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八年苦涩的梦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小说:第27章 八年苦涩的梦

编辑:北溟有鱼更新时间:2021-01-14 20:20:10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一对双胞胎姐妹,爸爸妈妈所以家庭贫困家庭的原因,养不起她们而将她们都送了人。姐妹二人在三十年的不期而遇,却不明白真相,姐妹二人只我以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长得很像的人。由因为长得像,常被旁人说成双胞胎,特别是同学们常常拿他们开玩笑,说她们就是一个人。。

作者:孤儿永无泪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少奶奶,老板的电话,您请…”没等陈扯清对着话筒说话的,陈扯清就听见了一个冷得令人颤抖着的声音“不需要了,我打电话给你,没别的意思,而已想让你帮我问一下她,她前天的住听到吴秋生冷冰冰的声音,陈扯清一时楞住了,不想说话,呆呆地站在那时,手里的话筒一直僵在那里。。...

精彩章节

“少奶奶,老板的电话,您请…”

没等陈扯清对着话筒说话,陈扯清就听到了一个冷得令人颤抖的声音“不用了,我打电话给你,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帮我问一下她,她昨天的住院费一共是多少,然后我让秘书给她把钱送过去,免得我还欠着他的钱,让她有机会来烦我。”

听到吴秋生冷冰冰的声音,陈扯清一时楞住了,不想说话,呆呆地站在那时,手里的话筒一直僵在那里。

吴秋生说完了一通话,好象发现了什么端倪,立即改口:“是你呀,你都听到我说的话了是吗,那好,我也不重复了,你就把前天你住院的花费告诉我,我把钱给你送去。”

吴秋生刚刚说完这一通话便无情的挂断了电话。

留下陈扯清仍然象个木鸡一样地站在那里,许久她才反应过来,放下了话筒。

管家看到陈扯清放下了话筒,便一脸笑意地对陈扯清说道:“少奶奶,少爷在电话里跟您说什么了?我觉得少爷很是关心你的,这两天他已经打过二次电话来问候你了,他平时工作忙,并不是不关心你的,您可以理解一下少爷。”

“饭做好了吗?”陈扯清把话题转了一个方向:“如果做好了告诉我一声,我先到外面透透气。”

“好的,少奶奶!”

此时管家才想起,今天厨师家里有事,请了假,自已刚才遇到了一些事,还没来得及做饭呢,平时里他这个管家有时也帮着别墅里的其他佣人做一些事,因为这个别墅里只有陈扯清一个人,所以请的佣人并不多,只有一个厨师,一个清洁工,还有一个就是他这个多能的管家,如果这两个人请假或者回家还没来,遇上什么事情,他也得代劳一下。

少奶奶今天整整睡了一天,他几次上楼去请她来吃饭,她都没有睡醒,管家估计陈扯清是因为昨晚回来晚了,休息不够也没有再打扰她,直到听到陈扯清在恶梦里传出的哭声,才把她吓着了,慌忙地跑上楼去把陈扯清叫醒。

管家估计已经睡了一整天的陈扯清肯定是很饿了,本来今天他已经做了三顿了,但都由于陈扯清一直在睡觉,没有醒来不吃,他只好又倒掉,现在陈扯清醒来了,他必须得重新给陈扯清做饭。

其实,陈扯清在听到吴秋生给自已打电话来问候自已,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她也认为他在关心自已,当听到他只是为了还她医药费,而且那般冷冰冰的态度,她的心又一次凉了下来。

也放是陈扯清所做的那个梦太长了,直到吃饭的时候,仍然是心神不定的感觉,有些恍惚。

她的记忆仍然停留在那些事情之上。

那段记忆仍然在她的心里挥之不去,不停地在她的心里打转。

她记得那一年她与吴秋生的分别,整整八年没有再重逢,尽管她很恨他,恨他的失约,不辞而别。

这八年他全音讯,可是她也会时常地想起他,有时竟然后情不自禁地忘记对他的恨意,时常还会想起他。

想他的时候,陈扯清会经常的到他家的那条街道上走一走,希望会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再见到他,那怕只是一个背影。

四年后,足足四年后陈扯清才又见到了他。

四年后与他相见是在他的父母的葬礼上。

得到他父母去世的消息是从任肙肙那里知道的,而任肙肙是从程刚那里知道这个消息的,任肙肙告诉陈扯清,吴秋生的父亲杀死了他的母亲,然后跟着服毒自杀了。

那时的陈扯清已经快要大学毕业了。她是准备到天都市的一个招聘会上去面试,准备实习的时候,遇到了任肙肙也到招聘会里来应聘,便从任肙肙那里得知这个消息的。

从任肙肙那里得到了吴秋生父母去世,和吴秋生会回来参加父母的葬礼的消息后陈扯清便放弃了实习的机会,与任肙肙程刚一起匆匆地赶回天都,去参加吴秋生父母的葬礼。

吴家是天都的名望家庭,财大势大,来参加吴秋生父母的葬礼的人很多,大多是有头有脸的人,一般的人如果没有人引见,根本没有机会进入吴家的大门。陈扯清出身贫寒,衣着普通,且与吴家没有什么瓜葛,跟吴家的人不熟悉。她除了认识吴秋生,吴家的人她一个也不认识,因而吴家的那些看门的佣人根本不让陈扯清进入。

她只好在门外一直守着,一直守了三天三夜,可是她还是没法进去参加他父母的葬礼,没能与他再见上一面。

与他再次见面是在一个由陈扯清的一位老师办的一个慈善晚会上。

那一天是陈扯清的一位研究生导师举办的助学慈善晚会。

陈扯清知道,象这样的慈善晚会,除非他不知道或者他不在当地,否则他是一定会来的了。

这个消息也是任肙肙告诉她的,而任肙肙之所以知道这些,也是从程刚那里打听到了。

任肙肙与陈扯清是最好的闺蜜,陈扯清与任肙肙是无话不说的,心里的话无论是苦的乐的,她都会与之分享,她对吴秋生的单恋的事情任肙肙也是知道的,任肙肙就是看到了陈扯清对吴秋生的日思夜想念念不忘,因而才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陈扯清。

因而陈扯清在晚会特别的留意,想要在晚会上寻找到他的身影。

那一天他身着黑色的西装,内配白色衬衣,即简单又简洁,看上很很是精神,只是从他的脸色上仍然看到他仍带着因为父母的过世所遗留下来的一丝丝的忧伤。

这一缕淡淡的忧伤更增添了他几分的标志与帅美。

此时跟上他的父母的葬礼时的情形一样,他身边围绕了很多达官显赫,她根本没有机会靠近他。

直到晚会的尾声,场上的人散得差不多了,陈扯清才有机会走到他的身边,他在跟一位男子说着话。

她站在远处,贪婪地看着他,想把那错失的六年时光都看回来,后来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冲着他走了过去。

她有很多的话要对他说,他这些年过得怎么样?结婚了没有?但是千言万语陈扯清不知道从何说起,倾刻只化作了一句话:“那一年我们的约会,你为什么没来?”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