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疏离

何以安情莫如深小说:第24章 疏离

编辑:清尊素影更新时间:2021-01-14 22:16:57
何以安情莫如深

何以安情莫如深

她,在男朋友婚内后可以选择了他。身心彻底沦陷之时,所以种种误会绝然离开了。秦漠深,原来是我而已一个替身吗?这一切,是老天的玩笑,但是神的眷顾?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那些叫声是出自于自己相恋三年的男友林南溪和自己的小妈李若兰!。

作者:半生琉璃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夏以安看了眼夏玲玲,意外发现她了都快按耐不住火气了,心里就愈发开心,对于秦漠深也也没那么抵触。“你太客套了,我们这就走吧。玲玲,上午和早上我除了交际应酬,你有什么需“你太客气了,我们这就走吧。玲玲,下午和晚上我还有应酬,你有什么需要的就去找李助理,她会帮你解决好的,到时间你就自己下班吧。”夏以安很温柔的说道。。...

精彩章节

夏以安看了眼夏玲玲,发现她已经快要按耐不住火气了,心里就越发高兴,对于秦漠深也没有那么排斥。

“你太客气了,我们这就走吧。玲玲,下午和晚上我还有应酬,你有什么需要的就去找李助理,她会帮你解决好的,到时间你就自己下班吧。”夏以安很温柔的说道。

不就是论演技么,谁好像不会似的。

夏玲玲看着两人,实在是有一肚子无名火,可是也只能生生忍下来。想想晚上自己的安排,心里就好受些。

看夏以安还能折腾多久!

秦漠深跟夏以安直到坐进车里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仿佛是在比谁更冷一般,刚才装出来的亲切早就在各自的脸上消失殆尽。

“为什么不回我信息?”秦漠深发动车子,一脸冰冷的问道。

“我又不知道是谁的号码,也没那么闲。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再联系我了么?”夏以安也是冷着一张脸。

“那是你单方面的想法,我可不是提上裤子就不认人的渣男。我很保守的。”秦漠深算是开玩笑的说道,但表情实在太严肃,让人分不清真假。

“你够了,到底想做什么,别想用昨天的事情来威胁我,我再主动也不至于能对你霸王硬上弓,少说的跟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夏以安真的是受不了秦漠深这种无赖的态度。

“你可真是坏脾气的厉害,不就是让你跟我吃个午饭,至于这样么?我刚刚也算是帮你暂时解决了个小麻烦,你可不能翻脸不认人啊。”秦漠深开口说道。

想等这个小辣椒态度变好,是不太有可能的,还是自己做个能伸能屈的男子汉得了。

夏以安被秦漠深突然转变的态度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只好惺惺的闭了嘴。坦白说,对方真的没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吃什么?我的夏经理?”秦漠深看夏以安态度有点变化,才继续说道。

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脾气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我随便,你来定吧。”夏以安回答道,她对吃的其实没什么特别的爱好,只是不喜欢自己吃饭。

能有个人一起,吃什么都真的无所谓。

“可是我除了你,没有什么想吃的,要不我们直接回家好了。”秦漠深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还有完没完了!秦漠深先生,我再次警告你,对我说话的时候注意点,别搞得我们很熟一样。”夏以安真的觉得秦漠深实在是太无赖了。

“好了,开个玩笑而已。再说,昨晚那么美妙的夜晚,实在是令人回味无穷啊。你总不能让我当做没发生吧,我很少对女人评价这么高的。”秦漠深继续说道。

“我对于昨晚什么都不记得了,看来你能力实在一般,让我没办法留下深刻印象,所以,以后这种自取其辱的话就不要说了。”夏以安直接回到。

秦漠深被夏以安说的一愣,马上顺着说道:“那是因为你酒喝多的原因,不行我们再试几次,我一定包你满意。”

“没兴趣,你不是我的菜,有昨晚那么个失误就够了。我想咱们是真的没必要再扯这件事了,都过去了,有什么好说的,都是成年人,至于么?”夏以安实在有些气闷。

“当然至于,你明明就是第一次,把自己说的这么老道做什么?”秦漠深实在是想多逗逗夏以安。

他就喜欢她张牙舞爪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你……我没你厉害,没你那么生冷不忌好了吧。这种事有什么好自豪的,说白了就是滥交。你个花心大萝卜。”夏以安越说越来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气些什么。

“好了,我的小野猫,说吧,想吃什么,随便说,就当我赔罪好不好。”秦漠深知道再逗下去夏以安是真的要生气了,就换了话题。

反正日子还长,多的是机会,不怕逗不到。

“少在那里胡说八道,车子往前开,我要去吃那家最贵的牛排。”夏以安听秦漠深这么称呼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也跟着转了话题。

明明那么冷的人,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知所措。

两个人很快到了餐厅,夏以安点了最贵的套餐,秦漠深笑了笑,也跟着点了一样的。

“你喜欢吃西餐?”秦漠深看着正在费力切牛排的夏以安说道。

“不喜欢,可是我可以把牛排想象成你,想怎么切就怎么切。”夏以安咬着牙齿说道。

“其实不用想象,只要你需要,我随时待命,想怎么睡就怎么睡。”秦漠深边说边伸手将自己面前已经切好的牛排换到了夏以安手边。

夏以安本来还想说两句,可看到对方突然这么绅士的举动,又真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有些感动,好像从来没有男人这么温柔的对待过她,包括谈了那么多年的林南溪。

“谢谢。”夏以安闷闷的说了句,然后就真的低头吃饭,不再吭声。

秦漠深注意到夏以安的情绪变化,也不刻意的去追问什么,只是安静的吃着饭,有时候陪伴就是最好的告白。

等到夏以安吃的差不多了,秦漠深将准备好的纸巾递过去。

夏以安愣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

“吃好了么?还需要什么?”秦漠深开口说道。

“好了,什么都不需要,谢谢你。”夏以安仔细盯着秦漠深看,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一张那么冷傲的脸,却总能带给她异样的温柔。

“你呢?还和你的口味么?”夏以安问道,这些礼仪和教养她从来不缺。

“说实话,不怎么喜欢,这种高大上的东西跟我不搭。”秦漠深有些自嘲的说道。

夏以安看到了秦漠深眼里一闪而过的落寞,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秦漠深的身份她一早就查清楚了,实在有些复杂。

大概跟自己一样,都是有着孤独的灵魂。

“你接下来怎么打算?还打算回去夏家住?”秦漠深不想让夏以安察觉到自己的真实情绪,不动声色的再次转移话题。

“还得住在那里吧,那是我的家,我不去那里又能去哪呢?”夏以安开口说道,她其实比谁都无奈。

“不喜欢,就搬到我那里,我随时欢迎,没必要委屈自己。”秦漠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些话的。

他其实也有些矛盾,对于两人间的关系。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