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大前年,湘省发掘出出东汉时期初年方士魏伯阳之墓,其墓中发掘出出大量道经和最著名的《周易参同契》原稿。这些书籍历尽千百年而不腐引发了非常大轰动,于此此外发掘出出一些炼药用的器具,李有德作为当时的领头人,有幸将这铁纹鬼面鼎收藏研究。。...

道医奇相

推荐指数:10分

《道医奇相》在线阅读

前年,湘省发掘出东汉末年方士魏伯阳之墓,其墓中发掘出大量道经以及著名的《周易参同契》原稿。这些书籍历经千年而不腐引起了巨大轰动,于此同时发掘出一些炼丹用的器具,其中就有这铁纹鬼面鼎。

李有德作为当时的领头人,有幸将这铁纹鬼面鼎收藏研究。

“也就是说,这是魏伯阳当年所用的炼丹鼎?”

栗老很是惊讶,魏伯阳是谁?其所著的《周易参同契》可是到目前为止可查的最早的炼丹术记载。魏伯阳所用的丹鼎可以说是价值连城!

“这个也不能完全确定,比较炼丹之术玄之又玄,我翻遍古籍也没能找到这丹鼎的出处。”李有德有些遗憾。

王亚生被老爷子填鸭式教育了十多年,对魏伯阳倒是有些了解,一听这鼎的来历倒不是感觉疑惑,唯一疑惑的是这鼎的作用。

按道理来说,一个丹鼎可能在炼丹过程中接触到煞气,但不可能经历将近两千年的时间还在源源不断的往外散发煞气。

“李教授,这鼎,你打开过吗?”

李有德一愣,道,“这倒是不曾打开,虽然鼎身看着无锈迹,可是那鼎盖却好像被锈住了一样。除非用切割机,不然谁也不可能把这鼎打开!仙师,莫非是这鼎有问题?”

话音刚落,栗老和李有德好像见了鬼一样后退几步,他们这才想起这房间里可是有煞气,沾染不得。

王亚生点点头,“煞气确实是从这鼎的出丹口出来的!”

话一说完,王亚生心头一道灵光闪过,莫非……这鼎当时还在炼丹?

一般来说,丹鼎放置这么久生锈是有可能的。可是鼎身不锈,鼎口却锈了那才奇怪,最有可能的是这鼎口被施加了封禁,毫无法力的凡人绝无有把鼎口打开的道理。别说用切割机了,哪怕是用激光也别想在鼎口打出半个痕迹!

古语云,轻如鸿毛,重如泰山看似是形容情谊其实也可以来形容法力。

一片鸿毛被施加了法力封禁,对于凡人而言那便是重若泰山!

鼎口为什么要施加封禁?除了炼丹还能干什么?至于这煞气,那十之八九跟当初练的丹有关系了!

王亚生对李有德道,“李教授,小子有一求,还请教授应允!”

李有德慌忙摆手道,“仙师别说有啥求的,我李有德这条命都是你的!只是想问仙师,我这七十二岁的劫难是不是真的和这鼎跟这煞气有关?”

栗老是对这一老一小对话弄的心底暗笑,一个称仙师,一个称小子,还拽个半文不白的话。不过听到跟老友的劫难有关赶紧侧耳倾听。

王亚生想了想,肯定的点点头,“八九不离十了。”

人受煞气侵染后,道行一般的人根本看不出来,更不会往这方面联想。当年李有德请的那个方士没看出来那也是情有可原,至于殃及后人那更是简单。煞气这东西会像流感病毒一样四处传染的,只是受煞气残余量而影响不同而已。李有德和家人接触的多,自然会有更大的影响。

其实这东西说穿了也就那么一回事,但是就好似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如果你没有发现这个源头,那你绝对摸不着头绪。

王亚生四下打量了一番,很快就发现几件有用的东西,一根象牙,一串金玲,一块紫檀佛像以及一块朱砂玉佩。

“李教授,这象牙和朱砂可能就毁了哈!”

拿着东西王亚生对李有德说道。

李有德赶忙摆手称不碍事,现在只要能破解劫难,别说几个藏品,就是倾家荡产也不无可惜。

王亚生心里却是有些愧疚,毕竟自己是要取丹鼎中的东西,顺带还要坑了别人几十万的藏品。不过一想,这丹鼎中的物件取出之后,李有德的劫难也消了一半,心中的愧疚也少了些许。

也不见王亚生有多少动作,就是把朱砂玉佩和象牙放在地上,手掐印决反手一拍。

坚硬的象牙和朱砂玉佩顷刻间变成两团粉末,这一幕让两人倒抽一口凉气。电影里面那用象牙做手枪的套路虽然有点假,但是不可否认象牙的硬度,这轻轻松松一拍就成了粉……要是拍在人身上呢?

王亚生完全没在乎俩人的想法,手上动作不停将象牙粉末和朱砂粉末混合在一起,沿着大鼎一路挥洒。粉末在空中飘散,但是在地上却落成了一个复杂的图案,一个圆的圈,里面全是像是文字又好像符文图案然后又被几条线分割。

别的不说,这一手扬尘画图的手法又把两个老人震了三震,仙人手段啊!

手里的混合粉尘撒完最后一点,这图案也彻底成了形。接着把那紫檀佛像和金玲往图案中一抛,二者稳稳当当的落地。

王亚生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符纸,往鼎一扔,那符纸在半空中舒展身形,最后稳稳当当规规整整的贴在鼎口那个鬼面正中。

栗老和李有德两人已经目瞪口呆。

“玄幻无极,乾坤借法!”

“避邪阵,起!”“敕令,符法封禁!”

猛地一股狂风起,地上的图案浑然一体好似个圆盘被人缓缓推动,纹路之中点点金光闪烁。而那张贴在鬼面上的符文更是金光闪闪,散发着一股中正平和的气息。

见到此状,王亚生才是稍微松了一口气,再次手掐印决,脑海中星光点点,这是灵识在暴涨。

从古至今,炼丹方士不知凡几,丹鼎封禁手段也各有千秋。不过既然是魏伯阳所用的丹鼎,那封禁手法便可以缩小到几个选择之中。

片刻时间,王亚生眼中灵光一闪,手决再变,“龙虎封禁,开!”

如同洪钟大吕轰鸣,封禁了千年的鼎盖猛的炸起,横直往上一冲,但却好像撞到一个无形的墙面,飞起半米之后轰然落下。

而此时,鼎身大震,黑气翻涌,汹涌的煞气如同干冰喷雾从鼎口冒出。

地上图案如同被拨动的陀螺,飞速旋转,死死的把那黑气锁在半米的空间之内。而那贴在鬼面山的符文更是金光大涨,如同阳春白雪般见黑气消融。

不过分分钟的时间,那黑气便从汹涌澎湃到若不可见,一丝不查,消弭殆尽。

到此时,王亚生才面露喜色,快步上前往鼎身狠狠一拍。听得哐当一声,几个黑咕隆咚的小丹丸从鬼面口中吐落。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