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拉着赵嫣然离开了,一直到彻底消失了在人群中我才放下自己心来。赵嫣然一把追上我,有些不开心,我明白她要说我了,我才张口道:“老师,我曾说给你的一分会少。”“我切记,只要你你赵嫣然一把甩开我,有些不高兴,我知道她要说我了,我才开口道:“老师,我说过给你的一分不会少。”。...

玉断横生

推荐指数:10分

《玉断横生》在线阅读

拉着赵嫣然离开,直到彻底消失在人群中我才放下心来。

赵嫣然一把甩开我,有些不高兴,我知道她要说我了,我才开口道:“老师,我说过给你的一分不会少。”

“我不要,只要你能安心回学校读书就好。”

赵嫣然是个有原则的人,这点我还是知道的,我也没强求,就说请她吃饭,慢慢说,赵嫣然同意了。

我找了家像样的餐厅,请赵嫣然吃饭,期间,赵嫣然一直劝我回去读书,说做什么歪门邪道的事,都不如学点能用上的知识好。

她的话没错,只不过我背负了血海深仇,我背负的太多了,早已没有心思去上学了。

“赵老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不过我早已无心学习,希望赵老师帮我办理休学,感谢了。”

我的态度很坚决,赵嫣然的脸都僵住了,她以为说了半天我会回心转意什么的。

“为什么?”

“我爸去世了,我家里还有母亲和妹妹,所以赵老师,拜托了。”

我言简意赅地表述了目前的现状,赵嫣然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说道:“好吧。”

送别了赵嫣然,我去了点钱,回到家里我给母亲一些钱,让她置办一些东西,顺便还父亲生前借的钱。

“你的钱哪儿来的?不说我不要?”

母亲瞪着我手里的钱,有些不知所措。

“我去赌石了。”我坦言道。

听到赌石二字,我母亲的脸都沉了下来,想说我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放心吧,我不会步我爹后尘的。”

这段时间,母亲的头发都布满了银色,我看着很心疼,这一切都是拜董豪所赐。

母亲收下钱,转身对我说道:“别丢你爸的脸。”

那一刻,我的心都在滴血,我回到房间,拿出老爸的笔记本,仔细研究其中的门道,我要是能背熟并完全理解其中的内容就好了,就不需要带着这个东西了。

“卡桑蟒,一半皮厚一半薄,丝条点蟒蛇带松花。”

父亲说得到是清楚,只可惜了,没有图片参照,一切还得靠感觉,于是我准备第二天再去赌石一条街逛逛,赌不赌另说,去看一下实物也算是长经验。

睡了一夜,夜里梦到父亲来找我,抱着一块石头,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

我醒来,已经是早上了,换了身衣服,在街边买个墨镜戴上,准备去赌石一条街看看。

刚走没两步,身后就有一人捏住我肩膀:“小兄弟,王哥有请。”

我暗骂王山,居然派人跟踪我,我跟着那人走到路口,上了一辆车。

最终,车停在一家石料场里面。

刚下车就听到王山说:“别急,你看,我的摇钱树来了。”

我知道王山说的摇钱树就是我,我走过去,发现地上摆放着好几个木箱,木箱里铺着稻草,稻草里装着各种石头,一看就知道王山又要让我看料子。

“王老板,你的人来了,可以交易了吧。”

王山一把拉过我,跟亲兄弟似得搂着我,让我觉得很恶心,不过王山什么人?我还是笑着和他讨论个近乎。

“兄弟,今天发不发就看你了。”

王山指着一堆料子让我选,这可是有代价的,选了就要掏钱,不管出不出货。

我看了卖料子的人,一副尖相,贼眉鼠眼的,这种人得防着,容易做假货,别以为石头就没假的,假起来比真的还真。

“小兄弟,那么小就会断料子?”

听卖料子真的口音,不是本地的,云南那边来的,我笑了笑,说随便弄着玩的,那人说我谦虚了。

两大箱石料摆在面前,让我挑,我还真不敢下手,第一嘛王山在我压力大,第二嘛我感觉这些个料子里面,真的不多,掺杂得有水份。

第一箱子翻看了一下,没什么上眼的料子,主要是拿不准,不敢贸然下定论。

第二箱又仔细看了一下,翻看了几块大了之后,也没啥值得多看的,都拿不住。

王山见我摇头晃脑的样子,有些不悦:“怎么,每一个上眼的?”

“小兄弟,你是不是不懂行啊,这些都是好料子。”卖料子那人用戏虐的眼神望着我。

好个鸡毛,只要是混这一行久一点的,都看得出来,这堆料子没什么搞头。

为了保险起见,我又翻看了一下,发下一块大料子下面,押着一坨小东西,我把那块大的移开,仔细看着碗口大的料子,这料子是块好料。

我拿起来哈了一口气,用衣角擦了擦,去掉外面的干泥土后,里面的淡黄色外壳也裸露出来。

说实话,这块料子,真是丑,像火星地表似得,但是整体比较光滑,没有棱角。

“这块怎么说。”

“五十万。”

这么一块料子,能出两个镯子几个戒指,五十万确实高了,除非……

“王哥,这料子不错,五十万你觉得怎么样?”

说实话,王山有点懵,懂行的人都清楚,除非开出黄包蛋,不然凭这个分量的料子,就算开出一般品质的玉,都是亏。

王山拿起料子,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表情有些凝重,别说是他了,换做谁表情都不好看,五十万啊,五十万可不是黄泥巴,随便一挖一箩筐。

“你觉得呢,小弟。”

王山这是把皮球踢向了我,他开,中那就万事大吉,不中他没面子还损了钱,让我自己斟酌。

一边是黑老大,一边是奸商,要想混口饭吃,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好,五十万,王哥,给钱。”

我态度很坚决,话也放了出去,虽然王山犹豫了一下,可还是让住手从车里面拿来一袋钱,数了五十沓给那卖料子的。

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就开吧,于是拿着这块石头在切割机上准备切开。

“哎,等一下,我怀疑这块料子是黄边蛋,不切,打皮。”

说起切割料子,也是有讲究的,有些好料子,切割得不好,一刀下去价减半。

俗话说得好,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我说不切,就把外面皮打了,这是有原因,这料子我没猜错叫“别有洞天。”

那是行话,说白了就是玉中有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