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甜宠
前夫凶萌,娇妻翻墙跑_梦想是做印度飞饼_林烟,许缜

前夫凶萌,娇妻翻墙跑

编辑:春风酿酒 作者:梦想是做印度飞饼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1-17 17:46:56

在读:10699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三年前林烟怀有孕离开了了许缜,没想起孩子却身患重病白血病,再次归来时时,她意外发现许缜身边了有了另一个人……那人但是自己的妹妹!林烟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如同待价而沽的商品,“你不也找了我三年吗?只要你给我一百万,你想打想骂,怎么着都行。”。
展开全部

他身边的女人掩嘴偷笑,“大姐,拜托你别出来搞笑了好吗?就你这样还值一百万?”

刚到病房,主治医生就把她叫了过去,催她快点交钱,否则林森森的药就要停了,林烟心里一凉,央求医生不要停药,她很快就会拿钱来。

林烟想要辩解,在看到许缜眼中的恨意时,她连辩解都懒得辩解了,他到现在都因为林茵的事情恨她,这么多年他还没放下林茵,她再解释也是徒劳。

林烟本来想等到最后再去试一试找许缜,毕竟许缜当初为了不让她怀孕,还强行给她灌下了避孕药,无论她怎么哭求,许缜都无动于衷。

而且他和林烟只上过一次床,事后他还让林烟吃了药。 

“你说什么?”许缜脸色阴沉,手上的力道缩紧,林烟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被捏脱臼了。

一夜折磨后的清晨,压在林烟身上的男人终于离开,正当她以为终于可以松口气的时候,许缜独有的低沉嗓音响起,“比起三年前的那一晚,你差远了。”

许缜用力一甩,林烟没站稳,摔倒在茶几旁,头磕在了茶几的角上,一股热流正在汩汩往外冒,许缜笑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因为,茵茵已经回来了。”

许缜冷笑一声,“你随便弄出一个孩子就说是我的,你满嘴谎话的个性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不用了,我早就没有生育能力了。”林烟苦笑一声,从许缜的助理手里拿了钱就要走,她紧紧地握着那张救命的支票,尽管屈辱,但是这钱是她的希望。

林森森吃药一直都有呕吐的症状,这两天愈发严重,林烟除了心疼毫无办法,医生又把林烟叫去谈话,说孩子的情况不好,问她能不能找到孩子的爸爸,这是孩子最大的希望。

许缜脸色一沉,盯着林烟看了好几秒,恨不得在林烟的脸上烧出一个洞,良久后,他才移开眼神,“给她一百万,还有一盒避孕药,看着她吃完再放她走。”

许缜放在裤口袋里的手握成拳,好一个林烟!过去她处心积虑地爬上他的床,要留他的种巩固自己许夫人的地位,什么时候竟然舍得做了结扎手术。

刹那间,林烟眼底满是泪水,被许缜虐待一晚,她一滴眼泪都没留,一看到儿子她就绷不住了,她转过头擦掉眼泪,亲吻着儿子的小手,“森森乖,等病治好了就不疼了。”

许缜忽然涌起的笑里藏着深厚的恨意,林烟心底一阵寒冷,她来之前想过许缜会把她剥皮抽筋,油炸火烤,唯独没想过他会脱了衣服把她扑倒。

这样想之后,林烟才稍微放下心来,天才刚亮,她想睡一会,无奈身体酸痛得要命,根本睡不着,林烟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起来去医院照顾儿子。

“你躲了我整整三年,一出现就要钱,谁给你的脸?”男人一脚踢开伏在他脚边的女人。

“能,一定能好。”林烟给儿子掖好被角,躲到了血液科的楼梯间哭了好一阵。

林烟拿着钱回到医院,林森森还没睡觉,她知道他是疼得睡不着。

林烟又回到了许缜的住处蹲守,门卫认识她是以前的夫人,又加上她昨晚留宿了,就让她进去等,林烟拒绝了,她清楚许缜最讨厌别人入侵他的私人领地,当年她就是犯下这样的大错,才不得已躲了三年,现在她学聪明了。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你躲&脚边的
    “你躲&脚边的

    “你躲了我整整三年,一出现就要钱,谁给你的脸?”男人一脚踢开伏在他脚边的女人。

  • 缜虐待&眼泪,
    缜虐待&眼泪,

    刹那间,林烟眼底满是泪水,被许缜虐待一晚,她一滴眼泪都没留,一看到儿子她就绷不住了,她转过头擦掉眼泪,亲吻着儿子的小手,“森森乖,等病治好了就不疼了。”

  • <p>&。

    &。

    她不能再等许缜给她钱了,这样等下去她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她要去找他拿钱。

  • <p>&楚许缜

    &楚许缜

    林烟又回到了许缜的住处蹲守,门卫认识她是以前的夫人,又加上她昨晚留宿了,就让她进去等,林烟拒绝了,她清楚许缜最讨厌别人入侵他的私人领地,当年她就是犯下这样的大错,才不得已躲了三年,现在她学聪明了。

  • 只好拖&着疲惫
    只好拖&着疲惫

    这样想之后,林烟才稍微放下心来,天才刚亮,她想睡一会,无奈身体酸痛得要命,根本睡不着,林烟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起来去医院照顾儿子。

  • 话噎得&响了。
    话噎得&响了。

    林烟的自尊心仿佛被人狠狠扔在地上践踏,她脸色由红变白,喉咙发紧,被他们的话噎得一句也反驳不上来,手机在这个时候忽然响了。

  • 不会赖&他一定
    不会赖&他一定

    对了,钱呢?林烟腾一下坐了起来,许缜要了她一整晚,却没有留下一毛钱,他该不会赖账吧?林烟摇摇头,凭她多年对许缜的了解,他不是那种人,他一定会把钱给她的。

  • 许缜忽&想过许
    许缜忽&想过许

    许缜忽然涌起的笑里藏着深厚的恨意,林烟心底一阵寒冷,她来之前想过许缜会把她剥皮抽筋,油炸火烤,唯独没想过他会脱了衣服把她扑倒。

  • 小光头&妈妈,
    小光头&妈妈,

    林森森被药物折腾成了一个小光头,他布满针孔的小手搭上妈妈的大手,“妈妈,我疼,疼得睡不着。”

  • 沉嗓音&“比起
    沉嗓音&“比起

    一夜折磨后的清晨,压在林烟身上的男人终于离开,正当她以为终于可以松口气的时候,许缜独有的低沉嗓音响起,“比起三年前的那一晚,你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