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祁景琛望着自己的儿子,跟自己像的倔脾气。他也确实愧欠了他,让他自小就也没母爱。祁景琛道,“去把你的东西放好,我做点吃点,你想吃什么?”“……”“再说就吃面。”他也确实亏欠了他,让他从小就没有母爱。。...

祁景琛看着自己的儿子,跟自己一样的倔脾气。

他也确实亏欠了他,让他从小就没有母爱。

祁景琛道,“去把你的东西放好,我做点吃点,你想吃什么?”

“……”

“不说就吃面。”

“……”

祁景琛去了厨房之后,祁子珩才从沙发上跳下来。

跑过去翻他外套的兜。

他要让那个女人彻底死心。

祁子珩没有翻到他爹的手机,却翻到白偲偲的工作证。

工作证上面的那个人长得……

祁子珩快速跑到沙发边,翻出自己书包里的一张照片。

那是他去年从祁景琛的结婚证上面扒下来的。

上面的那个女人是他妈。

祁子珩对比了那两张照片,上面的人简直一模一样。

祁子珩跑到厨房,“祁景琛,你说我妈死了是不是真的”。

“为什么又问这个?”

“因为我不相信你。”

“什么?”

“我不吃饭了,我要绝食,我要我妈!”

祁景琛放下手里的东西,严肃的看着他,“祁子珩,你真以为我不会揍你是不是!”

“你揍我我也不吃”。

祁子珩抱着自己的书包跑上楼,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顺手锁了门,打开自己的电脑。

在电脑上输入了一连串的符号,很快有关白偲偲的一切都出现在页面上。

“白偲偲……”

他妈妈不是叫这个名字啊。

不管怎样了,他一定要见到这个女人。

祁子珩又打开了一个对话框。

输入文字【帮我调查两个人。】

很快,一个黑猫头像就亮起来了。

昵称也是黑猫两个字。

【哟,哥儿,这种调查人的小事还要我来?您两只手指一敲不就搞定了吗?】

祁子珩输入,【我不要网上的信息,我要网上查不到的信息。】

【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

【你这线下的信息可费一番功夫。】

【【做不做?!】

【您是我大哥,我当然的做,什么名字。】

祁子珩输入白偲偲和江临晚的名字。

【哥儿,冒昧问一句,这是你什么人?】

【我未来媳妇儿。】

【两个啊?】

【不行?】

【……】

砰砰砰,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祁景琛,“祁子珩,你给我出来。”

祁子珩很快的输入一行字,【我情敌来了,不跟你说了,快点把我要的东西给我。】

【OK!】

祁子珩关电脑。

“我不,我绝食。”

“好啊,我做了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不吃我拿去喂狗。”

“祁景琛,难道没人告诉你,你做的糖醋排骨难吃死了吗,以前我是给你面子才吃的!”

“……”

“我不吃。”

“有本事你明天也别吃!”

他自己的儿子他还是了解的。

那小子亏待谁也不会亏待自己。

尤其是在吃的问题上,指不定他现在书包里一大堆吃的。

门内传来祁子珩的吼声,“祁景琛,我要告你虐待!”

“去吧,需要律师我帮你联系。”

“我要离家出走!”

“走的时候不用知会我。”

“……”

过了半响,外面没声了,祁子珩打开门,祁景琛真的没有给他留半点吃的!

祁子珩也没想到他这么狠心。

“哼,大猪蹄子!你会后悔的。”

祁子珩回到房间开始收拾行李。

随手写了一张纸条扔在桌子上。

“祁景琛,你后悔去吧,你再也生不出我这么优秀的儿子!”

背上自己的背包,抄下白偲偲的地址,蹑手蹑脚的出了门。

祁子珩打了车到了白偲偲小区门外,他在白偲偲的社交网站上看见过,她经常在这个时间段跑步。

他绝对守株待兔……不对,守株待‘妈’。

白偲偲晚上跑步回家,在小区门外听见奇怪的声音,她一开始本来并没有打算管。

不过这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像小孩子的哭声?

白偲偲顺着声音走过去,果然,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正蹲在街边抹眼泪。

周围一个大人都没有,看着怪可怜的。

“小孩儿,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爸妈呢?”

那小孩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眨巴眨,看了她一眼,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扑通一下就扑倒她怀里了。

“妈咪”。

“诶诶诶,别乱叫,我还是一黄花大闺女,没你这么大儿子。”

祁子珩抬头看着她,这张脸明明就跟他妈妈一模一样。

可是她为什么不认识他?

祁子珩抹了抹并不存的眼泪,“姐姐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

“我来找我妈妈”。祁子珩说着说着就哭了,“我爸和我妈离婚了,我爸要给我找一个后妈,那个后妈看不惯我,老是欺负我,我想找我亲生妈妈。”

“你爸也太不负责了,你妈在哪里你知道吗?”

祁子珩摇摇头。

白偲偲道,“你不知道上哪儿去找啊,你爸呢。”

祁子珩眼泪一滚就落下来了,“我爸这段时间在国外出差,家里只有后妈一个人。”

“那你也不能待在这里啊,我看你还是先回家吧。”

“我不回去,我后妈会打死我的。”

“要不我帮你报警,你后妈要是再虐待你,让警察把她抓起来。”

“我不回去,姐姐你不要报警,你要是报警,我现在就走。”

这张小脸看得莫名的亲切,白偲偲也不忍心,“你这么小一个人这么大晚上能去哪里啊,小心被人贩子给拐卖了。”

祁子珩一边抽泣一边说,“被拐卖了也好,卖一个好人家,也不用受我后妈的打。”

“小小年纪,别瞎说……”

这大晚上的,也不能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

白偲偲道,“这样吧,你先去我家住一晚上,然后再联系你家人。”

“谢谢姐姐,姐姐你太好了,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白偲偲。”

“那我可以叫你偲偲吗?”

“可以啊。”

祁子珩主动的拉着白偲偲,乖巧的跟在她身边,“偲偲你真好,要是你是我妈妈就好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