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抬起头一看一个人影从林中走出来,看管的影子此刻正垂头丧气地被他捏在手里。男人清越的声音传进苏瑾染的耳中,“没想起这里,居然也能看见影?”他抬起头对上少女的眼眸,山岳般的压男人清越的声音传入苏瑾染的耳中,“没想到这里,竟然也能见到影?”他抬头对上少女的眼眸,山岳般的压力向她袭来,男人继续道,“还是契约过的影。”。...

只见一个人影从林中走出,看守的影子此刻正垂头丧气地被他捏在手里。

男人清越的声音传入苏瑾染的耳中,“没想到这里,竟然也能见到影?”他抬头对上少女的眼眸,山岳般的压力向她袭来,男人继续道,“还是契约过的影。”

苏瑾染大惊,“你知道什么?”

那神秘男人笑而不语,影子在他手中不断挣扎,尖叫着让苏瑾染赶紧离开。

“闭嘴!”苏瑾染低声呵斥。

苏瑾染本不是什么良善之人,可影子明明在男人的气场下瑟瑟发抖,还不忘出声提醒,却让她感到无比心暖。既然如此,她怎么能做狼狈逃脱的小人呢?

墨池冽挑眉看着这一人一影,心中不由好笑。就他们的实力,竟然还妄想在自己面前逃脱?

思绪未停,就见眼前突然涌起河水,带着泥土的味道。严重洁癖的墨池冽下意识地往后一退,紧接着觉得膝盖一麻,手上的影在他未来得及反应时,被少女夺走。

影子趴在苏瑾染胸口大口大口喘着气,她趁着河水还未完全落下时,转身准备逃跑。谁知身后突然出现一道紫中带金的光芒,犹如烈日太阳一般夺目而出,那强行的气压犹如山岳般顷刻间压得苏瑾染喘不过气,只能踉跄两下,狼狈地跪坐在地上。

这……这是什么力量?苏瑾染讶然。

来不及思考,她瞬间散发出那股死气,黑色的雾气从里到外渐渐渗透那紫金的气息。顿时,苏瑾然舒服了很多,正要起身,却觉得头上像是悬着一把刀,下一秒就要刺穿她的头颅。

苏瑾染抬头一看,那紫金之气不知何时竟然慢慢移动到她的头顶,旋转扭转,几乎要成为实体,渐渐地往下移动。见状,苏瑾染眼中闪过一丝后怕,也想要用死气来保护自己,谁知下一秒,黑雾竟然被紫金之气疯狂吞噬!

“主人,求饶吧,你打不过他的。”影子在她怀中瑟瑟发抖,眼中充满了绝望和恐惧。

紫金之气啊!那是天上玉帝,古代帝王才有的气压,怎么在一个小小的农村就遇上了呢?

另一边,墨池冽悠闲地站着,嘴角勾起一丝冷漠的笑意。看到苏瑾染体内渐渐散发的黑色雾气,他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紧接着,他竟然感觉自己的紫金之气有被渗透的苗头,心下有了一两分兴趣。

他听到影子认命的劝说声,却见气体中的少女仍在抵抗,心中更加有了几分好奇,当下右手一挥,紫金之气慢慢消散。

苏瑾染跪在地上,披在身上的破旧衣服此刻更加褴褛,手臂上的毛孔已经隐隐沁出鲜红的血珠。她双手撑地,低着头大口喘气,月光照在她的脸上,将长长的睫毛投影在下眼睑,眼眸空洞冰冷,不知在想什么。

墨池冽上前一步,居高临下地问道:“小丫头,你叫什么?”

少女身体不由自主地战栗,低声道:“苏瑾染。”

“嗯?”墨池冽挑眉。

苏瑾染不甘心地咬咬嘴唇,继续道:“紫苏之苏,瑾瑜之瑾,熏染之染。”

苏、瑾、染。

墨池冽在心中默念着,又问:“刚才那黑色雾气,是什么?”

“死气。”苏瑾染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扯了扯勉强能遮体的衣服,目光冰冷地看向男人。

对上少女的目光,墨池冽眼眸眯了眯,并没有说话。

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杀气已经消失,苏瑾染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似乎要记住他的模样,接着转身离开。

那瘦弱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墨池冽勾了勾嘴角。突然身后响起一阵大叫声,一道八卦地声音传入他的耳朵。

“老大,没想到你喜欢这种类型的!”萧云帆看了看苏瑾染离开的身影,又转头看着墨池冽,一脸惊叹。

跟了这个大魔王近二十年,只要他动手,非死即残。萧云帆哪见过在墨池冽手下,能够完完整整离开的人?更让人惊掉下巴的是,老大竟然盯着人家小姑娘的背影,看了足足三分钟!

闻言,墨池冽收回眼神,冷声问道:“像吗?”

“啊?”萧云帆不明所以。

“眼神。”墨池冽皱眉提醒道。

听到这话,萧云帆这才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道:“像,真的像!”

方才那小丫头倔强不甘的眼神,带着些杀气,和十五年前在墨家那群豺狼豹虎争夺下,浴血拼出一条路的墨池冽,一模一样。

怪不得刚才老大会那么轻易就放过她呢!

“你怎么跟来了?”墨池冽冷眼看着他。

萧云帆身体一颤,连忙举起双手,谄媚地笑道:“老大,公司的事情都……都处理好了。”他才不会说,他嫌不下来,第一天就把公司抛给了沈明轩,偷偷跟来了。

显然,墨池冽早就知道自己被跟踪了,似笑非笑道:“这几天睡在屋顶上,不怎么舒服吧。”

萧云帆张张嘴,哀叫道:“老大,你早就知道我在跟踪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天天风餐露宿是不是?”见墨池冽挑眉,萧云帆嘴巴一咧,哭喊着,“老大,你忒不地道了,不带这么虐待员工的!”

回答他的,只有墨池冽潇洒离去的背影,还有那毫不留情的声音:“要是公司出了意外,我把你扔到非洲去喂猩猩。”

“老大不要啊,我这次来,也是拿着消息来的。”萧云帆连忙追上去,本想卖个关子,却在墨池冽冰冷的目光下乖乖开口,“最近一直针对公司的那群人,也有修气者。”

气,意为气场、气体、气质。气实则修,能化为世间万物,有着不可估量的毁灭能量。一般修气者都隐藏在人群中,以各种身份做掩护,也方便修炼。

见墨池冽并不诧异,萧云帆睁大了眼睛,恍然大悟道:“老大,你之前一声不吭就走了原来也是为了这事儿啊。”

墨池冽点点头,萧云帆嘴巴一瘪小声嘀咕道:“那你还让我去调查…”墨池冽丝毫没有理会他皱眉问道:“这世上,有没有控影修气并存的人?”

“既能控影又能修气?不可能,毕竟两者相克,弄不好就走火入魔。”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