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许桐歆也没因为傅斯洛的话而离开了,反而是巍然屹立不动站在他的面前。任凭他说什么都无动于衷。傅斯洛吼累了,深遂的眸子落在眼前女孩身上,语气低了几分,问着:“姑娘,开个价任由他说什么都无动于衷。。...

许桐歆没有因为傅泽西的话而离开,反倒是屹立不动站在他的面前。

任由他说什么都无动于衷。

傅泽西吼累了,深邃的眸子落在眼前女孩身上,语气低了几分,问道:“姑娘,开个价吧,多少钱才肯离开傅家。”

“我是傅家的少奶奶,你的合法妻子,为什么要离开?”许桐歆不敢与他对视,说这话的时候,手指紧握在一起,手心都是冷汗。

傅家少奶奶!

合法妻子!!!

傅泽西倒是没想到眼前这个女孩子性格这么执拗。

他的眼神一沉,冷冷开口:“我爸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你竟然这么听他的话,他说你的是傅家的少奶奶,你还真以为自己就能做一辈子傅家少奶奶了?”

“我只知道,自己是你的妻子。”

许桐歆微微点头,并不打算针对此事多言。

傅泽西是傅家唯一的继承人,从小就在蜜罐里长大,不知道人间疾苦,更加不知道没有爸爸疼爱的无助,他不想遵从父亲的意愿跟外面的女人一刀两断,她不在乎,但她需要借助傅家的势力摆脱继父的控制。

“蠢钝如猪的笨女人!”

傅泽西越看许桐歆越烦躁,他站起身用力的推了挡在面前的许桐歆一把,径直离开房间。

猝不及防,许桐歆被推倒在地,额头更是磕在桌角,瞬间鼓起一块血包。

她抬起手揉了揉额头的血包,忍痛站起身朝着傅泽西离开的方向追上去。

刚下楼就看到沈如月拽着傅泽西的手臂苦苦哀求。

“宝贝儿子,那个贱女人又怎么惹你不开心了,你告诉妈妈好不好,妈妈帮你好好教训教训那个贱女人!”

“儿子,算妈妈求你了,留下来一起吃晚饭好不好?”

沈如月低声哄着要离开的傅泽西,双手紧紧地拽着他的手臂,一刻都不想他离开傅家。

傅泽西低头看着苦苦哀求自己的亲妈,再冷的心也硬不起来。

他微微点头,柔声说道:“妈,我答应你留下来吃晚饭,但我不想见到那个贱女人,哪怕是看一眼,我都觉得恶心反胃。”

“只要你肯留下来吃晚饭,要那个女人消失都没问题。”沈如月喜开颜笑拉着傅泽西朝着餐厅走去,两人像是故意一般,直接把站在楼梯口的许桐歆给忽略。

许桐歆看着傅泽西那倒挺拔的背影,心里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难受。

那个叫雨馨的女人到底长得有多美若天仙?

她长得到底有多丑?

傅泽西竟然看到她就恶心反胃。

许桐歆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眼神瞬间黯淡下来。

餐厅内。

沈如月热情的张罗着傅泽西平日里爱吃的菜色,把傅泽西当三岁小孩一样夹菜喂饭,远远看过去要多亲近有多亲近。

期间,傅泽西的手机响了。

傅泽西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立马起身走到餐厅外面接听。

“雨馨,乖别哭,我刚回到老宅,吃完晚饭就回去陪你。”

“乖,先吃点东西垫肚子,等我回去在一起吃。”

“嗯,我也爱你。”

“乖,回去亲。”

许桐歆就站在一侧听着傅泽西不同于对她的温柔态度在哄电话那头的女孩子,心里多少有些羡慕。

是有多美若天仙的女孩才能让傅泽西这般温柔以待啊?

傅泽西挂了电话回头一眼就对上许桐歆的眼睛,脸色瞬间一变,语气冷漠道:“你是我见过脸皮最厚的女人,赖在我们傅家对你一个黄花大闺女有什么好处,还是说你想要的不是几百几千万,而是等我继承傅氏后再分更多的财产?”

“如果这么说你心里舒坦的话,那我就是。”许桐歆眉心紧促,看着傅泽西的眼神却很平淡。

“你真无耻,野心这么大都毫不掩饰!”

傅泽西冷冽的嗓音里多了几分嘲笑:“你可真是我爸选的好儿媳,连做事的方法都跟他一模一样。”

许桐歆看着他没有说话,脑海里浮现当时在实验室里他不畏大火救自己的画面。

那时候的他,那么义无反顾。

那时候的一切一切,他不记得没关系,她会铭记于心。

傅泽西突然凑到许桐歆的耳边,温热的气息打在耳边,令许桐歆心跳砰砰砰直跳。

太近了。

彼此之间的距离太近了。

“不管你心里在期待什么,我都不会对你有任何想法,哪怕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也一样不会有兴趣!”

听完近乎屈辱的话,许桐歆没有难过也没有愤怒,反倒是很冷静的对上傅泽西的眼睛,声音也很平静:“放心吧,不管你对我有没有兴趣,我都不会跟你离婚,离开傅家。”

许桐歆非常清楚傅家对她而言是一把保护伞,离开傅家她就会继续被继父各种压榨搜刮,与其那样,还不如待在傅家自在一些。

看着她如此笃定的目光,傅泽西咬牙,下一秒狠狠地推了许桐歆。

“唔……”

许桐歆身体重心没稳住,身体往后倒退了好几步,后脑勺直接撞在了红木门框上,疼痛传遍全身,眼角飙出了痛苦的泪珠。

傅泽西烦躁的看着她,眼里根本没有怜香惜玉,反倒是嘲笑着冷哼:“识相点就现在滚出傅家,不然以后有你好受!”

许桐歆抬起手揉了揉后脑勺的伤口,痛的直呼气,她用力撑着自己的身体站起来,眼睛毫不动摇的看着傅泽西,一字一句非常清晰有力的说道:“不管你做什么,说什么,我都不会离开傅家。”

话落,许桐歆一拐一拐走进餐厅,直接在他位置的旁侧落座,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吃喝两不误。

看着就这样坐在他位置旁侧吃晚饭的许桐歆,傅泽西俊逸的眉心微微一蹙,有些猜不透这个女人心里到底再打什么如意算盘。

换做是一般人,不该早就受不了屈辱哭着离开了么?

偏偏,许桐歆和那些女人不一样,忍耐力似乎好得很。

沈如月等不到傅泽西回来继续吃晚饭,立马朝着许桐歆不悦吼道:“吃什么吃,我有让你坐下吃饭了?赶紧给我滚出餐厅,不然等会泽西要是不肯吃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妈,我……”

“闭嘴,你没资格叫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