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一架飞抵华夏国府帝都的航班在西南滇城国际机场的跑道上加快,腾空而起。“呜呜呜,我怕我晕机,能不能够把窗户给我再打开下透透气性好,好闷啊!”“好看的小姐姐,让飞机停下来也可以吗“呜呜呜,我害怕我晕机,能不能把窗户给我打开下透透气,好闷啊!”。...

一架飞往华夏国府帝都的航班在西南滇城国际机场的跑道上加速,腾空。

“呜呜呜,我害怕我晕机,能不能把窗户给我打开下透透气,好闷啊!”

“漂亮的小姐姐,让飞机停下可以吗?我要冷静下,这太可怕,我要尿裤子了。”

“你们太冷漠了,人与人之间基本的关心爱护去了哪里?不停下还不打开窗,开始不是说乘客就是上帝吗?”

可在飞机越飞越高的时候机舱内却是有个少年吵闹了起来,惹得周围乘客和空姐满脸黑线。这哪里来的奇葩?飞机在空中怎么停下来?飞机的窗户不能打开的不知道吗?

显然这个人就是杨飞,决定前往帝都的他在家里呆了两天,安排好一些事情,交代好柳小婷照顾好陈翠。然后就和叶映雪一起离开到了滇城,乘机前往帝都。

第一次坐飞机本来还挺新奇的,可当飞机滑行起飞后杨飞怕了,无数飞机失事的画面出现在脑海中,他怕飞机从天上掉下去。

叶映雪看着此刻很丢人的杨飞,又好笑又好气,好笑的是无耻混蛋的他竟然也会害怕坐飞机,好气的是她和杨飞坐在一起,手还被他紧紧拉着,有一种陪他一起丢脸的感觉。

可现在那么多人看着她也不好责备杨飞,只能尴尬安抚他:“不要怕,等飞机到达规定高度就不会那么颠簸,就和你坐车是一样的感觉。”

不想杨飞一下子抱紧了她,整个脑袋埋在了她怀里,顿时她就愣住了,这个混蛋不会是故意吃我豆腐吧?

但感觉到杨飞身体有些发抖,她又散去了怀疑,忍住推开他的冲动,脸蛋火辣辣的拍着他的背:“好了,不怕,我在呢。”

或许是过于紧张的关系,也可能是叶映雪的怀里很舒服,杨飞没几分钟就睡着了。感觉到他酣睡扯呼时的气穿过衣服让自己引以为傲的地方热热痒痒的,叶映雪死的心都有,可却毫无办法,不然杨飞醒过来继续闹,那更加丢人。

旁边两个男乘客看在眼里都一脸羡慕,恨不得把杨飞换成他们自己。甚至怀疑杨飞是装的,为的就是在叶映雪的高级香枕上感受感受。

六个小时后,下午三点一刻。

“这里不会是你家吧?我看旁边的碑文,这里以前可是一个亲王的府邸啊。”

“买下来肯定需要不少的钱吧?看来你爹当国医堂主事人,贪了不少的钱呀。”

“不过真是够大气的,房间最少都有数十间,真是羡慕以前那些皇亲贵族,那么大房子能养不少妻妾啊!”

一处古色古香建筑面积五千多平方,起码有两三百年历史的恢弘府邸之前。下了飞机就被叶映雪带着来这的杨飞看着眼前府邸不断的感叹,俨然就是土包子进城一般,走过的路人都投来鄙夷之色。

这让和他站在一起的叶映雪感觉很丢人很无奈:“不要胡说,这不是我家,是国医堂。”顿了下促狭着双眼问道:“另外,你在飞机上是不是装的?”

在飞机上四个小时杨飞醒都没有醒一下,中途好几次手都紧紧的抱着她,就好像婴儿找东西吃一般。开始有人在旁不好问,她现在想弄清楚,杨飞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

趴在叶映雪怀里时属于半梦半醒,杨飞大概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但却不能承认。

而是当没听到她后面的话问道:“这又不是你家,你带我来做什么,难不成你要安排我住在这里?”

看着眼前故意回避问题的杨飞,叶映雪心头认定他是故意抱她那里的,面色冷了一些。但想到此刻还有重要事情她忍了下来:“你是杨老的孙子,我带你来这里做什么,不是很明显吗?”

杨飞一脸单纯小白的样子摇摇头:“我是个朴实的农村孩子,不懂那么多弯弯道道。”

一个当着人家面不穿裤子,盯着人家女孩隐私就不眨眼,在飞机上还故意抱着人家吃豆腐的人,能是朴实的人吗?

笑了!

叶映雪直接就被杨飞给气笑了:“国医堂两个月前收了一个病情严重身份特殊的人,不少人都已经尝试救治,但是都没有办法。所以我才去了宣州,今天也才会带你来这里。”

而杨飞还是那单纯啥都不懂的样子:“带我来做什么呢?安慰下家属还是慰问下病人啊?”

看杨飞这个时候还在装糊涂,叶映雪握紧了双手,严肃道:“要你救人!”

