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天阴诀第三层神隐,据传练成的人便会如修真得倒者通常,也可以上天入地,划破无尽虚空。这言辞间有也没夸大其词苏槿不明白,可她练到行隐二式的时候确实有了通天能力,杀了人无形,躲踪现在苏槿要做就是让现在的这幅身体重新把古武功重新捡起来。。...

天阴诀第三层神隐,据说练成的人就会如修仙得倒者一般,可以上天入地,撕裂虚空。这言辞间有没有夸大苏槿不知道,可她练到行隐二式的时候的确有了通天能力,杀人无形,躲踪千里。

现在苏槿要做就是让现在的这幅身体重新把古武功重新捡起来。

等真正修炼了起来之后,苏槿才明白这具身子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宝贝!她就像是为天阴诀而生的一样,修炼速度很快,短短三天竟然就摸到了天阴诀的门槛。

期间脆脆有些担心的来看苏槿,在发现她不到没事反而比以前更精神的时候才放心的去做苏槿交与她的事情了。

一周的时间一闪而过,苏槿猛然睁开眼睛,那双狠戾冷然的眼里隐隐有了某些质的沉淀,显得更为深不可测。

苏槿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她实在没有想到,这个苏槿的身体竟然能在短短的七天之内就触到了行闪一式!

所谓行闪一式便是能在不伤害人体的情况下最高程度的改善人体,增强体质,做到速度的一个飞跃。

也就是说从现在起,苏槿的速度已经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了。

她从地上起身一跃而已啊。虽然还达不到一样的速度,但是比起之前的一动就晕已经好上了许多。

这个身体果然是个惊喜!苏槿收好情绪,缓步朝着洞口走去。

然,一股破风之势猛的朝她的后劲处袭来!

苏槿眼睛一眯,身形以快的不像话的速度一闪,就像是一道残影一般。

她的手细而长,两根指头迅速一夹,就见一条石灰色的小蛇被她紧紧夹在两指之间!

“什么东西?”苏槿从未见过这般形状的小蛇,猜想应该是这这个世界上的魔兽,只是不知是普通魔兽还是所谓的战斗魔宠了。

“放开我!”一道尖尖细细的声音在她两指之间响了起来。

“你会说话?”苏槿来了兴趣,据她脑袋中的记忆显示魔兽只有在开了灵智之后才会与人沟通!

而能开通灵智据说即便不是战斗魔宠也是极为珍贵被有钱人家或是贵族世家所追捧的。

小蛇豆子般大小的眼睛咕噜咕噜的转了两圈,然后开口说到:“我当然会说话!!”

苏槿凌厉的眸子里瞬间闪过一丝精光,如果将这蛇卖了,怕是能赚上好大一笔。横竖她现在没有武功养来也没用。

也许是她这意思表现的太明显了,小蛇突地警惕了起来,开始用力挣扎。苏槿一时不察竟让它挣脱了,她眼睛一眯伸手又要去抓,却见那小蛇竟然就这样在她眼皮子底下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苏槿暗道,大意了。没想到这小蛇竟然还有这番本事。

按这个情况看来,恐怕在她修炼的这一周里,这蛇很有可能就在她的身侧……一想到这种可能苏槿眼里就不禁的迸发出了一道冷光。

“小姐?”就在这时脆脆的声音从洞外传来。

苏槿顿时收敛了气场,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出了洞口!

“小姐。”脆脆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个头才到自己腰间的小姐,明明只有五岁,却偏偏让她感觉到了一股令人信服的感觉。而且小姐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脆脆。”苏槿突然喊了一声脆脆的名字,她神情冰冷眼里却闪过了一抹流光:“你可愿意跟我离开苏家?”

脆脆一愣:“出去?”

她快速的抬起头看向了苏槿,苏槿的身上穿着的是破旧的衣服,明明已经五岁却因为营养不良而像个三岁的孩子。她急了,追问道:“小姐,你要去离开苏家?你要去哪?!”

苏槿眉头一蹙冰冷的目光打了过去,脸上透着不耐

脆脆的话立马就停住了,有些忐忑不安的站在那里,但是很快她就抬起了头,神色坚定认真的对苏槿说到:“脆脆的命是小姐的,小姐去哪脆脆就去哪。脆脆知道哪里能偷偷离开,小姐你跟我来!”

苏槿点了点头跟在脆脆的身后慢慢地超她所带路的地方走去。脆脆走的很慢,似乎是有些紧张,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她怕上好久。

不过多久,脆脆就停滞了脚步。苏槿闻声抬起了头,顺着脆脆的目光,只看着前面是一堵光秃秃的高墙,几乎把大半个视线都给遮蔽掉了,能看到的也不过是一片蔚蓝天空。

脆脆小心翼翼的说到:“这里是苏府的后院,怎么从这里爬出去不会被发现的。”

苏槿盯着墙面看了半宿,然后眯了眯眼一把抓住了脆脆的胳膊。

脆脆被她这个动作弄得愣了一下,愣生生的问道:“小姐?”

