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男子谨慎盯着连苼,将他家妹子护在身后。连苼不我以为然,“怎么说,我也算救了你兄妹二人一命,连个打招呼也不打,未免太太失礼了?”男子稍显很紧张,“你……想做什么?”名副其实将连连苼不以为然,“怎么说,我也算救了你兄妹二人一命,连个招呼也不打,未免太失礼?”。...

男子谨慎盯着连苼,将他家妹子护在身后。

连苼不以为然,“怎么说,我也算救了你兄妹二人一命,连个招呼也不打,未免太失礼?”

男子稍显紧张,“你……想做什么?”

俨然将连苼当成了第二个欧阳昊。

“讨个报酬,不算为过吧?”

“报酬?”少女诺诺道:“可我们很穷,没有值钱的东西,公子你……你要什么……”

连苼的目光忽然在那少女身上打量,惹来男子浑身戒备,忙道:“我曦云愿向公子叩头谢恩!”

连苼忽地大笑,那男子双拳微握,露出几分紧张,连苼目光清锐射来,道:“古人言,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区区三个响头,你未免也太异想天开哦。”

“那,曦云叩头一百!”

连苼摇摇手指。

“罢,曦云愿叩头一千以谢恩!”

连苼再摇手指。

男子笃定她故意为难,原是看中了他妹子也不一定,不由得恼怒,腼腆的面上也浮上不怕死的护犊之情,“公子若是想打我妹子主意,曦云今日便是以死相拼,也断不容!”

连苼好笑打量眼前男子,古铜色肌肤,五官生得含蓄,细细一瞧,也甚是英俊,约莫二十出头,并不像是帝京本地人,她将手中乌龟一抛,抛给晓山,拍拍手,盯着那自称曦云的男子道:“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跟了我大哥回府,你兄妹二人为奴为婢三年以还此恩;二是嘛除了第一条选择,你们别无选择,如何?”

慕容天保头顶三根黑线:“连苼,你府上不缺奴才吧?”

那男子似乎迟疑,可又自知别无选择,他一届庶民,如何斗得过眼前权贵。

可,真的只是三年为奴为婢?

楚文修起初疑惑,此时已经明了连苼的用意。这对兄妹得罪欧阳昊,欧阳昊此时收手,但暗中必不会放过他们。想到此处,笑了笑,便上前一步,道:“既然四弟要你们报答救命之恩,也不算为过,你们兄妹便跟了我回府,既是我府上之人,你们的爷爷,我会着人安排入土为安。”

少女诺诺拉扯曦云的衣袖,“哥哥……”

曦云默默望了一眼连苼,道:“曦云答应。”

楚文修便命跟来的随从收拾残局。

渡口上秩序渐渐恢复,赶着登船去国子监的人也越来越多①,远远的那渡船上欧阳昊憋了一肚子火,连苼也准备着登船,只是忽然间,渡口上另一批气势汹汹的官宦子弟闯了上来,但听晓山哎哟一声,身后嘭地一声巨响,却是晓山与另一名挑着担子的书童撞了个满怀,对方的行李担子散落一地。

“公子的书!唉哟!”

那书童南星急得肉痛,顿时便恼得不行,“这些书可是我家公子的宝贝,弄脏了公子的书,岂是你这奴才赔得了的!”

对方出言不逊,晓山一口啐道:“呸!大家梅香拜把子的,左右都不过是个奴才!”

南星气得脸发红,“你,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我家公子是——”

气焰嚣张的侍卫打断晓山:“是谁这么不长眼睛!”

周围静了静,连苼摇扇嗤笑:“哦?原来是太保府的人,怪不得,也如此蛮横。”

侍卫直吼连苼:“你是什么人,让你的书童让开,别挡了咱们的道!”

“瞎了你的狗眼!”慕容天保岂容个小小侍卫对连苼不敬,一脚便踹在那粗吼的侍卫心窝上,“看清楚了,她是太傅府四公子,我是十一皇子慕容天保!”

他这一脚,力道十足,几名侍卫叠加着摔倒在地,皆大吃一惊:“原,原来是十一殿下!”

“怎么回事?”

此时,一把男音斜插进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