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7章 董豪出山

玉断横生小说:第7章 董豪出山

编辑:来路生云烟更新时间:2021-01-14 21:00:20
玉断横生

玉断横生

我叫陈青玉,我爸卖了一辈子的原石,从来不不赌,惟一一次出手一次,以三百多万公司收购两块毛料,却付出过了生命代价。因此事,我卷进了风云汹涌澎湃的赌石世界,凭着老爹留下的的断玉心得,我叫陈青玉,家里在佛山平洲开了一家玉石小店,我爸卖了一辈子原石,就是翡翠料子,一刀切开如果有上等的翡翠,那就是赚了,没有,那自然亏本,所以我老爹只卖,不赌,老老实实靠贩卖原石,赚了点家底。。

作者:石中玉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甜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揭阳离我这里离,是翡翠赌石大行其道的地方。自小就闻听董豪翡翠赌石很厉害,却一次没没见过,我还真想看一看,他是什么个赌法。“你爸才赔了本,这就得退隐了?”“我爸是个大人物,赔了从小就听闻董豪赌石厉害,却一次没见过,我还真想看看,他是什么个赌法。。...

精彩章节

揭阳离我这里不远,也是赌石盛行的地方。

从小就听闻董豪赌石厉害,却一次没见过,我还真想看看,他是什么个赌法。

“你爸才赔了本,这就要出山了?”

“我爸是个大人物,赔了要赚回来,到是你爸,命都搭进去了。”

尼玛的,我爸是被你爸那个混蛋害死的,现在倒好,说起了风凉话。

随后,董雯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不妥,尴尬地笑了笑,拉着我就往舞池走,希望转移一下话题。

我不会跳舞,乱扭还是会的,况且有董雯是什么人,董豪的女儿,要报复董豪,就要以她女儿为突破口。

所以就迎合董雯的爱好,陪她嗨。

跳舞完了以后,我就和董雯坐在一起,说起了一些乱起八糟的话,但是也不是闲聊,听董雯的意思就是董豪准备复出,干几笔大卖买。

“你爹不是亏得很惨吗?怎么还有钱玩儿?”

“这你就不懂了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爹要是不复出,我家吃什么?”

吃什么,真是好笑,不是还有我爹的血肉可以吃吗?董豪弄了我的料子,还不知足,还要出来赌石。

心里是这样想的,可我嘴上还是说:“对,毕竟你爹是大风浪里过来的人。”

我和董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两人也喝了不少酒,董雯果然是个虚荣心强的女人,说点好话就能把她吹飘了。

没过多久我俩都有些醉意了,我就扶着董雯准备打车送她回去,可董雯不走,董雯喝成这样不敢回家。

也对,他爹的脾气不太好。

于是我就带着董雯去了酒店,刚到酒店的房间,董雯就往床上一趟,我头有点晕,而且扶着她走了一路确实有些累,就在沙发上坐了一下。

“陈青玉,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喜欢我?”董雯问道。

喜欢?呵呵……我恨不扒了她父女两的皮,吃了他们的肉,可我说过,我要忍,我要复仇。

“喜……喜欢。”我装作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陈青玉,你啥时候赚到一百万,我就陪你睡一晚,忍你蹂 躏。”

我一听,来了精神。

“这可是你说的。”我说着还掏出手机,录了音,我怕她耍赖不认账。

董雯一下子坐了起来,很认真地望着我说道:“真的,我董雯说话算话,只要你赚了一百万,我就随你怎么玩,可是……你啥时候才能赚一百万。”

妈的,狗眼看人低,老子赚了一百万就弄哭你。

和董雯打完赌,我就赶回家了,好好睡了一觉第二天天刚亮,我就打车去了车站,然后去了揭阳。

董雯说他爸会来揭阳,不管来不来,我都要来看看,学点技术。

到了揭阳,我也没去赌石的地方,就在阳美大道一家茶馆坐了下来,一边喝茶一边听那些赌石人吹牛。

阳美也是赌石一条街,号称玉都,每天在这里交易玉器的人络绎不绝。

我正喝着茶,就听旁边桌的人说道:“听说今天老缅要弄快大原石过来,不知道有没有人敢吃。”

“你别说,现在的老缅坑得很,十赌九输,我倒要看看哪个胆子大,敢来试水,别到时跳楼了,就有好看了。”

老缅就是缅甸卖玉的,我就说董豪为什么要来揭阳呢,原来是有大料子到了。

我也来了兴趣,走过去和那两中年人坐在一起,递给他们一根烟,攀谈起来。

“二位大叔,听说今天要来大料子,我想来看看,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

那两人点着了烟,对我说道:“小兄弟,年纪轻轻就好这口啊,今天要来一块五六十公斤重的大原石,老早就宣传了,也不知道谁敢下手,要看,你就去阳美精品玉器店看看吧,可刺激了。”

“是啊,一刀下去,要么富,要么死。”

整聊得起劲,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街口,走下来一个人,带着墨镜帽子口罩,我一看就知道是谁。

董豪,化成灰我都认识他,那身形,走路的姿态,极其嚣张,身后还跟着几个人,有个人手里还拿着一个大布带子,不用说我也知道,装的肯定是钱。

我跟着后面,董豪一行人走进一家玉器店,一个缅甸商人已经坐在里面了,玉器店正中间有块料子,磨捻子那么大,少说也得有五十公斤。

店门口围了一堆人,都是看热闹的,讨价还价后,那块料子被董豪以一百二十万收走。

随后董豪叫来一辆小拖车,把原石拖到街头去,要准备在那儿下刀子。

这么大一块料子,是人都想知道这里面到底有没有货,有的抱着学习的心态,有的抱着看热闹的心态,都围在了一起。

这块料子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是一块“乌口蒙皮料”,皮有蜡状光泽,非常平滑老坑料。

只要底色往里跑,那就是稳赚不赔本的买卖。

可是老缅手里的东西不好说,这些人会造假,这料子有些缺口,缺口带有淡淡的绿韵。

这种料子要开就只能开除白底青,虽然算不上绝世好玉,但是这么打一块料子,能出多少玉器,大家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

料子摆放好,动刀子前董豪摸了摸,这举动有些怪异。

都说看料子,看料子,应该是先看才对,可董豪居然先摸了摸,还闻了闻,难道这摸和闻能看出什么名堂?

“他在闻什么?”我自言自语道。

“嘿,小兄弟,你这就不动了了吧,有些精明的人,靠闻就能知道这料子是不是造过假,有些化学元素,是摸不出也看不出来,闻一闻就能知道?”我旁边有个老头接了我的话。

我心想还有这种?果然是学到了。

董豪仔细检查了一番,果然是没什么大问题了,于是开始动刀。

刀子顺着外皮一刀下去,露个口子,大家屏住呼吸,都盯着那口子看,发现口子呈墨绿色,和外皮一个样。

围观的人也不由得心里一凉,七嘴八舌说了起来。

“莫不是糟了老缅的道吧?”

“还没开完呢,别瞎说。”

我也紧盯着第二刀,这下要下第二刀了,大家又一次屏住呼吸,只有旋转的切割机声。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