,但是吵架,输人不能输气势:“你还说,我关进思过斋一个多月,你去看过我一眼没?还好意思在这儿说话。”

柳岩祉一时之间也觉得有些理亏了,眼神也变得闪躲起来:“我,我难道不怕你再打我吗?你说过见我一次打我一次的。我,我让长贵去看过你啊!我跟他是兄弟。”

夏过不屑的发出一声冷哼:“嘁!长贵能代表你吗?”夏过说到这里,忽然面色一改,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其实,我们也可以做兄弟的。你看哈,你去拜访前辈带着老婆也不好是吧!要不,我女扮男妆装成你的同窗好友这样多方便。”

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柳岩祉,等着他点头。

柳岩祉暗自思考了一下,觉得也有道理,便点了点头:“也对!好吧!但是黄婳婇这名字一听就是女人啊!”

“叫我夏过就好了。”夏过眯着眼一脸的笑容看着柳岩祉,等着他点头。

“嗯!夏过?不错!夏天的果实都很青涩,离成熟还很远。正好向前辈学习、积累。那就叫你夏过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