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1章 陌生女人

昏嫁小说:第11章 陌生女人

编辑:诗人的血液更新时间:2021-01-14 21:38:30
昏嫁

昏嫁

不幸意外流产,却遭丈夫婆婆被人嫌弃,不得已远走他乡他乡后,却遇上了不愿意给与需要支持的男人。这个让人难以捉摸不透的男人,给了唯一的需要支持。而一切迷雾神秘面纱后,当初意外流产的真相摆在面前,这是那天上午,我如往常一样打扫好房间,烧饭,洗衣后,刚拎着垃圾袋出门,突然感觉腹内一阵翻江倒海的疼痛。。

作者:安吾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他身上像是被安了一个机器开关似的,是冲动但是淡漠,情绪都在以及控制之中。我铺好了床单,换了新的银灰色被罩,他悠闲从沙发上站起身,吐给我两个字:“回去。”恍惚间间,我感觉我铺好了床单,换了新的银灰色被罩,他悠闲从沙发上起身,吐给我两个字:“出去。”。...

精彩章节

他身上好像被安了一个机器开关似的,是冲动还是冷漠,情绪都在控制之中。

我铺好了床单,换了新的银灰色被罩,他悠闲从沙发上起身,吐给我两个字:“出去。”

恍惚间,我感觉打心眼里冒上来一阵寒气,冻得我四肢百骸都在打颤,莫名其妙的难受。

我低身抱起换下来的床单被罩,咬咬嘴唇,答道:“好。”

我早就见识过沈睿祁的阴晴不定的,可是现在居然感觉十分难受,甚至有点失落……

我心烦意乱地把换下来的被罩床单枕套扔进垃圾桶,跑回房间冲了个冷水澡。

这么多年,在胡博文一家人的摧残下,什么脸色我没受过,什么屈辱禁受不住,却因为沈睿祁几句话就受不了,是我太玻璃心了还是……

冷冰冰的水拍在我的身上,肌肤的战栗迫使我回归理智。

突然,浴室门被打开,我慌乱地转过身,来不及遮掩,身体就暴露在来人的眼里。

沈睿祁的眼神根本没有落在我春光乍泄的身体,径直走过来,一只手捏着我的下巴,眼里是三九寒冬,冷如冰霜,“被罩都让你扔自哪里了?”

语气冷得憷心。

我愣在那里,床单而已,何以让他至此。

“扔哪里了?”他再次质问,语气冷了三分。

“外面垃……”

我还没说完,他就松开了手,失去支撑的我一下子摔在地面上。

沈睿祁平时阴晴不定是一回事,可他原来的喜怒哀乐都是浮于表面的,现在确实打内心里的寒冷。

像是地狱里的修罗,吓人得很。

我不知道一套床具对他有什么重要的,让他这么发疯。

可几乎是来不及思考,我随便套上一件衣服,连头发都来不及擦就出去了。

楼下只有刘叔一个人,问了才知道我刚扔完床具垃圾车就来过了,现在应该运出山庄了,而沈睿祁,应该是去追了……

我怕沈睿祁找不到床具迁怒于我,更怕他冲动之间做什么事,拦了辆观光车,跟着出去了。

一路上,我都没看到沈睿祁的车,心里很着急,可是观光车根本开不快,我只能干着急。

等过来十多分钟,我才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横在一个垃圾车前面。

看样子是沈睿祁从后面追过来强制垃圾车停下来的。

而最让我震惊的是,在垃圾车后面,一向喜欢干净的沈睿祁却在翻着垃圾桶,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脸颊留下来,丝毫没有形象可言。

我被惊得愣在那里,足足有十多秒才反应过来,冲了上去。

“先生,你找什么我可以帮你……”

话还没说完,他只是撩起眼皮随便看我一眼,把我往旁边一推,“别耽误我。”

垃圾是分类放进垃圾桶的,却被一起倒进同一个垃圾车,现在他翻得每袋垃圾里都是什么都有,甚至还散发着让人作呕的异味,几只苍蝇都在上面萦绕不前。

我审视着如此认真的沈睿祁,心里有什么被触动了一下,我咬咬牙,上前打开一袋垃圾,和他一起找。

他抬头看我一眼,满是惊讶,随后又低下头。

过了大概又十几分钟,我才从满是菜羹的袋子里找到床单,“找到了!”我欣喜地惊呼。

沈睿祁冲了过来,根本不在意床单的肮脏,给它完整地拽了出来,反复翻着掏出了枕套,一双手在里面找了找,翻出了一张照片。

我看见沈睿祁脸上有着类似劫后余生的喜悦,发自内心的那种。

那张照片已经很老了,却保护的很好,四周已经严重泛黄了,看样子总被沈睿祁反复拿在手里。

照片上是个美丽的女人,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窈窈站在那里,明眸善睐,气质出众。

大学时有同学夸我小家碧玉,可是站在这样风华绝代面前,简直贻笑大方。

沈睿祁的手指在那张照片上小心翼翼地摩擦着,如释重负地笑了笑,放在了靠近胸口的口袋里。

我被他嘴脸噙着的笑容刺得胸口生疼,僵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四周的人早就被这样子的沈睿祁吓坏了,那个开垃圾车的司机哆哆嗦嗦地弯着腰赔着笑问他:“先生您……”

沈睿祁一抬手,表示没有什么事,拍了拍西装进了车里。

想起什么似的,他又摇下车窗,对还在外面傻愣愣站着的我挥挥手,“上车。”

我回过神,自嘲地笑了笑,钻了进去。

那个女人是谁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沈睿祁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沈睿祁虽然表面上波澜不惊,但我是完全可以看出他的开心。

一路无言,待车开到门口,他才对我讲:“你给我拿一套衣服下来。”

大概是他也受不了现在满身垃圾桶味道的自己。

我匆匆上楼拿了套居家装出来,他就当着我的面,在车里换了起来。

换完衣服,他把那套意大利设计师手工制作的西服递给我,吩咐道:“扔掉。”

我点头,刚转身,他就在背后叫住我。

“卫清欢……”

我再转回来,“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他眼里早就恢复了深沉,盯着我的脸良久,喉结蠕动半天,“进去吧。”

他的眼里似有星光,沉浮不定。

一瞬间,我甚至觉得倒映在他眼里的我,有点不一样。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