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御花园内,除了花,最很好看就是对面的女孩们了,很多皇子发来了皇后的邀约,他们但是明白是皇后无意给他们相亲对象,但但是来了。为什么?所以北冥国的第一美女诸葛云曦也接了为什么?。...

御花园内,除了花,最好看便是对面的女孩们了,很多皇子收到了皇后的邀约,他们虽然知道是皇后有意给他们相亲,但还是来了。

为什么?

因为北冥国的第一美女诸葛云曦也接到了邀请,并且一定会来,很多皇子王孙,便是为了看看诸葛云曦的美貌而来。

所以,当诸葛云曦坐在前排的时候,对面所有的目光都投过来。

宫冰夜也不例外。

云若谷偷偷的看着宫冰夜好看的侧脸,心脏砰砰直跳,很快云若谷的脸色便一红,悄悄的垂下头,可是当云若谷再抬头看去的时候,发现宫冰夜也看过来,只是宫冰夜眼神的方向,却在自己的旁边。

他再看自己的表姐,诸葛云曦。

是啊,诸葛云曦乃是北冥国第一美女,素来有谪仙之称,现在就坐在前排,自然是万众瞩目,云若谷不甘的咬了咬下嘴唇,再次垂下了头。

诸葛云曦言笑晏晏,与宁以柔聊得很是开心,她一颦一笑,无不牵动着对面男人的心,可是诸葛云曦恍若不见,只是在宫冰夜的目光投过来的时候,诸葛云曦突然看过去,对着宫冰夜友好的一笑。

宫冰夜一愣,随后对着诸葛云曦点点头,也是淡然的一笑。

这一笑,让云若谷再次失神,心中的妒火更深。

宁以柔看着诸葛云曦的侧脸,有些发怔,为什么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在诸葛云曦的眼底,竟然是浓浓的恨意呢!

“皇后娘娘驾到!”来不及多想,宁以柔便赶忙站起身,与大家一起福身参拜。

皇后娘娘今年已经五十岁了吧,诸葛云曦看过去,却是看不出皇后娘娘脸上的皱纹,是啊,她当初来这赏花会,可是以为皇后不过三十而已,还被宁以柔好好的笑话了一通。

皇后落了座,对着大家抬抬手,“大家都起来吧,今天是赏花大会,大家不必拘礼!”

众人起身,纷纷落座。

皇后看了看女宾席位,满意的点点头,这些小姐们出落的越来越好看了,特别是诸葛家的丫头,可是越发的美艳动人了。

“御花园百花盛开,本宫甚是开心,如今看你们出落长成,可要比这花儿娇嫩好看多了,”皇后淡淡的一笑,随即接着说道,“这赏花会应该是有点诗词雅乐才更助兴,不如大家各自展示才艺,以助雅兴!”

“皇后娘娘所言甚是,”岸青荣站起身来,对着皇后施礼说道,“启禀皇后娘娘,臣女听闻诸葛小姐文武双全,何不让诸葛小姐先来!”

皇后也正有此意,她也想考验一下这个诸葛云曦到底是多么有才。

诸葛云曦含羞的站起身来,膝盖微微的一弯,施礼说道,“皇后娘娘,小女不才,只怕是要献丑了!”

“哟,这诸葛小姐要说是献丑,那我们就直接拿不出手了,”兵部侍郎之女李淮玉有些阴阳怪气的。

皇后对着诸葛云曦点点头,“云曦,今日只图一乐,莫要太过较真,你只管展示便好,谁若是敢说闲话,本宫拔了她的舌头!”

诸葛云曦的笑容慢慢氤氲,“臣女遵命,不过皇后娘娘,臣女一个人展示太过单调,不如让宁佳郡主一起如何?”

“如此甚好!”皇后拍手微笑。

宁以柔站起来,斜了诸葛云曦一眼,“你啊,真会给我找事!”

两个人相视一笑,走到了中央,早有内侍准备了笔墨纸砚,“皇后娘娘,如今百花盛开,臣女便画一朵最美的花!”诸葛云曦福身说道。

宁以柔点点头,“皇后娘娘,既然云曦作画,臣女便作诗助兴!”

随后,两个人便动了收下的毛笔。

宣纸轻扬,诸葛云曦率先放下了笔!

最美的花!

呵,看她能做出什么花样,岸青荣早就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让诸葛云曦出丑,只要她展示出来,她定能找到更美丽的花朵!

等着宁以柔也放下了笔之后,诸葛云曦才宣布自己也完成了。

宁以柔素来以诗词才女著称,写出的七字绝句倒真是让人说不出什么来。

诸葛云曦也是满意的点点头,这宁以柔的诗词造诣,可是越来越高了。

“诸葛云曦,你的画呢,快让我们看看最美的花!”岸青荣冷冷的说道。

诸葛云曦淡淡的一笑,将自己的宣纸慢慢的展开!

嗤!

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还真是······最美的花!

画中,皇后娘娘安然而坐,长发成鬓,雍容大方,面容温和,眼神柔爱,但是眉宇之间却显露着一国之母的威严与慈爱,这幅画作,的确是恰到好处。

近处的宫冰夜心中暗自赞叹,北冥国第一才女果然名不虚传,不但画作好,而且心思百转,是个难得的妙人。

岸青荣在看到这副画作之后顿时瞠目结舌,这,这女的居然这么有心计!

“好,好,”皇后娘娘顿时开心的一笑,若不是诸葛云曦的画作,她竟然不知道自己今天是这般的漂亮。

岸青荣深吸了一口气,站了出来,她盈盈的对着皇后施礼,奉承到,“皇后娘娘才是咱们北冥国当之无愧的国花!”

皇后自然更加高兴,给了诸葛云曦大番的赏赐,就是连奉承的岸青荣都有份。

岸青荣见皇后是真的高兴,便请求到,“皇后娘娘,这素来是文武不分家,今日有文了,应该有武才完美啊!”

皇后眼神落下来,轻笑说道,“本宫倒是记得,青荣你自幼习武,不如给大家展示一段如何?”

“皇后娘娘,这是臣女的荣幸,不过诚如诸葛小姐所说,一个人未免单调,臣女听说诸葛小姐也是武中高手,不如让诸葛小姐一起?”岸青荣挑衅的目光落在了诸葛云曦的身上。

诸葛云曦大方的站起来,“皇后娘娘,臣女刚刚才作画,已经展示过,若是再让臣女抢了风头,岂不是对大家不公平!”诸葛云曦将云若谷拉起来,“皇后娘娘,臣女表妹云若谷也是自幼习武,不如就让她为皇后娘娘展示如何?”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