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被逼离家

何以安情莫如深小说:第27章 被逼离家

编辑:清尊素影更新时间:2021-01-14 22:16:58
何以安情莫如深

何以安情莫如深

她,在男朋友婚内后可以选择了他。身心彻底沦陷之时,所以种种误会绝然离开了。秦漠深,原来是我而已一个替身吗?这一切,是老天的玩笑,但是神的眷顾?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那些叫声是出自于自己相恋三年的男友林南溪和自己的小妈李若兰!。

作者:半生琉璃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好孩子,你受受了委屈了。这里的事你不需要怕,夏以安你也不需要管他,伯父是认同你的。她不跟你诚恳道歉,就给她离开了。”夏忠直接对你林南溪说到。“但是,老公,以安这个样子南溪“可是,老公,以安这个样子南溪根本没有办法在夏家立足啊。你都不知道他刚才话说的有多难听,说我们吃穿都是夏家的。”李若兰在一边扇风。。...

精彩章节

“好孩子,你受委屈了。这里的事你不用担心,夏以安你也不用管他,伯父是认可你的。她不跟你道歉,就让她离开。”夏忠直接对你林南溪说到。

“可是,老公,以安这个样子南溪根本没有办法在夏家立足啊。你都不知道他刚才话说的有多难听,说我们吃穿都是夏家的。”李若兰在一边扇风。

“夏以安,你真的是长本事了,什么话都敢往出冒!”夏忠直接冲着夏以安吼道。

夏以安真的是很无奈,为了夏忠的身体,她又实在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默默的忍着。

“伯父,你不要冲她发火,有什么都跟我说,她脾气大,我平常也是惯着她,你这么说她会受不了。”林南溪抓住机会,狠狠演绎了一把深情。

夏以安真的是见识到了什么叫脸皮比城墙厚,林南溪跟李若兰实在就是个中翘楚,无人能敌。

“好孩子,委屈你了,这么多年,你的才华和能力我也是见识过了,一直也没对你有所关心,实在是我的疏忽。”夏忠慈爱的说道。

“老公,那不如趁这个机会,给南溪安排个事情,反正他迟早都是夏家的女婿,你多个帮手也是好的。”李若兰突然插话。

夏以安当时都要被气笑了,这两个人的本事确实大,她必须甘拜下风。就林南溪的那点才华,也就是糊弄人的。

毕业这么长时间,连一份正经的工作都找不上,整天靠自己养着,难道这些年他都是刻意隐藏了自己的能力?

真是笑话!

夏以安其实不是很担心,因为夏忠在家里对她这个女儿不闻不问,可是公司的事情却是事无巨细。

有没有才能在他眼里,看过自然会明白。更何况离那些在他眼皮子底下这么多年,如果,认可他的能力,早就会让他进夏氏,而不是任由他这样晃。

所以,无论李若兰和林南溪怎么去演这出戏?夏忠最后的底线都是不会有所松口的。

夏以安就不说话,静静的等着看两人被打脸。

“嗯,你说的很对,刚好公司空出来个经理的职位,我正打算,安排南溪过去,没想到,你跟我想到一起去了。”夏忠宠溺的看着李若兰,竟然爽快的答应了。

林南溪听到夏忠这么说,连忙开口拒绝:“伯父,您不用这样子的,谢谢您对我的信任,可是真的不用了。”

“怎么你这是真的怪了以安?不愿意跟夏家再有关系?”夏忠佯装生气。

“不不不,伯父,我真不是这样的意思,为了以安,我什么都愿意去做。明天我就会,去公司报到。”林南溪连忙应到。

夏以安真的是没有预料到事情竟然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她刚想说话,就被夏忠给瞪了回来,整个人就是一僵,心里真的委屈了。

“好,明天就来上班。至于夏以安,你迅速跟外面的男人断清楚。我不想在听到任何不好的传闻。”夏忠开口说道。

“爸爸,你真的要这么糊涂下去么?这两个人究竟是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连自己的女儿也不要了么?”夏以安真的是委屈到哭都哭不出来。

“我看糊涂的人是你,放着这么好的林南溪不要,非要去外面鬼混,你说说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真是把我的颜面都丢尽了。”夏忠再次暴怒。

脸上因为血压升高,整个都涨红了,看起来非常吓人。

“鬼没鬼混我自己不知道吗?你看我哪一点像那样的人呢。今天我就说了,如果你不赶他们两个走,那我就离开夏家。”夏以安也真的是绝望了,直接说出了自己心底的话。

“你现在就给我滚,永远都别回来!”夏忠直接指着夏以安说道,脸色越发难看。

李若兰和林南溪都迅速围了上去,扶着夏忠坐到沙发上,低声劝慰着。

“以安,快跟伯父道歉!”林南溪回头看了下眼,眼神里却有掩饰不住的嘲讽。

夏以安恨不得直接冲过去甩林南溪几个巴掌,可是她还是要顾念夏忠的身体,生怕有什么意外发生,只是默默的站在一边。

夏忠缓了了一会儿,脸色有些恢复,指着夏以安说道:“你如果不跟林南溪道歉,不跟外面的野男人断清楚,就给我立刻滚出去,夏家容不下你。”

夏以安这会实在委屈到了极点,看到夏忠已经吃了药,没有那么难受了,才开口说道:“爸,我不解释,只希望你能早点明白过来。”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没有大吵大闹,只是在走出门口的那一刻,再倔强的夏以安也没能阻止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直接掉了下来。

她没有想到,最后被赶出夏家的竟然是她自己。

夏以安就这么一路走一路哭,莫名其妙的就来到跟秦漠深初次见面的地方。然后自己坐在路边嚎啕大哭,完全不去管周围人异样的目光。

哭了好久,仿佛天都要暗了几分,她才慢慢停下来。最近发生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她心底有太多的委屈和彷徨无处诉说。

后来,夏以安停止了哭泣,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脑袋里一篇空白。徐静可出差了,很忙,她不想去打扰她,她知道徐静可走到这一步有多不容易。

她们两个,都过得好辛苦,却又不得不负重前行。

等到天全部要黑了,夏以安才站起身,像个没事人似的准备去参加晚上的应酬。

她虽然从夏家出来了,可是工作的事情却来不得丝毫的马虎,这么多年,她都是这样做的,更何况,这次的事确实由她引起。

夏以安提前到达约定的饭店,先去卫生间画了个比往常都要浓很多的妆,想要将下午哭泣的痕迹全部掩盖住。

看着镜子里的重新容光焕发的自己,夏以安捏了自己一把,提醒自己恢复到工作状态里。

只是,夏以安没有想到的是,今晚的晚餐却已经注定了是不平凡的一顿饭,世界比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