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没等到他

昏嫁小说:第30章 没等到他

编辑:诗人的血液更新时间:2021-01-14 21:38:42
昏嫁

昏嫁

不幸意外流产,却遭丈夫婆婆被人嫌弃,不得已远走他乡他乡后,却遇上了不愿意给与需要支持的男人。这个让人难以捉摸不透的男人,给了唯一的需要支持。而一切迷雾神秘面纱后,当初意外流产的真相摆在面前,这是那天上午,我如往常一样打扫好房间,烧饭,洗衣后,刚拎着垃圾袋出门,突然感觉腹内一阵翻江倒海的疼痛。。

作者:安吾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揉着肩膀的手骤然停在了那里,我垂下眼睛,低声道:“好啊。”的话没对他明确提出什么其要求,或许这段关系除了转寰的余地,虽然现在的,一切都要按照既定的程序走一直这样。一时之间两个如果没对他提出什么要求,也许这段关系还有转圜的余地,但是现在,一切都要按照既定的程序走下去。。...

精彩章节

揉着肩膀的手陡然停在了那里,我垂下眼睛,轻声道:“好啊。”

如果没对他提出什么要求,也许这段关系还有转圜的余地,但是现在,一切都要按照既定的程序走下去。

一时间两个人都有些尴尬。

他抹了下鼻尖,“最近我很忙,经理市场不景气,我的投资需要一些调整,我做了好久。”他解释完,又觉得不够,补充了一句,“不过倒也不用担心,我们沈家的家产不是轻飘飘的纸币,只要是太平盛世,都不会贬值。”

我知道他提的是山庄里面各种的古董藏品。

不过,这些和我又没有多大的关系。

“沈家长盛不衰是必然的,你不用强调给我。毕竟我们只是做个样子,骗过老爷子后离婚就可以了。”

沈睿祁的眼色沉了一下,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今天晚上我还要回清水市一趟,明天早上你让司机送你去民政局,在那里等我就好,我很快就回。”

说完拎着包,就要离开。

“不是处理完了么?”我脱口而出,带点怀疑和慌张,像是盘问丈夫去向的怨妇一样。

沈睿祁愣了一瞬,忽而笑出声来,“还有点事情,我得亲自看一下。”

他眉头紧皱着,大概是想亲自解释,但又怕太专业,我根本听不懂。

我赶紧起身,推着他往前走,直到出了房间,我才说道:“早去早回啊!”

沈睿祁笑了笑,问道:“你就这么想嫁给我吗?”

我不知道他想象力怎么能这么丰富,脸一红,回道:“你爱回来不回来,关我什么事?”

“呦?”沈睿祁挑着眉毛笑道:“我不回来,你和谁结婚啊?”

“我就必须要结婚吗?”我反问。

沈睿祁还想说话,楼下传来司机鸣笛的阵阵催促声,他嘱咐我道:“等我回来,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我看着他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慢慢才回过神来。

强迫自己冷静下去,这只是一场契约婚姻,各取所需而已,所有的感情,一定一定,都是逢场作戏。

就算是结婚过一次,这天晚上我也辗转反侧地睡不着。

脑子里空白一片,也不知道想些什么东西好。

第二天是个阴雨天,我一大早睡得迷迷糊糊,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喂,卫清欢,你起床了吗?早点出门。”

沈睿祁的声音朗润,微微带了点笑意,让人舒服的不得了。

我看了眼时间,翻了个身,“你怎么起的这么早?”声音里带了点沙哑。

像是是被戳穿谎言的小孩子似的,沈睿祁挑高了音调,“怎么我就不能早睡早起?”

我连忙符合他:“能能能能能。”

想着又打趣道:“毕竟这是我们沈大总裁第一次结婚,早起一点不为过。”

那边传来他的笑声,“你最好早一点出门在民政局等着我,我很快就回去了。”

从清水市回到临风市,明明有很多的列车时刻表和航班可以选择,他偏偏选择了最早的,难道是……他很着急?

我一下子看破了他的内心,也变得十分开心。

挂了电话,在衣柜里翻了好久,试了一套又一套衣服,都没有合适的。

最后,我还是把来打扫卫生的张妈叫了过来。

两个人琢磨了半天才换了一套鹅黄色的连衣裙。

我又坐在梳妆台前,无比认真的给自己化了一个淡妆。

我本来五官长得就不差,现在化了妆更加精致,气色满分。

张妈来回的打量我,“小姐,你这样还真是像少女呢,和先生是真的很般配啊。”

我看着镜子里面的我,也十分满意,扬起大大的笑脸来。

外面有司机在等着我,我拿出户口本,又反复检查了一遍有没有忘记带的东西,才敢出门。

出门之前,沈睿祁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回来了。

我出去的很早,民政局门口只有稀稀两两的情侣。

每个人都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当年悲惨的经历我像是都想不起来了一样,也隐隐地有了憧憬。

等到民政局开门,前面的人,一股脑地涌了进去,我站在门口,继续等沈睿祁。

一对又一对的进去,一对又一对的出来……

我从早上八点等到中午十一点,都没看到沈睿祁的影子。

我以为是列车延时,给他打电话,那边传来机械的女生:你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我有一点慌神,再打,还是……

沈睿祁说的要结婚,总不可能突然就反悔。

我又害怕他出什么事,赶紧翻微博有没有关于清水市到临风市高铁出事故的新闻,索性什么都没有……

我让载我过来的司机回家里问问情况,司机却再也没回来过。

我坐在民政局前面的台子上,从中午等到他们下班,晚春的冬天还是很冷,我单穿一条裙子冻得瑟瑟发抖。只能可怜巴巴地蜷缩在那里。

我可以选择离开的,可是,我又不想就这么离开了。

又过了好久,一声手机铃声划破春天夜晚的寂静。

“沈睿祁,你去哪里了?你有什么事不能先跟我说呀,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我接起电话,一股脑地吐出所有的不痛快,也那么直白的,慌不择言地表示了关心。

他像是没有接收到这些信号一样,沉了沙哑的嗓音,良久才开口,“长虹心脏病突发,我在照顾她,领证的事情后延吧。”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