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8章 情难自控

何以安情莫如深小说:第18章 情难自控

编辑:清尊素影更新时间:2021-01-14 22:16:55
何以安情莫如深

何以安情莫如深

她,在男朋友婚内后可以选择了他。身心彻底沦陷之时,所以种种误会绝然离开了。秦漠深,原来是我而已一个替身吗?这一切,是老天的玩笑,但是神的眷顾?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那些叫声是出自于自己相恋三年的男友林南溪和自己的小妈李若兰!。

作者:半生琉璃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我……不明白。”夏以安想了好久,疑惑的地说。她脑子里很很复杂,对于林南溪,她真的爱么?但是而已舍严禁这么个能给她暂短温暖的的人?夏以安的回忆犹如泛滥成灾的海水通常,很她脑子里很复杂,对于林南溪,她真的爱么?还是只是舍不得这么个能给她短暂温暖的人?。...

精彩章节

“我……不知道。”夏以安想了好久,困惑的说道。

她脑子里很复杂,对于林南溪,她真的爱么?还是只是舍不得这么个能给她短暂温暖的人?

夏以安的回忆如同泛滥的海水一般,很快就将她淹没。

她和林南溪的初识,和林南溪一起经历的酸甜苦辣,不是没有美好,她也确实开心过,可是,又怎么样的呢?

最后,所有的回忆都定格在林南溪和那个女人的身体上。

这让她觉得恶心,更觉得委屈,但唯独,没有因为爱人被抢的伤心。

她只是愤怒,却没有爱情消逝后的痛心。

这个能叫爱么?

夏以安不明白。

她还想再想的清楚一些,可是脑子却已经完全糊涂下来,容不得再去多想。

夏以安拼命的摇头,想要让脑子清楚一些,可是最终只能无功而返。她觉得自己的脑子更乱了,只想闭上眼睛休息。

“你爱林南溪么?”秦漠深仿佛着了魔,一心只想着要问出个所以然来,语气里竟夹杂了了急切。

他想知道夏以安的真实想法,他一定要知道。

夏以安已经有些晕了,被秦漠深这么追问,有些不耐烦的说:“我不爱,我不爱!”

“那就足够了。”秦漠深听到夏以安的声音,嘴角满意的扯出一抹笑。

然后就没有再给彼此任何退缩的机会,一把将夏以安抱了过来,没有任何犹豫的吻上了夏以安的唇。

夏以安模糊中只觉得有什么温暖的东西靠近自己,是她喜欢的感觉,整个人就那么陷了进去,不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和人。

吻了一会,秦漠深一把捞起已经彻底沉沦的夏以安,抱着她去了卧室。

两具孤独的灵魂,似乎终于找到了可以停靠的港湾。

夜越来越深,屋子里的温度却越来越火热。

月色也越来越温柔。

夏以安清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头都要裂了,她挣扎着站起身,想要去找水喝。

可是因为浑身无力,刚站起身,就又再次跌回了床上。

秦漠深睁开眼睛,就看到夏以安一脸懊恼的坐在那里,一副糊里糊涂的样子。

“你怎么了?坐在那里想什么?”秦漠深开口问道,夏以安的身体实在太具有吸引力,昨晚他们都太过疯狂。

“你怎么在我床上?”夏以安本来还因为头疼,难过的不想动弹。猛地听到男人的声音,整个人都要吓死了,回头惊讶的问着。

秦漠深听夏以安的语气,多少有些郁闷,看样子,夏以安昨天醉的是有多厉害,竟然把发生的事情忘光了,这真的是……

“怎么,小姑,现在又都完全忘记了么?”秦漠深一脸暧昧的看着夏以安。还刻意将被子往下拉了拉,露出健硕的身体。

夏以安不用秦漠深说,看了看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已经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整个人只是愣了一下,迅速打起精神。

“哦,这样啊,看来是我的错,不好意思,昨晚喝多了。大家都成年人,就别太计较了。”夏以安硬扯了个笑容说道。

秦漠深挑了挑眉毛,掀开被子,以极慢的速度穿上衣服,转身走了出去。

夏以安看到秦漠深走了出去,连忙拿起地上的衣服套在身上。整个人都不敢去多想。

反正这世上根本没有卖后悔药的,就是要后悔也得先离开这里才行。

夏以安很郁闷的想,然后狠狠的捶了捶被子,真的是……太郁闷了。

昨天到底是怎么了,没事瞎喝什么酒啊,不对,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去打招呼,更不对,就不应该去参加那个什么狗屁宴会。

小鲜肉没搞到,自己把自己扔到坑里了。

夏以安正懊恼着,听见有脚步声接近自己,连忙摇了摇脑袋,继续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秦漠深走进来,手里端了一杯水,看到夏以安,直接递了过去:“昨晚够折腾的,看你嘴角都有些破了,先喝点水。”

“好,谢谢。”夏以安接过水,直接灌了下去,她早就渴了,可现在之所以喝,完全是因为觉得太尴尬了。

可听到秦漠深接下来的话,她恨不得拿杯子砸过去。普通的调戏暗示也就罢了,话说到这份上也就实在太过了。

“不客气,如果你觉得自己状态回复的不错,不如我们好好商量下,今后我们的关系要怎么继续。”秦漠深看着夏以安故作镇静的样子,实在有点不爽。

“咱两之间还是少见面吧,毕竟差着辈呢,我对要求挺严格的。你有点老了,我喜欢小鲜肉。”夏以安咬了咬牙说道。

秦漠深心里暗笑,明明什么经验都没有,说起大话来倒是一点也不脸红。

这么想着,秦漠深暧昧的看了眼夏以安,那种眼神,仿佛要把夏以安的衣服扒掉一般。

夏以安受不了这样赤裸裸的眼神,越发想要离开,连忙将手里的水杯放到一边,站起身,准备告辞。

“这身衣服我就先拿回家了,整理好后给你寄过来,谢谢。我就先回去了,今天还有很多事情,你也忙,我就不打扰了。”夏以安笑着说。

她心想,不接秦漠深的暗示总是没错吧,难道他还能强制让她留下不成。

“别啊,你这么走,我多舍不得。一起吃个饭吧。”秦漠深走过来,直接抓着夏以安的手就要往出走。

“你够了,难不成还想威胁我?不就是睡了一觉么?有什么?爱怎样就怎样?就是喝多了,犯了次糊涂,你至于这么纠缠么?”夏以安还是没忍住,朝着秦漠深吼道。

她真的不喜欢被威胁,更不喜欢秦漠深这种暧昧的态度。

“好好好,你厉害,不吃饭就不吃饭,衣服送你了,用我给你叫车么?”秦漠深看着斗鸡一样的夏以安算是投了降。

这个丫头的战斗力,真是爆表啊。

秦漠深没有因为夏以安的态度生气,只是觉得这个小辣椒比自己想的还要有趣,他对她的兴趣也越来越多。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