苏槿侧过头,冷声说:“抓紧我。”

“啊?”脆脆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苏槿话里的意思突地就被整个拎了起来!她眼睛猛然睁大,合不拢嘴的看着竟然飞了起来的苏槿!

这怎么可能,小姐竟然能飞!小姐能飞!这个发现让脆脆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苏槿却没心思去注意脆脆在想些什么。她不可能一直待在苏家。她来的这个世界肉弱强食,越是没有实力就越是可能被人给吃掉。所以离开苏家只是她的第一步。

苏槿如今已经练成了天阴诀,绝对不会是那些人口中说的“废物”,不但如此,她还会修炼出这个世界上所谓的武功,把这些人狠狠地踩在脚下。

从今往后,欺她辱她者,杀无赦!

她是顶尖杀手苏槿,可不是这个世界上收人欺辱还不还手的苏家小姐!一想到这一点苏槿裙子侧边的手就忍不住紧紧的攥成了拳头,眼睛里面闪烁着异彩。

翻过围墙,苏槿没有停下身行,反而是又走了带着脆脆往着远离苏家的地方飞去。她脚下几个猜地,身形已经飞开了数十米远。

脆脆没有见过轻功,但依旧被小姐的这一招给震得回不过神。

似乎是感受到了脆脆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苏槿顿了顿脚步,一片了无人烟的地方停了下来,她抬眼看了一眼脆脆然后说到:“我给你一个选择,你可以走。不管是回到苏府还是自行离开。”

“小姐!”脆脆连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小姐我不走!你不能赶我走!”

苏槿轻描淡写的瞟了脆脆一眼,可眼里的冰冷却让脆脆如堕冰窟。

“你应该看出来,我跟苏槿是不一样的,苏槿已经死了。而我虽然叫苏槿,但我从不养软弱之人,如果你想跟着我,你就要明白,我已经不是那个傻傻的四小姐。在你面前的是一个曾经过着杀人舔血生活的杀手!”

脆脆的眼睛猛然睁大,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她是发现自家小姐似乎有些变了,却没想到竟然是换了灵魂,这种荒诞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

“那四小姐!”脆脆瞪大了眼睛也顾不上害怕了,直直的看着苏槿:“四小姐怎么了?”

苏槿眯了眯眼道:“不知道,可能死了,也可能像我一样进入了别人的身体里。”

死了……脆脆有些发楞,从她懂事以来就被教育着一定要照顾好四小姐。可如今……

苏槿不动声色的看着脆脆,她表情看似默然,可眼里却隐隐涌动着一股狠辣。没错,苏槿是在试探脆脆。

如果脆脆表现出一丁点别有用心的情绪来苏槿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能做杀手的,从来就不是什么心慈手软软之人。

然而脆脆却把并没有想苏槿想的那样,事实上虽然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脆脆一看到现在的苏槿就会莫名的感到一股信服感,让她忍不住去听从她的命令。

“从今日起,你就是脆脆的小姐,小姐,你带上我吧,我跟你一起走。”平日里孱孱弱弱的姑娘少有的露出了这样的坚定。

苏槿不露声色的看了半晌终于微微勾了勾嘴角道:“既然如此你就记住了,从今天起,你的命就是我的了。”

脆脆拼命的点了点头:“都听小姐的!”

苏槿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刚刚走过的路。眼里带着森森的阴冷,总有一天她会重回这里!

“我们走吧。”

苏槿说到,看向未知世界的目光却无比的坚定。她要走出去了,走向另外一个世界里。

走在这个世界的土地上,苏槿隐隐还有这一种不真实感。她对于这个这个世界的认知都是通过苏槿的记忆,可如今亲眼看到的始终是不同的。

这里的穿着和中国古代很像,均是长衣长裳,但是其他方面却不完全相同。这里的人都有天赋,在每家的孩子五岁那年会由家长带领进行天赋测试,看他们适合学习哪种武术!

天赋测试分为三种:武功、医术、锻造。广而普遍的是武功。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人人都有武功。武功分为七级,每级又有十层;同时武功拥有不同的属性,水、火、雷、土。最普通的属性便是水属性。精神力稍微好点的会测出火属性罕见的是雷属性和土属性,大概是每十年才能出五六个此属性的天才。

而像苏槿这样的倒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废柴,竟然毫无天赋,无论是武功医术还是锻造。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