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靠一些历史文献,也靠倒斗人的合作。  一次偶然的的机会下,我在一个战国时期古墓里寻到了一本古书,上面时间记录了许多古墓详细记载,更有甚者有一些不存在于传说之中,我一步一步走进来,神秘的面纱了一个又一个的神秘的古墓面纱。  1饥荒的日子  “娘的,日子没办法过了,我都几盗墓有许多种方式,但主要是要找到墓可以盗,有的可以依据历史文献,有的解读天下命脉,寻找古墓,我略懂一点风水,也依靠一些历史文献,也靠倒斗人的合作。。...

人闯关

推荐指数:10分

《人闯关》在线阅读

  a

  序言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盗墓虽说不是什么正经活,但是却能给你的生活带来种种刺激,当你从外到内,揭开古墓主人的神秘面纱的时候,总会有一种成就感,在带出古墓种种宝贝,如此就可以几年无忧,所以盗墓界的一些大拿(倒斗高手的称呼),总结出了一句话,“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盗墓有许多种方式,但主要是要找到墓可以盗,有的可以依据历史文献,有的解读天下命脉,寻找古墓,我略懂一点风水,也依靠一些历史文献,也靠倒斗人的合作。

  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在一个战国古墓里寻到了一本古书,上面记录了许多古墓记载,甚至有一些存在于传说之中,我一步一步走进去,揭开了一个又一个的神秘古墓面纱。

  1饥荒的日子

  “娘的,日子没法过了,我都几顿没有吃饭了,这是什么世道啊!”

  “你小子也别抱怨了,你饿我也饿,光是在这说有什么用,有本事你去找村支书那老小子,让他救济救济咱们。”我搓了搓手,盘腿坐到了炕上。

  “自从解放后,全国人民都处于高兴之中,但是谁想过我们这些穷困人民啊!现在一些地方管的严了,斗也不能盗了,别说国家发放粮食,我们还要上交粮食,这跟封建阶级有什么区别,眼下又快要交粮了,我们吃完这顿没有下顿的,到时候村支书在下来摧粮,我们怎么办啊?”

  大宝算了算日子,说到:“现在距离过年还有两三个月,手里面一点粮食没有,到时候缴个屁啊!我们就和村支书那老小子杠上了,要粮没有,要命一条,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办。”

  “你小子别空口说大话,哪次不是我们妥协,真早惹毛了村支书那老小子,说不定村子就不让我们待了,我们一会去趟村支书家,看看能不能先借点粮,先填饱肚子,然后找个………”

  我的手往下面一弯,又往上面一挺,大宝自然明白我的意思,我们两个之间的默契,一万人里面找出来十个就不错了,我和大宝从小是穿一个裤子长大的,虽说家里面都有亲戚,但是亲人离世之后,都不想给亲戚添加麻烦,主要是拉不下脸皮。

  大宝比我要好一点,有个叔叔曾经为革命抛头颅,撒热血,一般都是他找大宝,大宝从不联系他,虽说他叔也愿意把他接回部队里,但是大宝说,“部队有什么好的,有斗盗吗?”

  他叔气的差点没有给他断绝叔侄关系,“你特么傻啊?你以为这还是国共混战啊!现在是共产党执政,对国家文物也是看的紧,你在它手里抢东西,它一枪子蹦了你,蹦了你,我大哥老王家就绝后了。”

  大宝噘着嘴说到:“咱们老王家不是还有叔你的吗?到时候侄子在狱里吃牢饭,把我叔叔的伟大事迹在狱里说上几天几夜,我就不信风头传不出来。”

  他叔揪着他的耳朵,“逮到你的时候,我第一个拿枪蹦了你。”

  “那你的军官也做不成了,共产党可是禁止滥杀无辜的。”

  我在旁边笑的头都抬不起来,最后他叔叔喝点伶仃大醉的走了,走的时候还搁下一句话,“混小子,古墓是老祖宗留给咱们的宝贝,他留宝贝就是让拿的,不然留它干嘛?只要你给叔保证以后倒斗绝不拿东西绝不超过十件,你犯的再大的罪我也能给你压下来。”

  大宝当时直接跪下发誓:“我王大宝对盗墓老祖宗发誓,以后倒斗拿东西绝不超过十件,超过这个数,我老王家绝后。”

  “咣当”

  大宝的叔叔摔了一个狗吃泥,虽说喝的大醉,但是意识还是很清醒的,手在腰间摸索了半天,看来没有找到枪,对着他的警务员说到:“我命令你现在枪毙了那小子,省的给我添麻烦。”

  警务员也是一个明事的人,急忙抱着大宝的叔叔说到:“首长,您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我和大宝目送着他们离去,大宝眼镜里充满了不舍,我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当晚我们两个喝的又醉了一场。

  我和大宝来到了村支书家门口,不远处传来了熟馒头的香味,把我和大宝的馋虫都勾引起来了,不停的咽吐沫,把馋虫给吞下去。

  这年头能吃的起白面馍馍的人不多,眼前的这一家就是能够吃起白面馍馍的,大多数吃起高粱馍馍的人就不错了,根本就吃不起白的。

  走到门口我使劲的吸几口凉气,好让自己能够冷静下来,村支书那老小子极为难对付,通常借粮的时候,要先谈好条件,一般借粮欠的利息比借的粮还的都多,但是为了活命,大多人都是咬了咬牙,借了。

  大宝站到我身边说到:“老郭,到门口了你一个屁不放这是几个意思啊!我这饿的都快站不起来喽,你还站在门口打起了哈哈。”

  我瞪了他一眼说到:“等着,我酝酿酝酿。”

  大宝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有我在没有什么事情办不成似的。

  “噗”

  片刻之后,大宝使劲用手扇动周围的空气,“老郭,你他妹的,竟干这些损失,晚上背着我吃什么东西了,放的屁那么臭。”

  我对大宝说到:“你他娘的,不是执意要闻吗?我不是成全你了吗,怎么还怪我了。”

  我也不在和大宝打哈哈了,敲了敲门,吸几口冷空气,不一会便传来了声音。

  “谁啊?”

  “杆子叔,是我郭林。”

  村支书打开了大门,“小郭啊!呦,大宝也来了,你们两个进来说话吧!”

  我们两个进到屋里,村支书关上门,然后回到屋里,我赶紧给他让了一根纸烟,这年头能够吸纸烟的人不多,我和大宝倒斗当初倒斗,卖了明器才买的,当时整整买了两条,花了一张大团结,时间一长就都吸完了,我的还好留了一盒,大宝的那早就没了。

  村支书接过烟,闻了闻,放到口袋里,然后拿出他的那根长长的大烟杆,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