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我们结婚

昏嫁小说:第26章 我们结婚

编辑:诗人的血液更新时间:2021-01-14 21:38:39
昏嫁

昏嫁

不幸意外流产,却遭丈夫婆婆被人嫌弃,不得已远走他乡他乡后,却遇上了不愿意给与需要支持的男人。这个让人难以捉摸不透的男人,给了唯一的需要支持。而一切迷雾神秘面纱后,当初意外流产的真相摆在面前,这是那天上午,我如往常一样打扫好房间,烧饭,洗衣后,刚拎着垃圾袋出门,突然感觉腹内一阵翻江倒海的疼痛。。

作者:安吾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他像说一个事实像,脸色坦坦荡荡,脸不红心不跳。我却做将近他那样的风轻云淡,赶快一下床。他躺在床上,一把把握住了我的手腕。我不解地回过头:“怎么了?”他看了看我,清了清嗓我却做不到他那样的风轻云淡,赶紧下床。。...

精彩章节

他像说一个事实一样,脸色坦荡,脸不红心不跳。

我却做不到他那样的风轻云淡,赶紧下床。

他躺在床上,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疑惑地回头:“怎么了?”

他看了看我,清了清嗓子,“我得回清河市一趟,很久之前应了一个讲座,推不掉。”

沈睿祁的身份之一,就是大学教授。

他很少说这么长的话,他这样对我解释,我真的有点不习惯。

“你还有什么交代的吗?”我问。

明明只是一句客套话,沈睿祁的脸色却严肃了起来。

他扣完最后一颗衬衫扣子,转过身来,如翰墨般漆黑的眸子凝视着我,像是思考一般,半晌开了口,“等我回来,我们结婚吧。”

那声音像是穿越了亘古而来,有些不真切。

我心头微动:“什么?”

他没有再回答我,接着说下去,“我母亲希望我三十岁能结婚,这也是老爷子的愿望,他年纪不小了,我想尽量满足他。”

他说了这么长一段,但总感觉还有什么没说完一样,“你的户口本应该就在自己身上,我大概下个周一回来,咱们直接去民政局就可以了。

如果你需要婚礼,我们可以办一个,如果你需要彩礼,你尽管提。”

他话音落下,空气里就是死亡般的寂静。

这算是求婚?

没有鲜花,没有钻戒,没有仪式感,最重要的是没有爱情。

这不算,这什么都不算。

这只是一场沈睿祁为了完成自己父亲心愿的作秀,或者私心罢了。

根本无关爱情,还需要我当牺牲品。

“我不同意。”我抬起头,直视沈睿祁的眼睛,不卑不亢。

沈睿祁眼里有微微的震惊,像是没有想到我的答案一般,“什么?”

“我说,”我一字一顿,“我不同意你说的结果。”

沈睿祁是商业场上的老手,是业界精英,富家子弟,大概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拒绝过,眼里慢慢盛满了怒火。

我顶着被熊熊烈火燃烧的风险,接着说下去,“你只是为了完成你妈妈的愿望而已,你必须结婚,你现在可以找我,也可以找别人。

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我不想这么草率。

我承认,我嫁给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没有任何婆媳问题,下半辈子都可以顺遂平安,过上很多人羡慕的生活,可我,不想。”

再苦再差的日子我都过去了,人生可以没有婚姻,可是有婚姻,那一定要有爱情啊!

沈睿祁什么都给得起,但独独不爱我。

我一口气说完,像是用了多大力气似的,整个胸膛都在剧烈的起伏着,甚至有些呼吸不畅。

我以为沈睿祁会暴跳如雷,甚至扼住我的下巴再狠狠地虐我一次,可是他没有。

他低着头打着领结,眼神藏在金边镜框里,让我难看得清思绪。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我才听到他缓缓道,“那我们,就契约婚姻吧。”

还没等我消化这句话的含义,他就解释道:“我雇佣你跟我领证,做一下名义上的夫妻,骗过老爷子就好。”

说完又补充道:“这对你不会有什么坏处,从财产和社会地位来看,我才是容易受伤害的一方。不过,结一次婚,可能对你未来有影响,作为补偿和薪酬,我会给你打一笔钱。

数额,你定。”

他西装笔挺,棱角锋利的脸上戴着金边眼镜,生了儒相,沉着冷静的分析结婚的利害关系,我一下子就看到他在商场上与人对决时的样子。

我期待他冷静的回答,又觉得这样太过残酷。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伤心起来,感觉心一寸一寸地沉了下去,整个人像是被按在水中,马上就要窒息。

所以,沈睿祁对我根本就没有感情的吧?

夜夜的缠绵,不过是原始的欲望发泄罢了。

偶尔的挑逗,就是无聊时的戏弄,跟对喜欢的阿猫阿狗没有区别。

“好啊。”我听到我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响起。

我低着头,看不清沈睿祁的表情。他套上西装外套,看了眼腕表,“你困就再睡一会儿吧,我先出去了。”

说完,高级皮鞋和地面的摩擦声被波斯地毯一点点吸附,他走得悄无声息。

我拍了拍我的脸,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最后向后一倒,再次摔回被子里。

他们一定都清楚我和沈睿祁不清不明的关系,肯定也不愿过来叫我工作。

我像木乃伊一样躺在那里,盯着天花板,脑子里很乱,又什么都没想。

不知道什么时候恍惚睡着了。

等到手机铃声响起,我被惊醒,以为会是沈睿祁,连屏幕都没有看,赶紧接了起来。

“喂……”

“清欢,清欢,你赶紧帮帮我吧。”电话那面,是胡博文懦弱而颤抖的声音。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