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争吵

何以安情莫如深小说:第20章 争吵

编辑:清尊素影更新时间:2021-01-14 22:16:56
何以安情莫如深

何以安情莫如深

她,在男朋友婚内后可以选择了他。身心彻底沦陷之时,所以种种误会绝然离开了。秦漠深,原来是我而已一个替身吗?这一切,是老天的玩笑,但是神的眷顾?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那些叫声是出自于自己相恋三年的男友林南溪和自己的小妈李若兰!。

作者:半生琉璃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林南溪是你带回去的,是你其要求我们给他机会,我相信他,现在的,你又说我他不不可信,你会觉得这样多次反复很有意思么?”夏忠直接责问夏以安,愤怒更胜。“爸爸,你这是强词夺理。“爸爸,你这是强词夺理。你难道看不到么,听不到么?那么好,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亲眼看见林南溪跟小妈在沙发上,就在客厅里,我们两个的爱人在一起鬼混。”夏以安直接用了最不堪的字眼,希望自己的父亲能不要这么糊涂。。...

精彩章节

“林南溪是你带回来的,是你要求我们给他机会,相信他,现在,你又告诉我他不可信,你觉得这样反复很有意思么?”夏忠直接质问夏以安,愤怒更胜。

“爸爸,你这是强词夺理。你难道看不到么,听不到么?那么好,我再跟你说一遍,我,亲眼看见林南溪跟小妈在沙发上,就在客厅里,我们两个的爱人在一起鬼混。”夏以安直接用了最不堪的字眼,希望自己的父亲能不要这么糊涂。

夏忠没有想到一向还算听话有教养的孩子会这样冲着自己喊,而且用了那么直接的语言,他愣了一下,看了眼夏以安,原来,在他没有注意的时候,这个孩子竟然已经自己长大,只是没有按着自己的想法长大,这让他很不满。

“你看到什么?又能说明什么?你知道现在只听你的话就让我去相信如此荒唐的事是一种道德绑架么?你小妈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林南溪什么样的人我也比你看的清楚!你不要跟我说什么眼见为实,他们两个也是证人!”夏忠瞪着夏以安,他不喜欢自己的权限被挑战。

“不,你错了,我录了视频,然后发了报社,现在全社会都是这件事的证人,你还要装作什么都看不懂,听不见么?”夏以安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会是这样的态度,竟然真的相信外人。

这么明摆的事,就凭着那个妖冶的小妈和虚伪的林南溪的几句话,就彻底倒向了别人,那么,他这个女儿到底算什么?

“你不要跟我说这件事,看看你冲动时做的事对夏家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小孩子都懂得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你呢?竟然把这样的事宣扬出去,我就问你,你想要做什么?”夏忠实在气氛,将桌子都要拍裂得的架势。

“爸爸,我也想问你到底要做什么?我这样做是有些欠妥,可是对于这么下流的一对,我难道要礼貌的说谢谢,谢谢他们在我们眼皮底下给了我们个这么大的惊喜?”夏以安真的连哭都哭不出来,整个人真的要崩溃了。

“你不要这么早下结论,我今天就把态度摆在这里,我相信你小妈和小林,你的话漏洞百出,根本不值得相信。”夏忠说着,情绪过于激动,差点一口气没有缓过来。

夏以安发现夏忠状态不对,连忙跑过去,在抽屉里找出夏忠平时的降压药,连着水一起递过去,然后小声的安抚着自己情绪不稳的父亲。

那一刻,她是真心害怕,怕自己就这么失去自己的父亲。因为靠的近,她听到父亲粗重的喘息声,看到他已经花白的头发,鼻子突然就是一酸。

原来,这么多年,不光是父亲忽略了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是疏远了父亲呢?

岁月,就这么随意的在两人之间抹出了裂痕。

“你不要这会来装乖,刚才的厉害去哪了?”夏忠慢慢缓过来之后,还是很气恼,一把拍掉夏以安正在帮他顺气的手。

夏以安怕夏忠再出现什么问题,连忙轻声细语的哄着:“好了,爸爸,您别生气,都是我的错,我真的知道错了,什么都不重要,您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去跟小林和你小妈道歉,这么好的两个人,你不能乱怀疑,这样下去,家里还不得鸡飞狗跳不成个样子,你可不能这么任性啊。”夏忠看到夏以安有点软下来的意思,终于缓了缓说道。

夏以安听着夏忠的话,眼里的愤怒更胜一筹,可是她只是痛苦的闭了下眼睛,将情绪彻底掩藏了下去。

“好,我去跟他们道歉,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夏以安直接回答到。

话虽这么说,可是夏以安心里却很是不忿,这两个人真是太肆无忌惮了,今天他们给过她的屈辱,扣过的屎盆子,总有一天,她会让他们如数奉还。

“跟外面的那个男人断了吧,夏家如果再爆出什么丑闻,股价就等着被砸平吧,你可让我省点心吧。”夏忠看着夏以安说道,他真的不希望再有什么不利于公司的事情传出来。

“好,我知道了。”夏以安知道任何的争论都是完全没用的,干脆全盘接下。

“还有,之前一直跟的那个项目正是谈判关键期,这段时间的新闻对这件事的影响很大,对方已经态度大变。你是知道这个项目有多重要的,想办法给我争取回来。否则,我们会更加被动。出去吧,我现在实在不想看到你。”夏忠看着夏以安低头的样子,还是很不耐烦,这个女儿真的很难掌控。

“好,爸,项目的事你不要担心,对方是大公司,不会因为这种花边新闻去怀疑我们合作的诚意和实力的,您好好休息,这些事情就交给我去办。家里的事情我也会尽快处理好,这次的风波该过去了。”夏以安知道夏忠烦她,很干脆的离开。

她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处理,自己惹的事,就要想办法把损失降到最小。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先联系对方公司,将夏家的诚意表现出来,这个项目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

夏以安脑海里想着对策,急急忙忙的推门出去。

夏忠看着夏以安离开,久久没有移开目光,沉思着。

有些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他不是不知道,可是权衡下来,只有夏以安受点委屈,平衡下大家的情绪,就是最好的。

夏以安一直都挺独立的,相信她是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受到打击的。只不过是点小委屈而已,有什么关系。

夏忠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对这个女儿太不好了,在他的心里,能让夏以安顶着夏家的光环出生长大就已经是最大的疼爱了。

女儿么,迟早都是要嫁出去的,再疼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别人家的人。

他要做的已经做的足够好,夏以安应该懂得知足,懂得感恩。

像刚刚那样没有点教养的大吵大闹实在是太恶劣,以后有机会还要好好教训教训。

这次如果项目出问题,那所有的责任都是夏以安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