杨飞哈哈笑了起来:“你真是会开玩笑。来的路上我都说过了,你让我看看美女评头论足还行,要我救人是不可能的。我根本不懂元门医技,我爷爷只教我一些看头疼发热跌打扭伤的东西,为什么你就是不信呢?”

“因为你爷爷是杨洪天,华夏医界曾经的第一圣手,你是最后的杨家人。你不可能真一点元门医技都没有继承!”

点燃一支烟杨飞甩头就朝一边走去:“我的确是最后的杨家人,我爷爷的确是杨洪天,但我真不会元门医技,你爱信不信。”

没想到杨飞一言不合抬腿就走,叶映雪追问道:“杨飞,为什么你就是不承认你继承了元门医技?”

不承认是因为杨洪天临死前的要求,八脉不通就不能出手救无关人,更是不可承认自己会元门医技,不然那就是对病患不负责,所以不管叶映雪开心还是生气,杨飞都不会违背杨洪天的遗愿。再者他来帝都,为的不是弘扬元门医技,没必要去显摆后让人盯上。

连个回答都没有,叶映雪气的跺脚一下转身就走入了身后大门,把杨飞丢在外面。

……

府邸偏院的一个房间,一个头发乌黑身着白大褂,面容谦和大概五十来岁的男人坐在一张办公桌后低头看着一些资料。

突然房门被推开,叶映雪冷着脸走了进来,尽量控制被杨飞激怒的情绪开口。

“爸,你还是让其他人照顾杨飞吧,他就是一个无赖混蛋,光耍嘴皮子的家伙,继续下去我会被他气死的。”

面容谦和的男人正是叶朝,叶映雪的父亲,现如今国医堂的主事人,享受国家最高级的教授津贴,而且是全国加起来不超过十个的那种。

听到女儿的抱怨他抬起头来,淡淡一笑:“小雪,从你懂事开始就是一个懂礼稳重的人,怎么今天这般失态,门不敲也就算了,还开口就骂人呢?”

叶映雪苦笑:“是我错了,可那个杨飞真的太让人生气了。”

“能把你气成这样,倒是有点意思,和我说说吧。”

叶映雪把事情大概的说了一下,但没有添油加醋,全部都据实告知。当然杨飞对她做的那些无耻之事,她也不好意思说。

听后叶朝忍不住笑道:“没想到老师的孙子如此有趣,若是能和你凑成一对倒是也不错,正好弥补你的无趣。”

叶映雪不禁皱眉:“爸,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就算全世界的男人死光我也不会和这样毫无素质可言的人在一起,而且他才十九,我大他六岁,我不想找一个需要我照顾的男人。”

“另外他不想进入国医专业,这说明他也许真没有继承元门医技,不然为何不进行系统学习,巩固自己的医术?”

知道女儿是个不喜欢开玩笑的人,叶朝隐去了脸上的笑容说道:“我就说说而已。至于你的推测有你的道理,但我更相信老师,他是一个伟大的医者,他是绝对不会让元门医技失传的,杨飞必然已经继承了元门医技。”

闻言叶映雪眉头皱得更深:“那他为什么不承认?”

“或许他是有自己的苦衷,所以你费心一点吧,不要被一些表象给迷惑了。”

看自己父亲那就是觉得杨飞有本事的样子叶映雪很不舒服:“那你安排其他人照顾他,他就是一个神经病,我……”

不等话说完叶朝就挥挥手:“去吧,拿出你在帝都大学对学生的耐心对杨飞,尽量让他进入国医专业,他是治好你凌霄叔叔最后的希望。还有明天周六,带他回家吃饭。”

清楚自己没办法把杨飞撇掉,叶映雪有些气闷的离开了国医堂。走出大门就见杨飞坐在公路对面,皱下眉头走了过去。

还没出声杨飞就先开口:“你是不是想饿死我啊?不知道今早赶飞机到现在我什么都没吃吗?”

心头本就不舒服,杨飞竟然还这样的态度,叶映雪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那你给我进去把人治好,不然什么吃住都没有。”

杨飞一愣,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的时候把手中烟头丢在地上起身:“我不会!”

把话丢下杨飞抬腿就走,叶映雪也反应了过来。

杨飞来之前提出了三个条件,其中一个就是不能强迫他做不想做的事情,不得干涉他做想做的事情。此刻自己不单止强迫,还出言威胁,杨飞肯定是生气的。

咬咬嘴唇叶映雪叫道:“回来,我带你去吃饭。”

可杨飞头也不回继续往前走,叶映雪皱起眉头,我都已经先放下脸面叫你,要不要那么小气啊?飞机上我被你摸了都没生气呢!

心里如此想着,但表面叶映雪也毫无办法:“那你到处走走,我家地址等等发给你。”

殊不知的是,背对着她朝前走的杨飞脸上挂着轻佻散漫的笑容。

傻女人,等我看看大帝都的美女再说,你先内疚内疚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