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忍无可忍

何以安情莫如深小说:第26章 忍无可忍

编辑:清尊素影更新时间:2021-01-14 22:16:58
何以安情莫如深

何以安情莫如深

她,在男朋友婚内后可以选择了他。身心彻底沦陷之时,所以种种误会绝然离开了。秦漠深,原来是我而已一个替身吗?这一切,是老天的玩笑,但是神的眷顾?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那些叫声是出自于自己相恋三年的男友林南溪和自己的小妈李若兰!。

作者:半生琉璃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好啊,真的别再演了,你们在我面前这个样子有什么意义?我的目的很简单的,你们立马离开了夏家。”夏以安皱了皱眉头,真的不想跟这两个人对话。“夏以安你太过份了,凭什么让“夏以安你太过分了,凭什么让我们离开夏家?”李若兰边哭边朝夏以安吼道。。...

精彩章节

“好啊,真的别再演了,你们在我面前这个样子有什么意义?我的目的很简单,你们立刻离开夏家。”夏以安皱了皱眉头,实在不想跟这两个人对话。

“夏以安你太过分了,凭什么让我们离开夏家?”李若兰边哭边朝夏以安吼道。

“凭什么还用我说吗?你们是自己心里没底么?你们两个人这么搞在一起有什么脸要求我怎么做呢?是不是连自己的立场都搞不清楚?”夏以安也是怒了。

“这个家还不由你说了算,我们不会听你的。”林南溪哪里看的了李若兰受委屈?整个人心疼的不得了。

“你们俩,吃着夏家的,穿着夏家的,却在夏家做出这样无耻的事情!这是任何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不能容忍的。”夏以安直接说道。

听到的两人脸色都白了白,互相看了一眼。他们也是知道自己理亏的,只不过仗着家中糊涂,夏以安又不得宠才会这样任性妄为。

“你不能这么绝情,我们不能就这样离开夏家。”林南溪停顿了一下,还是态度强硬的说道。

“别说我不挂念着以前的情分,你们离开小家,我会给你们一笔钱,够你们的生活,不要太贪心。我不想你们留在这里继续祸害别人。”夏以安打断林南溪。

“别想就这么打发我们。南溪和我都不会离开。更何况,你爸那么爱我,更不会舍得让我离开。”李若兰跳出来说道。

夏以安倒是被李若兰的话给点醒了。她想的简单了,李若兰确实不能离开。如果将两个人同时赶走。夏忠那里,但是没有办法去交代的。

你东西还好说,不过就是自己,多年的男朋友而已,可是李若兰不一样,她是跟夏忠有婚姻手续的。

先别说夏忠会不会同意结束这段婚姻,就是传出离婚的消息,夏氏的股价都会受到很大波及,现在这个时候,实在不能再出现这样的消息了。

“好,你我管不了,不过林南溪必须离开。你我都是女人,你更应该明白,我是不可能容忍,这么个背叛过我的男人继续留在身边的。”夏以安说道。

“不可能,我不会留下若兰自己在这里的,若兰也不会让我走。无论你给多少钱我都不会放弃这份感情的。”你能说出,紧紧的搂住李若兰。

“不要用金钱来考验我们的感情。无论你给多少钱,都不会达到你想要的目的的。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李若兰附和的说道。

李若兰依偎在林南溪的怀里,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小鸟依人。

夏以安真的是受不了,直接朝着两人说:“这里哪里有你们讨价还价的余地。再说下去一分钱都没有,直接给我滚。”

“这么大的口气,我不知道我的女儿还有这样的本事。你是打算让谁滚呢。要不要连我一起也滚?”门外突然传来夏忠的声音。

林南溪立刻放开了李若兰,两个人都端正的站好。只是相互间眼神的交换,他们就明白了,接下来要怎么做。

夏以安没有预料到夏忠会这个时候回来,只好闭了嘴站在一旁。她知道事情没有那么容易解决了,恐怕又是一场狗血的战争。

果然剧情的发展没有让她失望。

夏忠刚一进门,李若兰就像一只受足了委屈的小鸟,立刻奔了上去,牢牢的搂住夏忠,躲在他的怀里。

夏以安看到这样的场景,直接就是冷笑着,也不说话。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过低估了,李若兰这个女人。

以前只是心理上的排斥,基本避免跟她接触。现在才看出来,为什么夏忠会被她吃得死死的?

作为女人,李若兰真的是将柔弱和矫情发挥到了极致。难怪男人都吃她这一套,被迷的七荤八素。

不过,在同样身为女人的夏以安看来,真是实打实的恶心。

她斜眼看了一眼林南溪。如同看个笑话。

只不过林南溪可没有精神去管夏以安怎么看他?他心疼的看了一眼,躲在家中怀里的李若兰,眼里有不甘。

可是他真的很好,立马变换个表情,走向夏忠。

“伯父,你快劝劝以安吧。我真的已经原谅他了,可是她还是执迷不悟,要出去找别的男人。我有多爱她,大家都是知道的。”林南溪没敢看夏以安。

“你接着编,我看你还能编出什么来。”夏以安直接冷笑着说道。

“你闭嘴,你还有什么脸在这里说话?”夏忠直接瞪了一眼夏以安,对夏以安没有丝毫的信任。

“伯父,你别凶她。她也是一时迷了心窍。我相信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也相信他总有一天,会想起,我们之间经历了多少坎坷,才能走到现在。”林南溪边说边深情的望着夏以安。

“请继续。”夏以安都已经不看林南溪了。这样的表演太高超,她实在欣赏不来。

“也让你不要这个样子,想想我们这么多年有多不容易?你不用给我钱,我都会离开夏家,可是我实在舍不得你,舍不得这么多年的感情。”林南溪的戏越发精彩了。

“夏以安,快去跟南溪道歉。我怎么能养出你这么个女儿来呢!”夏忠显然是这部戏的忠实观众。

“道歉,道什么歉?爸爸,你怎么就这么糊涂?我自己的感情我分不清楚么?这个人值不值得托付我不懂吗?怎么能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呢?”夏以安真的受不了这样的夏忠。

“你……”下钟被夏妍的态度气的不轻,刚开口,就觉得身体不舒服,扶着脑袋。

“老公,你怎么了,你不要生气,血压会高的。”李若兰,连忙劝道,一副很担心夏忠的样子。

“爸,你没事吧?不要生气,早上血压已经升高了,再这样下去吃药都没用的。”夏以安担心的说道。

“伯父,这是你的药和水,快吃点,真的不要动气,您要是病了,公司可怎么办?我们可怎么办?您千万要保重啊,我跟以安真是让您费心了。”秦漠深的动作倒是快。

夏以安被眼前的情形弄的有些不知所措,真不知道下来要怎么办好。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