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大师兄,你的五年历练时间已经满了!回来吧!”“龙门群龙无首、乌烟瘴气,我们需要你回来主持大局!”“师娘下了死命令,让我这次一定要把你带回去!”人来人往的禹城南山街上,一个青春...

“大师兄,你的五年历练时间已经满了!回来吧!”

“龙门群龙无首、乌烟瘴气,我们需要你回来主持大局!”

“师娘下了死命令,让我这次一定要把你带回去!”

人来人往的禹城南山街上,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拉着徐晓的胳膊,满脸委屈地看着他。

这个少女浑身名牌,暴露在外的肌肤仿佛散发玉光,而她却委屈巴巴地拉着这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

徐晓掰开她的手指,“如玉的心愿没有实现之前,我不能回去。”

奚采薇急切道,“为了一个沈如玉,去做他们沈家的赘婿,受尽三年白眼、冷嘲热讽,值得吗?”

“历练时间已满,你已经是下一任龙主!整个世界半数以上的资产你都可以随意支配,任何世家豪门都要俯首贴耳,为什么偏要守在她身边……”

“不许说她坏话。”徐晓冷冷道。

奚采薇脸色僵硬,低头道,“我知道了……”

徐晓甩开她的手,大步流星地离开。

片刻后,奚采薇掏出手机,拨过去一个电话,“二叔,咱们奚家是不是有个大订单?对,留着给我大师兄。”

挂断电话,她狡黠一笑,“我会一直帮你,直到你不好意思拒绝我。”

五年前,徐晓下山,入世历练。

这是他第一次下山,下山以后他并没有如同其他弟子一样享受现代社会的纸醉金迷、香车美人,而是一个一个地体会所有底层职业。

因为他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入世”,真正的世间百态、人情冷暖。

服务生、推销员、洗碗工……他都做过,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而且乐在其中。

所以这五年间,他在山上已经停滞的修为,再次精进了。

接着,三年前,他遇到了沈如玉。

从看到她开始,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就是他命定的情劫。

所以他径直走到沈如玉面前,说,“我想娶你。”

更让人惊讶的是,沈老爷子看清徐晓的脸之后,竟然立刻拍桌定论,“好!”

回去之后,沈老爷子当天就宣布了徐晓与沈如玉的婚约,而且第二天就立刻举办了婚礼。

这场盛大的婚礼,震惊了大半个禹城的上层圈子。

无数自诩精英的男人痛哭流涕。

因为他们梦寐以求的女人,竟然被一个平平无奇的人娶走了!

就这样,徐晓从一个洗碗工,变成了沈家的赘婿。

从一个底层职业,变成了被底层职业还看不起的职业。

不过这一切,徐晓都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沈如玉一个人。

来到位于市北区的禹城人民医院,徐晓拎着一个布袋,大踏步来到单人病房。

三年前,沈老爷子得了怪病,终日昏迷,只能躺在病床上。

今天,沈家子弟们约好了,纷纷前来看望。

徐晓则是来给沈如玉带落在家里的工作餐,这是他精心烹饪的午饭,因为他知道沈如玉在公司里经常不吃午饭,这样会饿坏身体。

他刚来到沈老爷子病房外面,就听到一道轻蔑的声音响起,“徐晓,你来干什么?这是爷爷的病房,不欢迎任何外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