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小说名字叫作《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提供更多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小说以及最新章节,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小说在线阅读。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小说一个吻成情:偷心贼小暖妻摘选:但是小孩子的心结很容易解开我,但还…...

一吻成情:偷心小暖妻小说名字叫做《一吻成情:偷心小暖妻》,这里提供一吻成情:偷心小暖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一吻成情:偷心小暖妻小说精选:虽然小孩子的心结很容易解开,但还是过了两天才和好如初。不是故意,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这两天都没珊婷说话,心情又不好,所以跟踪落风回家的事也暂时搁置在一边了。而落风还是一如既往,从那天说话被我呛了之后,连带着珊婷也不理了。学校在斗转星移中慢慢淡去了来时的神秘,无聊寂静开始上演。开学的热闹喧嚣过后只剩下老师手头的粉笔留在黑板上的痕迹。语文老师的一个个拼音,数学老师的一道道算术题,音乐老师的一串串音符……这些都没了刚来…

虽然小孩子的心结很容易解开,但还是过了两天才和好如初。不是故意,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这两天都没珊婷说话,心情又不好,所以跟踪落风回家的事也暂时搁置在一边了。而落风还是一如既往,从那天说话被我呛了之后,连带着珊婷也不理了。

学校在斗转星移中慢慢淡去了来时的神秘,无聊寂静开始上演。开学的热闹喧嚣过后只剩下老师手头的粉笔留在黑板上的痕迹。语文老师的一个个拼音,数学老师的一道道算术题,音乐老师的一串串音符……这些都没了刚来时的奇趣。孩子们都开始向往操场、外面的天空。

我跟珊婷也不例外,三个人都不怎么说话了,日子显得很沉闷,便开始寻找新的乐趣。我们开始跳皮筋,这是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最喜欢玩的游戏,当然也是交朋友的法宝。妈妈给我买了很长的皮筋,这样就有更多人跟我们玩了,甚至还有一些男孩子。

我的皮筋大约能容纳10来个人。我有固定的人选,我自己、珊婷还有刚认识的苏晓、李梦馨等。除了这些,便征求她们的意见,谁想来,要谁来。苏晓选了她的朋友隔壁班的杨月如,李梦馨选了她的同桌廖琴意、韩思敏。此外还有两个男孩子戴信培和杨杨。还差一个人的时候,正巧鱼俐来找杨月如。她们俩是同班,也不知道我不喜欢她,便建议让鱼俐上。大家一致同意,我却不能不给苏晓面子,便不情愿地答应了。

我自然是跟珊婷、苏晓、李梦馨、还有廖琴意一组。另外的五人却不答应了,两个男孩得分开。其实大家都不愿要男孩子,因为他们会成为整组的拖累,大家商量着便重新分组。我、珊婷、李梦馨、苏晓还有杨杨一组,鱼俐、廖琴意、韩思敏、杨月如还有戴信培一组。

游戏名叫“冬瓜皮”,总共四级,一级分为五节,一节分为五拳。两身高差不多的人牵绳,首先是脚踝处,然后双脚分开,一步一步分,最后分至五拳的距离。以此类推,再牵至膝盖处……节节高,难度越来越大。倘若中间有人违反规则,便算死了,不能继续。一方的人若是死光了,便由另一方开始跳。

游戏开始了,是我们组先跳。但是玩了一会儿后,问题便出来了。我只能顾着自己,珊婷很会跳,可以顾两个人,杨杨那家伙根本不会跳,李梦馨连自己都顾不了,廖琴意被珊婷顾着……结果可想而知,我们这组就剩下我、珊婷、还有廖琴意了。关键是他们那边还有五个人,而且还不知道他们的实力呢,我们跳到第二级第四拳就全死光了。轮到他们了,才发现鱼俐特别会跳,一个人独当一面。不一会儿就跳到第四级第二拳了,而且她还可以跳。最后上课幸好上课铃声响了,不然我们就输惨了。

我们约好第二天按今天结果继续,便各自散了。

上课的时候,珊婷跟落风说了今天的事,谁知道这家伙竟然损我们:“不会跳就认输!还继续呢!”说这话时还特意对着我。

“谁说我们不会跳,要不是杨杨,我们会沦落到这地步?”说完便向他投去鄙视的眼神。“总比你这不会跳的好,哼!”我知道杨杨跟他很要好,便故意气他。

看我们俩又开始吵了,珊婷便不理睬我们了,也不搭话。

“懒得理你,自己没能耐,就怪别人,赌你明天就不能赢!”落风也发火了。

“赌就赌,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我赌气道。其实我的心里明白,明天是赢的希望太渺茫了了,可是却不想被他看笑话。

