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韩瑞越想越洋洋得意,一时之间心情一片大好。他正想回去换身衣服接着去大吃一顿,好好的慰劳下自己,结果还没走到公交车站,却突然看见了离处正围在一圈人在那努努嘴一点点。下意识的用透他正想回家换身衣服然后去大吃一顿,好好犒劳下自己,结果还没走到公交车站,却是突然看到了不远处正围着一圈人在那指指点点。。...

天命神瞳

推荐指数:10分

《天命神瞳》在线阅读

韩瑞越想越得意,一时心情大好。

他正想回家换身衣服然后去大吃一顿,好好犒劳下自己,结果还没走到公交车站,却是突然看到了不远处正围着一圈人在那指指点点。

下意识的用透视瞟了一眼,韩瑞就看到人群之后有一个老头昏倒在地上,旁边蹲着个十来岁的小萝莉,正一脸哭哭啼啼的叫着爷爷,老人跟前还有个年纪不大的青年,正满头大汗的在给老头做心脏复苏。

因为获得了天命医宗的传承,韩瑞现在的眼界和医理只能用恐怖来形容,所以只是一瞬,他就发现了这老爷子的问题,犹豫了下,他还是上前几步,分开人群,将那好心却帮了倒忙的青年给拉了起来。

“这人不是心脏病,你就别瞎折腾了。”韩瑞朝一脸愣神的青年摆摆手,随后问道:“学医的?带银针了吗?”

“啊?”青年被韩瑞笃定的气势所慑,倒是没有生恼,愣愣的点头道:“带了。”

“赶紧拿出来。”韩瑞一手压在老爷子膻中穴上,真气自丹田涌出,冲出指间,替他稳住呼吸;一手就朝青年伸了过去。

青年见状,下意识的就掏出随身带着的银针盒子递了过去。

韩瑞一把抓过,揭开盖子,单手一抚,如臂驱使般就随手用手指夹出了四根长针,然后围观的人只见眼前一花,就看见韩瑞的四根银针凭空飞出,点在了老人胸口四处大穴上。

这等可以说是惊艳的飞针点穴顿时引得周围一阵骚动。

韩瑞本人却没有什么得意,这手法乃是《天命五行诀》里记载的一门针灸之术,叫做《普慈玄针》此等度命绝学哪怕在修真界都是不可多得的顶尖手段,稍显神异不过是附带的,实在不是什么让人大吃一惊的事情。就是换个人来,也能做到。

他继续照着脑海之中得自其中的行针路径动作,手掌如同穿花蝴蝶一般不断将银针点在老爷子身上,待到整整一盒银针用完,他才收手回来,再以真气度入,用作激发针法。

这也是韩瑞毫不担心被人窥视此等神妙手段的原因,因为这针法只得其形几乎没有作用,必须配合天命医宗的心法方能体现出种种玄妙。

很快,随着他的真气进入,银针顿生异象。

那老头原本青白一片的脸就仿佛得了大补一般,开始变得红润,其上银针随着真气律动,竟然尽数开始微微晃动,隐约之间,自韩锐手掌和老头身体交接之处,陡然生出一片升华而出的白气。

只是瞬间,围观的人几乎一个不剩的瞪大了眼睛。

“我的乖乖,老子这是眼花了?那小哥手掌冒白气了?”

“我也看见了,啧啧,你说这是气功还是别的什么的?可真他妈厉害!”

“你们啊都是外行,要我说最厉害的还是他刚才那手针灸手法,我曾看见过一个中医院的坐诊专家给人针灸过,那专家称苦心钻研了五十年的手法都比不上这哥们。”

韩瑞此刻可没心思去听这伙人议论自己,他聚精会神的催动银针刺激老头周身穴位,直到完全稳定下他的情况后,才松了口气,一脸疲惫的站了起来。

真气因为之前乱用的原因,此刻几乎消耗一空,随之而来的还有身体上的酸软,韩瑞活动了下身子,正想说话,接着却是看到人群朝外分开,涌进来一群抬着担架的白大褂。

等到见着带头的人,韩瑞顿时一楞。

“这针是你用的?”来人正是秦心兰这位大美女,她虽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韩瑞施针,但此刻仍旧升腾的白气也同样震得她惊讶不已,脸上冷淡之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诧异和惊奇。

“秦姐,这是你的病人?”韩瑞倒是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跟秦心兰见面,笑了笑道:“我这也是适逢其会,所以顺手帮忙了。”

“那可多亏你了。”秦心兰看着韩瑞,心里却是思绪起伏,她扶起地上的小萝莉道:“刚才筱筱给我打电话,说她爷爷昏倒的时候我还担心会......还好你把病情稳定下来,方老一直有高血压病史,拖下去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韩瑞摆摆手,正想谦虚两句,一旁走出个精神抖擞的唐装老头,却是抢在他前面接过了话头:“小秦啊,你来得迟了没看见,我可是亲眼目睹了这小伙子施针的整个过程。”

老头显然跟秦心兰是熟识,此刻一脸的眉飞色舞,抬手比划着道:“那架势可比我这老头厉害多了,不,简直可以说得上是神鬼莫测。”

“马老师?你怎么在这?”秦心兰看着他跟个小孩子一样兴奋得手舞足蹈,哭笑不得的道:“您不在市医院坐诊,一个人跑这来干什么?”

