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9章 冷落的亲情

何以安情莫如深小说:第19章 冷落的亲情

编辑:清尊素影更新时间:2021-01-14 22:16:55
何以安情莫如深

何以安情莫如深

她,在男朋友婚内后可以选择了他。身心彻底沦陷之时,所以种种误会绝然离开了。秦漠深,原来是我而已一个替身吗?这一切,是老天的玩笑,但是神的眷顾?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那些叫声是出自于自己相恋三年的男友林南溪和自己的小妈李若兰!。

作者:半生琉璃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不需要你假好心,我说你,以后我们是很陌生人,谁也别碍着谁。”夏以安丢下这句话,气呼呼的离开了。秦漠深原本还很想说些什么,但是重重甩上的门再次提醒他但是算了。他掏出电话秦漠深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是重重甩上的门提醒他还是算了。。...

精彩章节

“不用你假好心,我告诉你,以后我们就是陌生人,谁也别碍着谁。”夏以安丢下这句话,气呼呼的离开。

秦漠深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是重重甩上的门提醒他还是算了。

他拿出电话,看了看,夏玲玲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他懒得理。径自拨通了个电话,开口说道:“浴室的衣服帮我拿去干洗,然后跟我的衣服放到一起。”

停顿了一下,又开口说道:“床单被罩换一下,然后按照那件衣服的尺码帮我准备些新的衣服,外出的,家居的都要,鞋子鞋子也备上。”

秦漠深想了想,实在没什么遗漏的了,才挂掉电话,收拾了一下,往公司赶去。要对付夏家,可不能随意偷懒。

夏以安冲出秦漠深的家,整个人就放松多了,刚刚那副样子实在太过勉强,明明心里是有些怕秦漠深的,还一直硬撑着,实在是难为自己了。

秦漠深这个人的气场非常强大,即使夏以安也不是什么温柔软弱的人设,可是碰到这个男人,总觉得没开口就弱了一大截。

再加上昨晚的事情她根本就记不清怎么回事,跟林南溪一起那么多年都坚守住了最后一道防线,竟然糊里糊涂的把自己就交了出去。

夏以安越是不想想昨天的事情,思绪就越是往那个方向飘去。根本就不受控制。

“你爱林南溪么?”夏以安的脑子里突然窜出这么一句,是秦漠深的声音。

夏以安目前能记起的就是这句话,后面怎么也想不起来。也想不起来秦漠深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只是这样的问题,即使过了一晚上,还是让夏以安心里一纠,她爱林南溪么?

这么多年,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两个人一直坚持着,想要获得夏家的认可,多少考验都经受住了,可偏偏两个人之间出了问题。

可是,真的爱么?夏以安有些心虚,对于林南溪,她舍不得的只是这些年积攒下来类似于亲情的东西。

对于林南溪,她没有过心跳的感觉,甚至面对林南溪的时候都不会有面对秦漠深时的紧张。

即使发现了林南溪跟小妈之间的龌龊,夏以安也只是觉得愤怒,却没有心碎,只觉得夏家被背叛,而不是想到自己的感情被背叛。

所以,对于夏以安来说,林南溪到底算什么呢?真的爱过么?

夏以安跟昨晚一样,是想不清楚这个问题的。

事情发生之后,她愤怒过,又因为报复而惹出了各种事端,跟秦漠深牵扯上了关系。现在如何把这层危险的关系给剔除掉,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林南溪,不管过去是怎样的,现在她不会再想要见到他了。

“好了,过去了就过去了,发生了就发生了,日子还得过,打起精神来。”夏以安使劲呼吸几口,仿佛要将所有不满全部唾弃掉。

想通了,夏以安也不再过分担心。她确实很忙,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去处理。没有时间让她浪费。

最近那段视频给夏家带来的影响可不是一星半点,既然放了火,那她就做好准备去收拾那些烂摊子。

夏以安打车去了徐静可那里,本来还害怕自己没办法给这个太过聪明的闺蜜解释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开门却发现对方已经出差了。

徐静可在桌子上给夏以安留了言,很匆忙的样子,一看就是周末玩的太疯,忘了自己要出差的事。

夏以安看着好友龙飞凤舞的字体,忍不住发笑,这个比自己还拼的女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竟然还会有如此慌乱的一面。

看来,等徐静可回来,两个人得好好沟通一下了。

夏以安看看时间,迅速冲了个澡,拿出得体的职业装,画了个淡妆,专业而冰冷的职场佳人就诞生了。

哪里还看的出不久前的慌乱模样?

来到公司第一件事,夏以安就打开电脑看公司的股价,果然,损失惨重。

这让她有点担心,但是夏以安没有太过焦虑,她相信这些变化只是暂时的。夏家不会因此而遭受打击,一定挺得过去。

她在心里思讨着对策,可是很快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

夏以安皱了皱眉头,接起电话,只听了一句就被对方扣了电话。能这么凶的对夏以安说话,除了她父亲实在是再没有别人了。

不用想,夏以安都能从自己父亲的语气里听出暴怒,看来这次的事,终于不用再躲躲藏藏。

夏以安深吸一口气,打开办公室的门,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向自己父亲的办公室走去。

她在心里不断提醒着自己,希望自己无论父亲说出什么,都忍着,毕竟戴绿帽子这事一般男人都受不了。

更何况,父亲那么宠爱小妈,脾气大点实属正常。

夏以安到了办公室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等待着里面的回应。

“进来!”里面的人开口说道,语气很不客气。

夏以安刚走进去,就对上自己父亲暴怒的眼神。

“看看你干的好事!”夏以安的父亲将自己眼前的一堆报纸,朝着夏以安就砸了过来。

夏以安忽略到自己父亲的暴躁,弯腰将自己的东西捡起来看了看。

果不其然,各份报纸的头条都是这些。

看样子,某些小报老板当的还是不错,影响力一流啊。

秦漠深要是知道夏以安连自己的姓名都忘的一干二净,一定是要郁闷好久的。

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夏以安的记忆还停留在喝酒之前,秦漠深还是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报社长啊。

“干好事的是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夏以安有些恼怒的说道。

有时候她真的不明白自己的父亲怎么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女儿如此不信任,如此冷漠。

实在是难以想象。

“还嘴硬,明明就是你设计的!林南溪把什么都说了,你怎么可以如此不懂规矩,”夏以安的父亲直接重重的拍了一下。

“林南溪说的话就那么可信么?是不是他跟小妈说什么你都觉得是对的?”夏以安被父亲的态度给彻底气疯了,她怎么有个如此糊涂的父亲呢?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