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0章 陪我睡觉

昏嫁小说:第10章 陪我睡觉

编辑:诗人的血液更新时间:2021-01-14 21:38:28
昏嫁

昏嫁

不幸意外流产,却遭丈夫婆婆被人嫌弃,不得已远走他乡他乡后,却遇上了不愿意给与需要支持的男人。这个让人难以捉摸不透的男人,给了唯一的需要支持。而一切迷雾神秘面纱后,当初意外流产的真相摆在面前,这是那天上午,我如往常一样打扫好房间,烧饭,洗衣后,刚拎着垃圾袋出门,突然感觉腹内一阵翻江倒海的疼痛。。

作者:安吾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望着沈睿祁吃瘪的样子,我心情就莫名的感觉一片大好。上午连续陪老爷子下了五局棋,又聊了拜伦的《唐璜》,一直到五点才有时间短暂休息。我洗完澡,换了日常居家的短裤,头发还没弄干,猛地忆起下午连续陪老爷子下了五局棋,又聊了拜伦的《唐璜》,直到四点才有时间休息。。...

精彩章节

看着沈睿祁吃瘪的样子,我心情就莫名大好。

下午连续陪老爷子下了五局棋,又聊了拜伦的《唐璜》,直到四点才有时间休息。

我洗完澡,换上居家的短裤,头发还没吹干,猛然想起刘妈给我打的电话。

沈睿祁有重度洁癖,房间必须每天打扫,床单每隔一天换一次新的,重要的是不能和他有任何身体接触……

想到今天还没给沈睿祁打扫房间,我赶紧胡乱地抓了抓头发,下楼拿扫除工具。

他本来就打算找我麻烦,如果不给他打扫好房间怕不是又要扣我工钱。

我站在他门外敲了几次门都没有人理,我只好拿着放在刘妈那里的钥匙开门进去了。

一进门先是小的客厅,摆了一套黑色真皮沙发,案几上摆了个琉璃烟灰缸,靠墙是一排灰色酒架,上面摆了琳琅满目的红酒。客厅往里走就是卧室,整个房间都是都是银灰色调,充满了西式简约风格。

房间很大,光是擦拭家具就让我气喘吁吁了,换床单被罩的时候几乎都要脱力地趴下。

他的床很大,我只有半跪用膝盖爬行才能把床单抚平。

在我趴在床上伸展胳膊扯开床单的时,突然听到后面有有门响的声音。

我回头,就看到了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沈睿祁,他裸着上身,露出流畅的线条,下.身堪堪围了条浴巾,小麦色的皮肤在落日余晖里尽显光着。

他擦头发的手停了停,抬起眼睑,乜了我一眼,不屑地讽刺:“怎么?玩投怀送抱?”

我这才意识到我现在的动作有多么不雅——半跪在床上,较为修身的短裤贴在臀上,完整地勾勒出内裤的形状,垂着的上半身露出胸前大片白皙的肌肤,由于劳累,现在面色潮红,呼吸略带急促。

我知道他误会了,连忙翻身下床,整理了衣服,“对不起先生,让你误会了。”

他斜睨着我,眼里尽是嘲讽之色,一字一顿,“欲擒故纵?”

我叹了口气:“我只是在工作而已,刘妈不在,这是我分内的事。”

“分内的事用趴在我床上?”他一步步紧逼到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尽是高傲与不屑。

在他眼里,我早就是那种要靠肮脏手段达到目的的女人。

我抬头,直视他的目光,冷哼一声,“不是所有人都对你有兴趣的好不好?何必疑神疑鬼?”

像是听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他蔑笑了声:“没兴趣?”

接着,他突然伸出手一下子揽住了我的腰,给我带到他的怀里,又用一只手勾起我的下巴,逼我和他直视,悠悠道:“我倒是要看看有没有兴趣。”

衣服很薄,房间里暖气开得很足,我只感觉互相紧贴的身体太热,像有小虫子乱爬似的难受。

沈睿祁的眸色像是洒了一砚台松墨似的越发浓黑起来,突然,他一低头,就摄住了我的嘴唇。

薄薄的两片嘴唇带来了足够的热量,我惊讶地张开了嘴,一条舌头像小蛇一样灵活地伸进了我的嘴里,带了点欲望和急切,不断地和我纠缠。

我有点头脑发蒙,随随便便就亲一个人,还堂而皇之的告诉别人有重度洁癖?

也不知道被沈睿祁亲了多久,在我都感觉自己要醺醺然的时候,我突然感受到有坚硬而炽热的东西抵在了我的小腹上。

几乎是想也没想,我立马推开了毫无防备的沈睿祁,严肃道:“先生,我在工作。”

沈睿祁眼里燃起了yu火,声音沙哑而魅惑,“这也是你的工作。”

说着,就扑了上来,我没站稳,两人就双双摔在了床上,紧接着,濡湿的吻一个个袭来。 

我挣扎着推开他,双手却被他反锁在头顶,“那时候你不是很喜欢吗?”

我知道他说的是两年前那个夜晚,那时候我喝了酒不省人事,现在我在清醒的情况下肯定干不出这事。

还没等我开口,他吻了上来,话就都被堵在了嘴里。

他的手指开始在我身上来回游动,粗暴地撕扯我的衣服。我害怕极了,扭动身子不断挣扎,换来的却是他更深的欲望。

我一狠心,咬住了他的嘴唇。

他吃痛地闷哼一声,嘴唇离开了我的嘴唇,一丝丝鲜血渗了出来,让他冷静了几分。

“先生,你放开我。”我和他对视。

他从我身上起开,回我以同样平静的眼神,“不愿意?”

说完,眼神磊落地浏览过我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像是菜市场买猪肉似的语气讨价还价:“也就一般般,我付你高出你做护理五倍的价格,行?”

被明码标价是什么感觉?

我想是有人给我泼了盆冰水,从头冷到脚。自尊一点点从身体里剥离。

我起身,当着他的面,丝毫不回避地穿衣服,末了,自嘲地笑了笑:“谢先生抬爱。”

沈睿祁的眼神又冷了几分,站在那里神情冷峻,像是千年冰山般,丝毫没有刚才的欲望,仿佛一切都可以控制一般,“你不是工作么?”

我往前走的腿顿时停在那里,只听到背后传来毫无情绪的声音:“铺床。”

我愣了一下,硬着头皮,跪在床上,继续铺床。

全程,无论我做了什么动作,沈睿祁都在用冷静的眼光打量着我,像是看摆在陈列柜里的商品。

我甚至怀疑,刚刚不能自持的那个是不是他。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