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他就这么走了。也没一丝的眷恋更有甚者到最后都也没回一下头。我倚靠着路边的大树,体会着全身的力气被一丝一丝地抽走。爸爸,你果然这么绝义吗。待汽车绝尘而去后好久我才有力气撑起身子。我在路人的侧目下一瘸一拐地拽着路旁的灌木往前挪着,双腿像是陷在泥地里没有一丝的留恋甚至到最后都没有回一下头。我倚靠着路边的大树,感受着全身的力气被一丝一丝地抽走。爸爸,你果真这么绝情吗。。...

子茉

推荐指数:10分

《子茉》在线阅读

他就这么走了。

没有一丝的留恋甚至到最后都没有回一下头。我倚靠着路边的大树,感受着全身的力气被一丝一丝地抽走。爸爸,你果真这么绝情吗。

待汽车绝尘而去后好久我才有力气撑起身子。我在路人的侧目下一瘸一拐地拽着路旁的灌木向前挪动,双腿像是陷在泥地里一般僵硬而酸痛,指尖失血色而变的冰冷和麻木。走着走着,我的眼前一片水雾忽然涌现。目光开始旋转扭曲,周围变得波光粼粼如同剥离我进入另一个世界一般。一闭眼,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地砸在地上,无助混合悲伤将我的脑袋搅成了混沌,我简直无法思考只能任凭泪水潺潺地流冲刷走我的痛苦和屈辱。

这种时候一般都会下倾盆大雨吧,然后女主角在雨中奔跑,在雨中跌倒,最后在雨中绝望。但没有,烈日依旧灼灼地不讲情面。这不是电视剧,我的悲伤即使逆流成河在汪洋大海中依旧是沧海一粟罢了。

一滴又一滴,无穷尽的泪水顺着泪痕不绝的滴落,有几滴迷路的跑进了我的嘴巴,咸咸的和盐水无异。我伸出舌头接住接下来流出的泪水,还是咸的。之前就有听说,左眼流泪是快乐,右眼流泪是悲伤,那极致的悲伤便是我已经无法分辨是哪个眼睛了。

看到熟悉的小院近在眼前,我狠狠地用袖子擦去面上的泪水和鼻涕。不能哭,眼泪现在已经没有用了,这只会徒增妈妈的悲伤罢了。我抬头,是熟悉的窗户但没有那张熟悉的脸。我也不知道我在期待些什么,自嘲地叹了口气准备回到我那名存实亡的家。

刚踏进小院就听到“嗒嗒”的敲玻璃声,转头看见苏奶奶身体半探出窗,艰难地用残疾的右手支撑着身体,左手紧紧捏着一根红绳用指关节默默地敲着窗户。

“苏奶奶……”我本是绷得住的,但随着我慢慢走进她,我的鼻头和眼眶就开始不由自主的酸涩了起来,在看到她用残疾胳膊颠颠地唤我过去的时候我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了。不过短短的几步路,可当我看见她沧桑的脸时我早就泣不成声了。

“傻孩子,别哭了。”苏奶奶用她健全的手抹去了我眼角的泪水,“本来就不好看,越哭眼睛会越小的就更丑啦。看,奶奶给你找了一根红绳,回去穿上珠子带上哈。我会叫老头子也一起保佑你的。”

“奶奶……我,不,丑。”我被她粗糙的手一摸,本来心中升起了点点感动不过脸上无法忽视的刺痛让泪水更加止不住了,但即使哽咽着我也不愿意接受她的污蔑。接过苏奶奶给的红绳,从兜里掏出那个不知名的圣兽珠。

“笨手笨脚的。来,给我。”苏奶奶一手夺过我手中之物,然后用残疾的手压住红绳,眯起小小的眼睛仔细地对着洞口来回试探。在经过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后终于绳和珠子严丝合缝地串成了一体。“我来串,我串的我老头知道,他一看就知道是我的了。来,奶奶给带上。”苏奶奶一提起老伴脸色就止不住地有笑容浮现。

苏奶奶恋恋不舍地抚摸着这个来之不易的“杰作”,原本神采奕奕地要给我带上,在我头伸过去时却顿了一顿。

“奶奶不能给你带,你自己带吧。”苏奶奶低下了头神色不明的将珠串递给了我,见我接好便转身关窗,即刻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

“奶奶……”我才反应过来。其实已经几十年了,但是她还是没有释怀,她以前得是多么要强的一个女人,至少她现在骨子里还带着不服输。我带上她送的珠串,在接口处用力打了个死结,在把珠子正对着心口放,用衣服将它藏结实了。拍了拍胸口往上,感觉到珠子有点硌着了,却有种莫名的心安。

妈妈,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想到刚刚妈妈疯魔的样子,我在担心的时候也不绝有些后怕,如果我刚刚不服从她还不知道会怎样呢。心慌归心慌,我脚下步履不停向五楼赶去。当这个见过千百次大大的“五”字和那扇古旧的木门映入眼帘的时候,我还是带了些畏缩和害怕。

大门敞开着,门前的鞋子被踢的七零八落,几件男式的衣服静静地在门口躺着,上面落了好几个大大的脚印。屋内很安静,也可是说是寂静,让人有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啊?”推门进去,妈妈还是在老地方直直地躺着,唯一不同的就是她的面前多了一杯水和几瓶药。“妈妈?妈妈,你还好吗?”