“心兰啊,你这声马老师叫得我心里惭愧啊。”老头突然有些情绪低落,似乎是想起什么过意不去的事情,一脸歉意:“之前在市医院是让你受委屈了......”

“都过去了,您就不要提了。”秦心兰摇摇头道:“我年轻气盛,难免见不得腌臜事,跟市医院闹翻也是正常的。”

“哎。”老头摇摇头,一时间似乎也没了谈性。

韩瑞看着这两人云里雾里的说这话有些不明就里,刚想开口,就听到小萝莉一声惊呼。

“爷爷,爷爷醒了。”

他连忙向下看去,原本那气若游丝的方老此刻红光满脸,睁着眼睛竟然就打算从地上起来。

“您别急。”韩瑞出声阻止,蹲下来手搭在方老手腕上,感受了片刻,点点头探手一抚,众人只觉眼前一花,那插满方老周身大穴的银针就俱数被他收回了盒子:“可以了。”

“谢谢你的银针。”韩瑞把盒子还给一旁的青年,也不管他一脸震惊的呆傻模样和围观众人的惊呼声,拍拍手将方老扶起来道:“好了,您这病主要还是因为伤了上了年纪的缘故,最近注意静养,别做剧烈运动。”

方老一脸感激正待说话,一旁那唐装老头却是两眼发光,凑到两人之间就道:“小伙子,你这手本事跟谁学的?”

韩瑞瞟了他一眼,找了个借口:“无师自通的。”

“当真?”老头的眼睛明显更亮,如同发现了璞玉的样子,伸手一摸,就拿出张名片递过来道:“我是市医院的院长马卫国,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医院就职?我正打算收个关门弟子以承衣钵,你要是愿意,我绝对全力培养你!”

什么?市医院?

韩瑞听到这名字就生出了火气,没忍住讽刺道:“你这个院长还真是厉害啊,上午点名拒了我的面试,下午又来请我?我又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还真当我任人拿捏了?”

“嗯?面试?”马卫国明显有些蒙圈,愣了下问道:“有这事?我怎么不记得?”

“呵。”韩瑞嗤笑一声,刚想说话,就看见一辆救护车拉着灯停到路边,之前通知自己取消面试的那个家伙就从上面走了下来。

他抬手一指,开口道:“你自己问他去。”

“王长明?”马卫国看了眼有些发懵的自家医院医生,心里着紧韩瑞这个宝贝苗子,赶紧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中年医生支支吾吾一阵,终究顶不住压力,还是说了出来。

原来他口中的‘院长’其实是医院负责日常事务的副院长何昌华,因为马卫国醉心学术,加上年纪大了的缘故,平日里医院运营的事情都已经交给了他,所以对这事情根本就毫不知情。

等他把经过说完,马卫国登时就发了火,气急败坏的指着这中年医生骂道:“你说你跟何昌华是不是被猪油蒙了心,脑子傻了?啊?竟然将这样的天才拒之门外,我看我迟早要被你们这群废物给气死!”

他可劲的骂了半天,中年医生一直低着头不敢还嘴,等到韩瑞都听不下去了,他才又转头道:“小兄弟,你看要不这样,我回头一定好好处理这些搞歪门邪道的蠢货,你放心,只要你答应,我绝对给你最公平的待遇!”

韩瑞见他把话都说道了这个份上,顿时有些犹豫,正有些踌躇,紧接着,那秦心兰却是开口了。

她撩了下有些散乱的鬓发道:“马老师,你这样可不厚道,人家韩瑞上午已经应聘了我们诊所的助理医师了,你这是当着我的面抢人啊。”

“真的?”马卫国愣了下,赶紧问韩瑞道。

韩瑞瞟了眼秦心兰,见她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哪还不明白她的意思,顿时点头道:“对,秦姐不说我还忘了。”

“你这小丫头片子!枉我教了你一身本事。”马卫国一脸的懊恼,吹胡子瞪眼的朝秦心兰道:“翅膀硬了,都学会跟师傅抢人了。”

秦心兰眉目带笑:“您可不能这么说,这凡事怎么也得讲个先来后到的不是?”

“......都他妈是因为你!”马卫国似乎对错失韩瑞这种好苗子心疼得不行,忍不住爆了句出口,指着那一直喏喏在一旁不敢说话的中年医生道:“还他妈愣着等我请你?回医院!”

说完,就摔着衣袖气急败坏的往市医院走去,看样子,估计是赶着场子骂那拒绝韩瑞的副院长去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