每次的吵架最后都是我败下阵来,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什么东西都不能引起落风的紧张,就算他再恼火,也会就是那平平淡淡的几句话。所以相处久了,也就明白了,不会没事去招惹他你,更不会自讨没趣地去讨好他。谁知道这家伙怎么回事,他有事没事就会损我。

在他那里受了气,又没处发,只能无奈地看着珊婷。心里还在担心着明天的事,我可不能被他看扁了,不然以后他更会趾高气昂。

“算了,别跟他置气了,他故意激你的,也只有你会上当。”珊婷觉得很好笑,无奈地摇头,“习染,你没救了。”

“我知道他故意的,可是我要输也不能输给鱼俐啊,不然以后我还怎么见人,大家不笑话死我。”我灵机一动,拉着珊婷的手,不停地摇晃着,谄媚地笑说:“珊婷,帮帮我呗,我知道你有办法的。”

“你啊,谁让你逞能的。我尽力吧!”珊婷感觉被人出卖了,真不该趟这趟浑水的。

“我就知道你有办法的,快说说什么办法?”我很迫不及待地想知道。

“还能有什么,我姐姐很会跳绳。不过他们班有个羽毛球赛,杨杨不是很会打羽毛球?让他俩换一下,应该还有机会赢,但是我可不会保证,万无一失。”

“妙啊,你行啊!姐姐肯定能赢他们的,那这样我就能安心了!”我终于放心了。

“你也别高兴得太早,还不一定呢!”珊婷总是在我最高兴的时候泼我冷水,让我别得意忘形。

“呵呵,放心啦,一定会赢的,我相信姐姐!”我总是习惯自我安慰,也算是乐观的。毕竟笑一笑日子容易过,这可是我的人生信条。

第二天比赛如期进行,开始前我们提出让姐姐代替杨杨,她们并不知道姐姐的实力,同意了。他们那边只剩下鱼俐了,我们这边只剩下姐姐了。他们一直在跳着,姐姐跳至第四级第四拳的时候我们终于握了主动权,鱼俐虽然也跳这一节,但是我们先跳。最后快分胜负总是令人心悬一线的,生怕赢不了,这毕竟是关乎于我的名声和信誉的。

幸而我这人一向运气不错,老天也待我不薄,最后还是姐姐赢了。没有人知道,赢的那一刻,我有多兴奋。这意味着雨落风的赌注,我赢了;意味着他不能再趾高气扬了;意味着我终于扳回了一局。

姐姐赢的时候,我是欢呼的。相比我的不寻常,鱼俐安静的许多,她的表情看不出是喜还是忧。管她呢,虽然使了计,却丝毫没有愧疚。

当我兴高采烈地回到教室,向落风炫耀我们比赛的结果时,落风似乎并不感到意外,只是淡淡的说:“赢了,又如何,不就一个小小的比赛而已,输赢对于你就那么重要?”

对于他的不屑,我感到莫名的恼火。自己辛辛苦苦、处心积虑地赢得比赛,他却不以为然,视若无睹。我本来想奚落他的,争回丢失的面子,可他却无所谓,这让我情何以堪。“重要,我赢了,就是要你看清楚,我什么都比她好,她什么都不如我!”

“切,还不是要别人帮忙……”他的表情还是很淡然。

“哼,我们赌注的时候可没说不能让人帮忙,而且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结果就是我赢了!”我反唇相讥。“你不也一样,她明明输了,你还为她找尽借口,这不是袒护她?”

“你,无理取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把手指指向我,最终又说不出更恶毒的话。

我轻轻把他手指拨开,并反驳道:“注意,我不是小人,你也不是君子。”

这一次,我气得他双目猩红,怒火都只是聚集到眼神里,却不曾发泄,就像初见时那般。莫名地一阵心虚,眼神不敢与之对视,便落荒而逃。

其实除了跳绳之外,还有很多的课外游戏可以打发时间的。珊婷后来悄悄告诉我,落风他们在打乒乓球,他打得可好了。听珊婷说这话时,我也是一脸的不屑兼鄙视。珊婷还告诉我,他不止会打乒乓球,还有羽毛球、玩弹珠等等。慢慢地在鄙视的时候,更多的转化为佩服,因为他不仅学习好,什么都很优秀。

他会跟朋友一起玩游戏,我跟我的朋友一直跳绳,从无交集。

.....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