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呃,那什么,阿姨啊,不需要详细介绍了,我自己望着吃就行了,谢谢您啊。”“啊,好的,您叫我张妈就好。”吃完早餐,韩欣欣寻思着是也不是该想一想办法从这里溜回去,但是环顾一圈才“啊,好的,您叫我张妈就好。”。...

“呃,那什么,阿姨啊,不用介绍了,我自己看着吃就行了,谢谢啊。”

“啊,好的,您叫我张妈就好。”

吃完早餐,韩欣欣琢磨着是不是该想想办法从这里溜出去,可是环视一圈才发现,这地方不仅佣人多,就连外围也都是站岗的保镖。

她这是被什么人给救了啊。

能在美帝繁华不已的华尔街区拥有一座这样豪华庞大的房子,又拥有这么多身手不凡的保镖保护……

她怎么感觉,自己像是惹上了比那笑脸杀手更可怕百倍不止的人呢。

就在她走神的时候,傅祁已经放下报纸走到她身后,“吃饱了?”

韩欣欣吓得不轻,愣着点点头。

“好。”说着,傅祁手一挥,两个穿着皮衣身段妖娆的金发女郎走了过来,“先生。”

傅祁指指韩欣欣,下巴微抬。

“带她去洗干净,送到二楼。”

两个金发女郎低着头恭敬的答了声是,然后合力架起了韩欣欣。

“诶诶诶,等会儿等会儿!”

傅祁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里透着威胁。

“我能不能,拒绝啊?”

他点点头,“可以。”

韩欣欣刚松了口气,就又听他补了句,“那我就把你从哪儿来,送哪去。”

“走吧我们!”韩欣欣侧头对右边的女郎笑着说。

生死面前,一切都轻如鸿毛!

而且他长得高大帅气,还这么有权有钱,睡一觉而已嘛,怎么算,她都不亏!

事实证明,韩欣欣还是太年轻了。

两个金发女郎遵从命令将她丢到床上就弓着身离开了,韩欣欣穿着件白色浴袍坐在床上坐立不安。

紧张。

他不会真的要扑了自己吧。

“呼~放轻松,不就扎一下吗?很快就过去了韩欣欣。”韩欣欣拍着胸口,在给自己做死刑执行前的安抚。

傅祁刚摸上门把手就听到这么一句大逆不道的话,他眯了眯眼。

虽然他前二十八年都洁身自好没碰过女人,但也不代表,他会跟普通男人一样。

嗤,蠢女人。

“啪嗒-”

门被推开,傅祁挺拔帅气的身姿映入她的眼眶。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个英俊到近乎完美的男人。

韩欣欣愣愣的望着仅着黑色宽大浴袍的男人,身姿挺拔如松,俊颜坚毅硬朗,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如同一个准备临幸后妃的帝王。

修长挺拔的身影缓缓往床边逼近,傅祁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单手解开了浴袍,健壮好看的身体出现在她的视线内。

韩欣欣红着脸,低着头不敢去看他。

女孩绯红的脸颊像颗待采摘的樱果,红润诱人,引得他长指一伸,尖俏秀气的下巴被握住抬起,四目相对,男人幽深不可见底的眼睛透着欲望的光芒。

“吻我。”

什么?

像是看出韩欣欣眼底的疑惑,薄唇又一次阖动。

韩欣欣深思惘惘,她从小就没有妈妈,所以爸爸对她这方面的管教比一般的女孩要严厉很多,导致她前十八年都没有和一般的女孩子一样,拥有青涩难忘的恋爱经历。而这些年来,她更是没有任何心情考虑这些事情,事实上,她的经验为零。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