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5章 疏离

何以安情莫如深小说:第25章 疏离

编辑:清尊素影更新时间:2021-01-14 22:16:58
何以安情莫如深

何以安情莫如深

她,在男朋友婚内后可以选择了他。身心彻底沦陷之时,所以种种误会绝然离开了。秦漠深,原来是我而已一个替身吗?这一切,是老天的玩笑,但是神的眷顾?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那些叫声是出自于自己相恋三年的男友林南溪和自己的小妈李若兰!。

作者:半生琉璃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夏以安听见秦漠深这么说,原本想教训教训他,不准他再这样胡说八道。但是却对上秦漠深的眼睛。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呢?夏以安好说,看出来是跟他本人给人感觉很不搭的纯净无暇,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呢?夏以安不好说,看起来是跟他本人给人感觉很不搭的纯净,可是就是因为太过纯净,又让人总觉得无法判断他的真实意味。。...

精彩章节

夏以安听到秦漠深这么说,本来想教训教训他,不许他再这样胡说。可是却对上秦漠深的眼睛。

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呢?夏以安不好说,看起来是跟他本人给人感觉很不搭的纯净,可是就是因为太过纯净,又让人总觉得无法判断他的真实意味。

“不会有这样的时候了,我即使离开夏家也不可能去你那里。你接近夏玲玲肯定是有自己目的的,这点我们都清楚。”夏以安身体向后靠,说道。

“你继续。”秦漠深看着夏以安的动作,就知道她已经对自己有所顾忌,这是典型的防御姿态。

“我们两之间有太多东西,所以昨晚只能是个意外,谁都没必要继续。还有,不管你想做什么,也不管我还在不在夏家,你都不能做对夏家不利的事情。”夏以安继续说道。

秦漠深不喜欢夏以安这种敌对的样子,但他什么都没说。

夏以安说完自己想要说的,却等不来秦漠深的回话,发现对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自己一样姿势。

“你不回答么?”夏以安问道。

“回答什么?这一切都是你的猜测。我没必要像你的猜测作出任何解释或者承诺吧。”秦漠深看着夏以安,眼神完全是严肃的。

夏以安知道自己是问不出什么了,也不再开口。刚刚还融洽的气氛,瞬间就到了冰点。

秦漠深盯着桌子上已经吃的差不多的牛排,突然来了一句:“我实在不喜欢这样的餐厅,我更喜欢大排档。走吧,我送你回去。”

夏以安一时没明白他突然说这些话的意思,可是也知道两人之间的氛围实在不适合在一起。

她虽然很想问秦漠深到底是什么意思,可话到嘴边还是拐了弯:“不用了,我们都忙,不用客气了,我自己打车吧。”

秦漠深听到夏以安这么疏离的声音,心里一顿,很不喜欢,但最终也没说什么,同意了夏以安的提议。

两个人就这么分开,原本好好的一顿饭,突然就成了两人疏离的原因。

夏以安想起夏玲玲还在公司,以她的小心眼又不知道要给自己找多少事情出来,实在不想回公司。

又想起林南溪和那个女人,夏以安心里实在不痛快,明明是他们做错了事,还要跟夏忠在那里颠倒是非,泼自己一身脏水。

这两个人真的是嚣张的有些过了。

夏以安觉得这两个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留在夏家了,否则不是夏忠被糊弄死就是她被气死。

回到家里,刚进门,夏以安就看到林南溪正握着那个女人的手,两人坐在那天的沙发上,恨不得黏在一起,说着情话。

“你们两个实在可以,竟然可以把那么明了的事情都给硬反着说出来,那不知道,这次又要怎么解释?”夏以安边拍照边讽刺的说道。

两人这才注意到夏以安的存在,连忙松开彼此,林南溪甚至还试图去抢夏以安的手机。

“怎么?以为我会像以前那样忍受你?开什么玩笑,今天如果再敢动我一下,我就让你们两都没命走出这里。”夏以安眼神冰冷的看着林南溪。

她从看到那龌龊的一幕起就知道自己跟林南溪是彻底完了,不可能在一起了。所以她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去忍受他的暴力了。

以前林南溪喝醉酒的时候也会对夏以安动手,每次清醒后又会特别关怀,不停道歉,不断保证。

夏以安知道这种毛病是改不掉的,可是因为实在贪恋林南溪给过的一点点温暖,她都选择忍耐和原谅,甚至不敢告诉林静可。

但是看看眼前,自己的忍耐又换来了什么?除了背叛还是背叛!

“以安,你不要这样。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对于父亲,我必须那样说。我不能让若兰受委屈。”林南溪放下已经举起的手,默默的退了出来。

夏以安差点以为自己听错话。什么叫受委屈?李若兰如果是受委屈了,那自己干脆屈死得了。

“你可真行,真会说话。还真以为,所有人都黑白不分了吗?不要忘了,我手里是有整套视频的。全部放出来会是什么结果?你们俩比我清楚。”夏以安已经不想跟这两个无耻的人废话。

“南溪,你看她那么凶。我真的害怕。”李若兰一面往林南溪后面躲,一面眼里闪过一丝狠厉的光。

“没事,不怕,有我呢。”林南溪转过头,对,李若兰说道,语气和表情完全像是变了个人。

夏以安真的是要冷笑了,论恶心人,他俩要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但是看到这样的情景下一样,夏以安只是很生气,并没有心痛,她在一瞬间就明白,其实,对于李南希,她没有爱情。

而且莫名的她就想起秦漠深的脸,心里更有个古怪的想法。如果秦漠深在这里,他也许,也会被人那么保护着吧。

这个想法把她自己吓了一大跳。连忙转过神来,可心里却越发的不是滋味,她和秦漠深大概是怎么也不会有可能了,就是见面,次数都不会多了。

“你们俩演完了吗?我实在不知道你们的脑子是怎么长?在我面前秀恩爱目的是什么呢。告诉我不要拆散你们?”夏以安实在是郁闷。

“夏以安,你没看到若兰已经这个样子了吗?说话能不能客气些?你这么一步步紧逼到底是为了什么?”林南溪转过头,一副让人厌恶的嘴脸。

“为了什么?你们自己没有点儿觉悟吗?难道还想赖在夏家,以这种不清不楚的状态?”夏以安真的是要被气笑了。

这两个人怎么能够脸皮这么厚?什么话都敢往出说,到底是谁,怎样的,强大的无耻心理才能够支撑住他俩做这种行为呢?

夏以安真的太无语了。她真的是多一分钟都不想再见到这两个人。在他看来,这两个人不仅渣,而且完全没有办法沟通,脑子都秀逗了。

李若兰一听夏以安这话,直接就哭了出来,林南溪连忙将她搂在怀里,低声安慰。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