我悄然地接近她,轻轻地用指尖触碰她的衣服,她完全没有反应。我尝试慢慢加大力度,重重地摇晃了一下她的肩膀,依旧没有反应。顿时,一种可怕的想法悄然浮现。

“妈妈,你别吓我,你快动动啊。你不能睡在这里,快起来啊妈妈。”我连哭带喊的推搡着她,她终究还是瘦弱的,被我大力一推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这时我方才看清,她没有死。只是现在手脚冰凉、神情涣散,对外界事物的刺激完全没有反应而已。即使这样,依照她的身体情况和精神状态也该上床好好地休息一下,最好睡一觉。

“妈妈,来,我扶着你上床吧。你还有病呢,不能睡在这里啊。”我本是好意去劝说让她配合我搀扶她回房休息没想到“有病”这个词竟一不小心触碰到了妈妈的逆鳞。

她猛地睁开了满是血丝的眼睛,死死地盯住我,双手用力地钳住我的胳膊,她全身的肌肉紧绷,身体匍匐向前,好像是发起进攻前的猎豹一般。

“妈妈,我……”

“有病!你说谁有病!我没病,我好着呢!”她声嘶力竭地冲我吼叫着,用力前后摇晃着我的身体,然后一把将我推倒在地,那个时候她的力气真的大的出奇。她用力地掐住我的脖子,一点点收紧,我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被一点黑暗侵袭且逐渐扩张越来越大。就在即将要将我吞噬的时候,突然喉咙一松,新鲜氧气瞬间涌入肺叶的每一个角落。但还没等我喘口气,一颗颗不知名的小颗粒就被下雨一般灌入我的喉咙。

“咽下去,咽啊。你不是说我有病吗!你也有病,赶紧吃,吃!”妈妈好似走火入魔了一般,倾倒完药片后她又将半杯水直接灌入我的嘴中。我原本是张着嘴的,呼吸道在敞开的过程忽然被水呛到我忍不住咳嗽了起来,期间不自觉吞下了一些不知道什么作用的小药片。

“妈……妈,不要啊”我刚呜咽着说出这句话就失去了意识。

再度醒来,夜幕已经笼罩大地了。我正躺在自己的床上,这一天发生的种种都好像一场我自己臆造的噩梦。但是起身时伴随而来的阵阵头晕、恶心和胸闷让我不得不确信我确实吞下了很多不知作用的小药丸而这些正是他们的副作用。

夜,很静。我正好来回忆下着不堪回首的一天。那个男孩,那个和爸爸一起离开的男孩究竟是谁?如果是父母的孩子,那么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带他来呢?如果不是父母的孩子,那他是谁呢?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和父亲又是何种关系?对于我小小的脑袋来说,这些问题都是无法解答的。我的父亲真的是我的父亲吗,是什么让他抛妻弃子一个人流落在异乡不回家的呢。我不懂。

妈妈呢,她之前的病是什么情况?她最近很反常不知道怎么了?妈妈为什么会对得病这么敏感呢?她灌我吃下的药品究竟是什么药?无论爸妈,他们对我来说都遥远的不像我的爸妈。如今这么一想,我才发现我其实对他们知之甚少,可以说我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情到此处,我就不由自主地悲伤了起来。一股热流从丹田处缓缓下流,我感觉内裤好像有点不对劲,是湿漉漉的。我忍不住伸手去探了探,果不其然是湿的。难道这些药片会产生让人漏尿或者让人大小便失禁这么严重的副作用吗?

我决定去卫生间一探究竟。我悄悄地打开房门,探头朝四周望去,妈妈的房门紧闭着我不由得送了一口气,最大的危机已经排除了,接下来只需要悄无声息地拿着新内裤进入卫生间,在确认情况后更换内裤,然后洗掉旧内裤就是了。计划这么完美希望不要迟则生变,所以我当机立断,忍住眩晕带来的不适感,一步一顿地向房门口走去。

说干就干,我蹑手蹑脚地推开关上房门,即便我技术高超也敌不过这老久门的痛苦呻吟,在寂静的深夜显得格外的响亮和刺耳。不过好在妈妈今天折腾了一天也累了,今天睡的比较熟。我一路谨慎小心终于到了卫生间,在打开灯的一刹那我惊呆了。

那是鲜红的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