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7章 酒疯

何以安情莫如深小说:第17章 酒疯

编辑:清尊素影更新时间:2021-01-14 22:16:54
何以安情莫如深

何以安情莫如深

她,在男朋友婚内后可以选择了他。身心彻底沦陷之时,所以种种误会绝然离开了。秦漠深,原来是我而已一个替身吗?这一切,是老天的玩笑,但是神的眷顾?她怎么都没想到,刚刚那些叫声是出自于自己相恋三年的男友林南溪和自己的小妈李若兰!。

作者:半生琉璃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秦漠深原本还在自己的情绪里,听到夏以安这样的称呼,眼神一愣,眼底再度汹涌出了非常危险的情绪。这个林南溪真的是混蛋,怎么能将夏以安伤的这么深。别人可能会不明白林南溪是谁这个林南溪真的是混蛋,怎么能将夏以安伤的这么深。。...

精彩章节

秦漠深本来还在自己的情绪里,听见夏以安这样的称呼,眼神一愣,眼底再次涌动出了危险的情绪。

这个林南溪真的是混蛋,怎么能将夏以安伤的这么深。

别人可能不知道林南溪是谁,但是他不一样,早在接触夏玲玲的时候,他就把夏家调查的很清楚了。

这个林南溪,说白了就是个所谓的凤凰男,不,这么说都算抬举他。说是吃软饭的更合适。

这个男的算是夏以安的大学同学,能力很一般,接近夏以安的目的也绝对不单纯,就是为了夏家的各种资源。

对夏以安一顿狂轰乱炸式的猛烈追求,终于得到芳心。

可是夏家不像夏以安那么好骗,根本就没有人瞧得上林南溪,所以即使混了这么多年,夏家也只是让他担了个可有可无的职位,也没有同意他们的婚事。

本来秦漠深也没把这人当回事,可是当他看到夏以安给自己的视频时,心里才一动。

这个林南溪,果然够贱。

夏以安看到的可能是林南溪跟自己小妈之间的龌龊,可秦漠深却看到了这个林南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野心。

“我不是林南溪。”秦漠深脸上的表情有些冷下来,他不喜欢听夏以安叫林南溪的名字,还把自己和那个无赖搞混,即使是醉酒也不行。

“你不是林南溪?”夏以安疑惑的皱了皱眉头,仔细盯着秦漠深看了又看,一双眼睛,美得惊人。

秦漠深也不回避,看着夏以安的眼睛,他喜欢这样的眼睛,只想将这美景纳入心里。

“我不是,我是秦漠深,夏玲玲的现任男朋友。”秦漠深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最后一句话。

他真的不喜欢夏以安把自己当做林南溪,也不想夏以安把自己当做任何人,更想在心里跟夏以安画出一条线,阻止两人靠近。

秦漠深也惊讶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从来没怕过什么,可是面对夏以安,他一边想要靠近,一边又知道自己不能靠近。

“夏玲玲?哦,我外甥女啊。我…我跟你说,我这个外甥女,可不简单,小小年纪真的不简单,去年家宴还勾引林南溪,我都看见了。”夏以安眯着眼睛,几次想要喝酒都没能对准开口的地方。

秦漠深看着被她撒的到处都是的啤酒,实在有些无奈,这次酒撒了可真的怪不了任何人。

不过夏玲玲?还真是又给了他一次惊喜。林南溪也勾引,实在是饥不择食啊。

“静可,我跟你说,就是家宴的时候,我看到夏玲玲勾引林南溪了,真的是勾引,我看到她用脚去蹭林南溪了,真的,还给他递纸巾。”夏以安继续说。

因为又一次没喝到啤酒,她顿了顿,使劲把嘴凑了上去,好不容易喝了一口,露出满意的笑容。

秦漠深多少有点洁癖,看着醉酒的夏以安真的有点郁闷,拿着纸巾先把她前面的桌子给擦了擦。

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首先担心的不是那件衣服被弄脏,仿佛刚刚去拿衣服时的犹豫踌躇完全没有过一样。

他擦桌子只是因为担心弄湿了衣服,夏以安会不舒服。

毕竟,这件衣服他放了那么久,今天不知道为啥要拿出来。

夏玲玲的那些劲爆消息,反而显得都不重要了。

“夏玲玲这个小姑娘其实也可怜,爸爸妈妈很早就不在了。都是大伯抚养她长大,以前明明很可爱,可不知为什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夏以安叹了口气,说道。

秦漠深也学着夏以安的样子,坐到地上,靠着沙发,慵懒的喝着酒,看了眼夏以安。

不屑的笑了笑。

夏玲玲单纯?夏玲玲可怜?怎么可能?秦漠深才不这么认为,这种人只会有可恨。

不过他也不答话,这会夏以安已经完全醉了,明显又把他当做了别人。

静可,那个一起陪她到宴会的女孩吧。

无论是谁,只要不是林南溪,怎么都好说。

秦漠深一定是自己待的太久了,才会这么陪着夏以安疯。竟然觉得夏以安这酒疯发的有点可爱。

夏玲玲曾经也试过装酒醉,想要留宿,被秦漠深直接给送了回去。他可没有这份耐心陪个女人疯。

夏以安再次成为了例外。

“其实,我明白,夏玲玲怕我夺了她的财产。其实她真的不用担心,我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钱对我算什么呢?我只是不想夏家有损失罢了。”夏以安声音又提高了一些。

“对啊,钱算什么?”秦漠深仿佛被触动,不自觉的就接了一句,说完他自己都觉得纳闷,看了看手里的啤酒。

明明没喝多少,怎么就跟醉了一样,竟然跟着夏以安一起疯了起来?

“就是,要挣钱就靠自己啊,你看你不是很厉害呢?凭着自己就能当主管了,你看我,没有夏家,我又算什么。向你学习,我的好静可,我最爱你了。”夏以安,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走过来。

秦漠深看她实在走的困难,就站起来想要去扶她,可是整个人还没完全站起来,夏以安就因为不小心被自己放在旁边的易拉罐给绊了一下。

整个人直接扑了过来。

秦漠深连忙伸手去接,不过因为对方醉的实在太厉害,整个人的重量都那么砸了过来。

两个人就这么抱着躺到了沙发上。

秦漠深看着离自己这么近的夏以安,感受她的呼吸轻轻喷在自己的脸上,自己有一丝悸动。

一时间没有动作,两个人就那么呆愣着。

夏以安眨了眨眼睛,然后又摇了摇头,突然就变了脸色,开始哭了起来:“你走开,你不要碰我,你这个混蛋,怎么能这么对我!”

一边哭着,夏以安一边想要努力站起身,她使劲的推着秦漠深的胸膛,想要自己找到重心,尝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

秦漠深看着夏以安的样子,皱了皱眉头,抓住夏以安的手问道:“你爱林南溪么?”

“爱林南溪么?”夏以安被秦漠深的话问的一愣,停止了手里的动作,也不再哭泣,很认真的思考着。

连眉头都皱了起来。

秦漠深就那么盯着夏以安,等待着她的回答。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已经醉糊涂的夏以安这么较劲。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