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哥哥,哥哥,姐姐醒了没?”的确是原身的弟弟,6岁的许秋水,这一家的名字真奇葩!“还也没,大夫说,没什么大问题,哥哥昨天去镇上买了两个包子,弟弟你去吃一个,给姐“哥哥,我们分着吃,”然后自己咬了一个,就把包子放到许秋河的嘴边。...

“哥哥,哥哥,姐姐醒了没?”看来是原身的弟弟,6岁的许秋水,这一家的名字真奇葩!

“还没有,大夫说,没什么大问题,哥哥今天去镇上买了两个包子,弟弟你去吃一个,给姐姐留一个,等秋秋醒了吃”许秋河笑着对许秋水说,显然他并没有想到自己。

“哥哥,我们分着吃,”然后自己咬了一个,就把包子放到许秋河的嘴边

“哥哥不饿。乖乖吃掉。吃饱了才有力气”

许秋秋想,不能再装,装不下去了,实在是憋不住了!不知道原身晕的时候,他哥给他喂了多少水,实在是想嘘嘘,很尴尬有没有!

“大哥,小弟。”许秋秋装作刚清醒的样子,虚弱的叫了声

“小妹,你醒了?还痛不痛!想不想喝水?”许秋河冲到床边关切的问道

喝你的水,我都要憋死了有木有!许秋秋心里腹诽。

“姐姐,呜呜,姐姐醒了,快吃包子。”

行吧,好感动!但问题是实在吃不下!憋死我了,许秋秋心里一阵疯狂呐喊。

“大哥,我不渴.我...”然后装着很虚弱的站起来,红着脸根据记忆朝着着门外某处看了一眼。

许秋河很聪明,看着秋秋尴尬的样子就懂了,笑着对秋水说:”小水,天快黑了,走。哥哥带你捡柴去!

许秋秋解决了自身问题朝着门外看了看,看来秋河和秋水要有一会才回来,便闪身进了空间。

因为初次进来的时候是躺着,空间的环境虽说在脑子里放了一遍,具体的还是没有看到。

空旷的空间有两亩地黑黝黝的,寸草不生!两亩地的旁边是一条小溪,轻轻的流水声潺潺的传来,溪水尽头雾蒙蒙的看不清楚,汨汨的溪水清澈见底。

许秋秋捧了点水喝了一口,有点像矿泉水,还有一丝的甘甜!

空间里的温度也很舒适,许秋秋看看溪水不远处的茅屋,转身走了进去,门是虚掩着的,出于礼貌,许秋秋还是扣了三下门,没有人应声才推门走了进去。进屋后的许秋秋惊讶的看着四周,原来屋内别有洞天。更像是一个介子空间,有好几个房间。其中一个看得出是女子的闺阁,绕过山水花鸟的屏风,许秋秋直接坐到床上,摸着床上铺着滑溜溜的锦缎,四周是双层流苏的青纱幔帐,不远处是一个古朴的梳妆台,上面镶着一面铜镜,铜镜下面是三层抽屉,拉开后一看,里面有很多小格子,每个小格子放着满满的朱钗,耳环,翡翠饰品。

再看衣柜,里面挂着成年女子的裙衫,无一不是做工精致,连一丝线头也没有,颜色从清雅到艳丽,即便是见识过现代那么多种服装的她都感叹的不行。对面窗户下面放着个小凳,上面摆放个烫金的花瓶,墙壁四周挂着山水花鸟的画,可见主人的本性清雅,清雅中又透着奢华。

房间很大,中间也有一个博古架,上面也有数不清的金银玉器,晃花了许秋秋的眼,每一样都小心翼翼的摸过之后,才绕过去。

又走进一个房间,这是一个书房,在窗户不远处有一张书桌,还配着一把高背的椅子。

旁边是一个书架,一排排是密密麻麻的书籍,抽出一本,是人体的穴位图,虽然字她都认得,但因为不是学医的人,只能看个大概。

其他的房间就简单的多,有不少好像是用作库房的,里面整齐的堆着一个又一个木头箱子。

许秋秋随便打开了几个,都是些布匹,首饰,古董和花瓶,还有不少的金元宝,银元宝,这要都是她的,那一定发大财了。

许秋秋乐滋滋的回到最初的房间,走近桌面,看到的是一本医经《神农焰医经》,这不是阎王给的医经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