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男子的笑声在雨夜中非常的更突出,回响在这半夜十一点的街道里面。刚撞到张沫楚的那辆汽车早已了看不见踪影了。这个地方也算郊区了,马路两边都也没监控,因为,司机连下刚刚撞到张沫楚的那辆汽车早就已经不见踪影了。这个地方也算是郊区了,马路两边都没有监控,所以,司机连下来看都没看就直接走了,也没有听到男子那撕心裂肺的笑声……。...

男子的笑声在雨夜中十分的突出,回荡在这深夜十二点的街道里面。

刚刚撞到张沫楚的那辆汽车早就已经不见踪影了。这个地方也算是郊区了,马路两边都没有监控,所以,司机连下来看都没看就直接走了,也没有听到男子那撕心裂肺的笑声……

张沫楚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她在一间全部是红色的房间里面,张沫楚好奇的开始打量这个房间,张沫楚发现这个房间中的大部分的东西都是红色的。

而且,这个房间的床和她以前睡过的床也不一样,这个床都是用木头做成的,硬硬的感觉并不是很舒服。恩,好像这个房间中的大部分东西都是用木头做成的。

张沫楚有些疑惑了,张沫楚记得她记忆最后是在马路上,她的血混杂着雨水一起在马路上流淌着,她的男朋友放肆的大笑着。

张沫楚想着这会不会是她以前看过的小说中,所说,这是穿越了?

在认识她男朋友的一年里面,张沫楚学习到了很多很多的新知识,张沫楚很聪明,学习能力很强,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也很强。

张沫楚很快接受了男朋友告诉她的一般人生活的常识,张沫楚也都一一的记下了,张沫楚也看了许许多多的书籍来更好的理解这个和养她的杀手讲述的有些不一样的世界。

张沫楚很喜欢看一些宫廷的电视剧和关于历史的纪录片还有书籍,所以,张沫楚可以知道这个房间应该是个古代的房间。不过,张沫楚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子的。

正在张沫楚思考着她是不是要推开门去看看外面的是个什么样子的情况的时候。

门被打开了。

男子一身红色喜服,男子年纪大约二十一、二岁左右黑亮垂直的发,男子白皙的皮肤看上去如同鸡蛋膜一样吹弹可破,又长又密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一看就知道是个习武之人。这是一个长相十分俊美的男子。

张沫楚觉得这个人长得比她以前的男朋友还要帅帅上几分。

“你好好看!”这句赞美张沫楚脱口而出了。然后,张沫楚想到了在书本上说的,古代的人一般都很保守。于是,张沫楚用手捂住了嘴巴。

男子那如冰霜一般的严肃的脸上,嘴角微微的勾起露出了一个笑容。

唐慕程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床边上的女人,一身红衣,凤冠霞帔,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一双朱唇被修长的手指给捂住了,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

这和传闻中的那个魔教少主有一些的不一样。

传闻,魔教少主不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加傻子吗?哦,对了还是个没有任何玄力的普通人。

刚刚还听到这个魔教少主再夸他好看,他应该没有听错才对。

不过,还真是让人觉得很有趣呢?想着唐慕程就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这个笑容如果让别的少女们看到了一定会哇哇直叫,“唐盟主,怎么可以这么帅!”“不行,唐盟主,我要给你生猴子!”这一类的话。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