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是!”狱卒们一齐见状,粗爆地将郁嘉宁按在地上。“哗啦!”参杂着冰块的冷水,豪无征兆的倾到在郁嘉宁的身上,激得她一瞬间就没了半条命!紧然后,一个狱卒把她的脑袋狠狠地“哗啦!”。...

“是!”狱卒们齐齐上前,粗爆地将郁嘉宁按在地上。

“哗啦!”

夹杂着冰块的冷水,毫无征兆的倾倒在郁嘉宁的身上,激得她瞬间就没了半条命!

紧接着,一个狱卒把她的脑袋狠狠按进了冰桶之中,等到她快要不能喘气之时,再将她的脑袋给提出来!实在是触目惊心,叫人宛若身处人间炼狱!

就在郁嘉宁快要被狱卒折磨得晕死过去的时候——

“住手!”

一道清脆如山涧明月的声音,打断了狱卒们粗暴的动作。

郁嘉宁抬头,就看到在这黑暗无边、幽深如鬼狱的地牢里,居然站了一个身披纯白狐皮袄,妆容绝美,一颦一笑都尽显华贵的女子。

像是冬日里的暖阳,又像是深渊中的最后一丝希望。

“三姐姐?”

郁清妍。

虽然并非是她的亲姐姐,甚至,严格来说,她甚至都不是永平侯府的血脉,但,郁清妍却是是除了长姐之外,郁嘉宁回到永平侯府之后唯一信赖、唯一依靠的人。

“大人。”郁清妍面色担忧,眼睛里噙着晶莹的泪光。

“大人问了这么些天,肯定累了,臣女让人备了一些酒菜,大人不若到旁边休息一下,也行行好,让臣女同我这四妹妹说几句体己话。”

说罢,她便轻轻欠身行礼,每个动作、每个弧度,都拿捏到尾,呈现出极致的完美。

大理寺卿看得花了眼,虽然郁清妍的提议不合规矩,但,谁又能拒绝这样的女子呢?

“算你运气好,有个这样的好姐姐!”大理寺卿招手,就带着狱卒退出了牢房。

郁清妍这才走到郁嘉宁的身边,取下身上的白狐皮袄,披在她的身上,用手轻轻拨开郁嘉宁脸上凌乱的头发,露出来她那张最是绝美出尘,如今却布满了伤口的脸。

“疼么?”

郁清妍伸手轻轻捧着郁嘉宁脸上的伤口。

熬了这么久的郁嘉宁,终于在信任的人面前露出了自己的委屈和难过。

“三姐姐,疼,我的脸火辣辣的疼,他们用沾了辣椒水的鞭子打我,只怕往后我的脸都好不了了。”

“好不了了么?”郁清妍浅浅呢喃,眼里却露出了一抹隐隐的畅快之色。

“这不是最要紧的,三姐姐,他们说我害了璃王,还说我有了奸夫,肚子里怀了野种。这都不是真的,三个月前大夫来诊断的时候,三姐姐你也是在的,你一定要替我证明啊!”

“嗯……我确实知道。”郁清妍声音淡淡,还有几分敷衍。

但是,对于现在的郁嘉宁来说,郁清妍就是最后的救命稻草,她根本没有看清楚她眼中隐藏的喜色和恨意。

“还有什么奸夫,三姐姐你是知道的,我从来都是甚少出门,一直在璃王府里待着,是不会有奸夫的,三姐姐,你一定要相信我!”郁嘉宁紧紧握住她的手。

郁清妍笑得宛然,“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因为,自从璃王死了之后,穆凌云便再也没有去过璃王府了。”

“是啊,他确实没有……”

郁嘉宁忽然反应过来有什么不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