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邵季元见状,阴森的望着沈安。“沈安,你让我戴绿帽子子,你除了脸说嫁妆,就你那点嫁妆也难以拟补对我造成伤害“季元,我也没……”“也没?”沈安的上衣被邵季元把握住,用劲一扯“沈安,你让我戴绿帽子,你还有脸说嫁妆,就你那点嫁妆也无法弥补对我伤害“季元,我没有……”。...

邵季元上前,阴冷的看着沈安。

“沈安,你让我戴绿帽子,你还有脸说嫁妆,就你那点嫁妆也无法弥补对我伤害“季元,我没有……”

“没有?”

沈安的上衣被邵季元抓住,用力一扯,胸前的衣服顿时被扯破,白嫩的肌肤上露出一片片吻痕。

“如果我拿着那些照片和视频去法院,你猜法官会怎么判,到时候你身边的朋友又会怎么看你。”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签字……”

沈安绝望的哭起来,昨晚的事情她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喝醉了,误入别人的房间。

头疼的厉害,完全理不清头绪。

眼前的男人,以往那样的温柔体贴,她以为他们一直很相爱,没有想到,翻脸的时候比谁都狠。

如果今天她不签字,何止净身出户,还会臭名远扬,名声扫地。

用力的咬住唇,颤抖的拿起笔,在离婚书上签下沈安二字。

邵季元将离婚协议书拿在手里,眼中闪过一抹复杂和无情。

“不送。”

呵!

沈安心生苦笑,现在的他和之前的他,判若两人。

泪水不争气的落下来,趔趄的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只是,两个小时后,她无奈又回到邵家,如果不是因为护照和身份证忘记拿走,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到这里。

她颤抖着,抬手敲门,没人应声,深吸一口气,推门走进去,就听到卧室方向传来少儿不宜的声音。

“季元,那个女人总算滚蛋了。”

“宝贝,别提那个扫把星,煞风景,咱们继续。”

沈安身子一摇晃,差点晕倒,她前脚刚走,地盘就被人霸占,而且他们的谈话仿佛一把刀刺进她的心脏。

刚才说话的男人真是邵季元吗?

心痛得无法呼吸!

猛力推开门,入眼,一男一女,一上一下。

床上的人显然没有想到她会回来,就在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沈安抄起扫把朝着他们砸去。

室内顿时传来嘈杂叫骂声,很快她手中的扫把被夺走,疼痛袭来,邵季元裤子都没有穿就朝着她袭来。

“邵季元,你真让我恶心,把我的嫁妆还给我。”

“你已经签字,离婚协议书上明确写着你婚内出轨,净身出户。知道为什么老子一直不碰你吗?因为她才是我最爱的女人,这个家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马上滚蛋。”

“混蛋,我这辈子也不想再见到你,我来拿我的证件。”

“拿了证件快滚。”

沈安从抽屉里找到她的身份证和护照,转身离开时,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下来。

她刚走到门外,就听到里面传来声音。

“季元,你瞧见她脖子上那些吻痕了吗?”

“昨晚的男人是牛郎,肯定会玩,怎么,你也想让我给你啃一啃。”

“讨厌。”

很快卧室传来不堪入耳的声音,沈安哭着跑出去。

骗局,原来一切都是骗局。

她所谓的幸福都是假象。

更刺激她的是牛郎二字,她的第一次居然给了牛郎。

一个牛郎?

刚跑出邵家,沈安看到邵季元的妈妈从外面回来,一边讲电话,她慌忙的躲在一棵大树后。

“你昨晚的表现很好,剩下的钱已经打给你,那个女人已经滚蛋。”

轰!

沈安听到这个消息,头差点炸开。

她完全失控了,朝着讲电话的女人冲过去。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昨晚的混蛋是谁?”

她发疯的吼叫,一连串的打击,让她几乎崩溃。

“你怎么还在这里,快滚,最好滚得越远越好。”

“我恨你们,我恨你们!”

“我儿子对你很可以啦,他花高价找了一只鸭。”

“我要告你们。”

“去吧,你最好找到证据再去,不然就你那些照片和视频,你绝对可以红遍网络。”

听到她这么说,沈安吓得向后倒退几步。

她必须快点离开这里,这些人好卑鄙,陷害她,还想搞臭她。

她要离开这个伤心地,永远离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