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宋帧不停地的挣扎,南宫耿笑了笑,半保持清醒半醉态的道,“小美人儿,你就跟了我吧,我会对你好的!”一只粗燥的大手,了摸在了宋帧光滑的细腰。此时已近半夜,藏书阁附近更本此时已近深夜,藏书阁附近根本没有看守的宫人,菁菁也早就被她遣回东宫去了。。...

宋帧不停的挣扎,南宫耿笑了笑,半清醒半醉态的道,“小美人儿,你就跟了我吧,我会对你好的!”

一只粗糙的大手,已经摸在了宋帧光洁的细腰。

此时已近深夜,藏书阁附近根本没有看守的宫人,菁菁也早就被她遣回东宫去了。

想到这,宋帧的心已经凉了大半截,眼泪凝结在眼眶,欲坠不坠。这比南宫墨那个恶魔平时欺负她时,还要令她感到讨厌,恶心!

砰的一声,藏书阁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暴力的踢开。

瑟瑟寒风迎面吹进来,宋帧抬眸看过去,如获救星的看向来人。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南宫墨。

他双眼冒着怒火,浑身都带着一股肃杀之气。就那么挺直的站在门口,那气势,也吓得让压在宋帧身上的南宫耿一时不敢动作。

“二皇兄……”南宫耿立即醉意全无,震惊的看向南宫墨。虽然听闻南宫墨十分讨厌宋帧,但是,他名义上的女人,被自己欺负了去,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说罢,他立即从宋帧身上站起来,颤抖着双手,一巴掌一巴掌的开始扇打自己的脸。“二皇兄,我该死,我……我是喝醉了!”

见到南宫墨,宋帧眼眶里的泪顿时大颗大颗的往下落。平时那么讨厌这个人,然而,此时此刻,见到他,从心底陡然升起一种喜悦。

南宫墨沉默着,一步步朝着两人靠近。

宋帧仍旧保持着趴在书桌上的姿势,就那样仰头看着他,眸色凄楚。随即,见到他解下自己的外袍,大手一挥,袍子立刻盖在了自己的背部。

背后的凉意全无,宋帧心尖暖暖的。

南宫墨不再看她,森冷的眼神瞥向南宫耿,连吐出的字都带着冰冷的寒气,“你是哪只手碰她的?”

南宫耿吓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冷汗蹭蹭的往外冒,当即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手上的力道加重,扇打着自己,“皇兄,我真的错了,我不是故意的。”

“左手,还是右手?还是两只手都碰了她?”南宫墨面无表情的发问。

“二皇兄……”南宫耿猛地抬起头,眼珠子在眼眶中急转,片刻后,像是壮了胆子似得,一只手指向宋帧,“二皇兄,是宋帧,宋帧她勾引我的!我喝醉了,才不小心被她诱惑了!”

“卑鄙!”宋帧闻言,冷不丁一阵恶寒。这个小人,竟然把脏水往自己身上泼。

南宫耿生母本是安氏身边的一名洗脚宫女,他在宫中地位虽然不高,但好歹也是皇子。是南宫墨的弟弟,没准南宫墨这个恶魔就信了。

想到这,她立即争辩道,“你这个小人,我一直呆在藏书阁……”

宋帧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到咔擦一声,接着是一声惊悚的惨叫声响起,南宫耿的左手被南宫墨当场折断。

南宫耿抱着手臂,脸色青紫,倒在地上,痛苦的打滚。

“我的女人,你也敢动,那就是找死。不管是不是她勾引的你,都是你的错。若再有下次,就不是一只手那么简单!”南宫墨的语气冰冷的能冻死人。“到时,可能就是你的眼睛,你的胳膊,你的双腿,甚至,你的命根子……”

他此刻的反应,令宋帧大感意外。他竟然为了她,废掉了南宫耿的一只手臂。

收拾完南宫耿,南宫墨的眼神看向宋帧,眸光中多了几分柔和,嘴上却不客气的道,“就你这胆子,吓成这样,还做我的太子妃呢!迟早完蛋!”

宋帧撇了撇嘴,乖乖低下头。

下一刻,身体悬空,她已经被南宫墨打横抱在怀中。她直直的看着他,双手不自觉的抱住了他的脖子。

南宫墨的嘴角微不可查的扬了扬,走过南宫耿身边的时候,“我的女人,只有我可以欺负!”

南宫耿痛的呲牙咧嘴,皱着眉,一拳砸在地上,“宋帧,南宫墨,我一定不会让你们两个好过的。”

清浅的月色下,寂静的甬道上投下一道宽大的影子。

南宫墨抱着宋帧,慢慢的往东宫走着。

他的步调很慢很慢,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好像特别享受这个抱着宋帧的过程。

时不时老远经过一个宫女,正意外着是谁抱着谁呢。仔细一看,竟然是太子抱着未来太子妃!不可思议!

被人看见,宋帧的小脸通红,立即把脸埋在他的胸膛上,他身上那股淡淡的橙香异常好闻。

幸好是晚上,他也看不见,她的脸红。

不知不觉,等到走到东宫的时候,宋帧已经在南宫墨的怀中安逸的睡着了。

南宫墨低头发现了,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死女人真是一只猪。

东宫外的宫人见到南宫墨,刚要出声行礼,就被南宫墨的眼神打断了。

嘘!别吵醒了这个死……宋帧。

南宫墨抱宋帧走进颐兰殿的时候,菁菁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子和她家公主向来水火不容,此刻,看起来,怎么那么和谐?

将宋帧放到床上,宋帧不舒服的皱了皱眉毛,像是还在贪恋那个温暖的怀抱,伸手抓了抓,恰好抓住了南宫墨的衣袖。

就那样,不肯松手了。

南宫墨帮宋帧掖好被子,刚准备走开,却发现手袖被这个死女人握在手心。

“太子殿下,您别动怒,奴婢来帮忙……”菁菁见到南宫墨的袖袍子都被公主抓的起褶皱了,生怕南宫墨会对宋帧发怒,连忙上前想要帮忙。

“你,下去。”南宫墨冰冷的拒绝,声音压得低低的。

菁菁不愿走,但还是被南宫墨的眼神,吓得不轻,只能担忧的走出去,焦急的等在门口。

“你这个死女人!”南宫墨被宋帧握着袍子,索性坐在了她的床边,伸手玩弄的掐了掐她的脸颊。

眼睛,不经意注意到她床边放着的一张图纸。随即,摊开一看,是一张东罗皇宫的地图,从上面歪歪扭扭的线条来看,应该是出自宋帧的手笔。

有几处标志了红线,是她认为有机会逃脱的路线,同时,还有标记的出逃时间,南宫墨一一记下。

这时,宋帧忽然松开了南宫墨,伸手死劲拉扯自己的衣服领口,“不舒服,穿衣服睡觉不舒服,菁菁,快来帮我脱衣服。”

菁菁站在门口,听到声音,又不敢进去,只能干着急。

此时,宋帧的领口已经被她自己扯开了几颗纽扣,露出胸前的一片雪白。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