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梦想是要有的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小说:第26章 梦想是要有的

编辑:北溟有鱼更新时间:2021-01-14 20:20:10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一对双胞胎姐妹,爸爸妈妈所以家庭贫困家庭的原因,养不起她们而将她们都送了人。姐妹二人在三十年的不期而遇,却不明白真相,姐妹二人只我以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长得很像的人。由因为长得像,常被旁人说成双胞胎,特别是同学们常常拿他们开玩笑,说她们就是一个人。。

作者:孤儿永无泪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我的梦叫护国梦,吴秋生一字一顿地说出来这一句话。“啊?!”陈扯清一时之间不明白了,难免有些吃惊,在她的心中,有护国梦的人都是英雄,仅有英雄才有资格做这样的梦,而自从听见“啊?!”陈扯清一时不明白,不免有些惊讶,在她的心中,有护国梦的人都是英雄,只有英雄才有资格做这样的梦,而自从听到吴秋生说出他的梦想,吴秋生就已经是陈扯清心中的英雄,她也相信他一定会成为这样的英雄的。。...

精彩章节

我的梦叫护国梦,吴秋生一字一顿地说出这一句话。

“啊?!”陈扯清一时不明白,不免有些惊讶,在她的心中,有护国梦的人都是英雄,只有英雄才有资格做这样的梦,而自从听到吴秋生说出他的梦想,吴秋生就已经是陈扯清心中的英雄,她也相信他一定会成为这样的英雄的。

可是吴秋生的学习成绩并不理想,怎么能才能成就这个护国梦呢?要做英雄得有文化,祖国在发展,祖国越来越先进,科技在进步,没有文化怎么能护好这样强大的国家?

在这一点上陈扯清不太明白,但她能理解,因为在她的心目中,他做任何梦,不管这个梦能不能成真,她都相信他。

也许吴秋生也看出了陈扯清不能明白他这个梦想是什么,于是他又补充了一句:“我要去当兵,去做航空兵,开着我们的战机遨游太空,保家卫国。”

“哦,他是想去当兵?”此时的陈扯清才明白他心中的想法。可是即使是飞机,当航空兵也是要上过大学以上的呀,一般人那能呀?陈扯清心里这样想,但她不愿意说破。因为在陈扯清的心中,吴秋生就是神,是她的男神,他说什么都是可信的,都是她崇拜的。

本来陈扯清以为他的梦想是考哈佛、当伟大的科学家、成为最年轻有为的商场精英……可是她没想到,他的梦想,是飞天梦,护国梦。

后来吴秋生还跟她说了很多很多,都是关于他的梦想。但陈扯清还是不太懂,不过不懂不要紧,她就是喜欢听他讲话,他无论跟自已说什么她都信,只要是信了就行。

那个时候,陈扯清看到了一个热血沸腾的少年,一个很有志气,远大理想,有抱负的青年。

陈扯清记得那一晚她与吴秋生,她的男神在一起呆了很久,足足一个晚上,直到天亮她都不曾离开,他们仿佛都是忘记了时间。

直到天亮,吴秋生才送陈扯清回家,骑的不是上次送陈扯清回家的自行车,而是从车库里开出的一辆汽车。

那时的陈扯清,对汽车了解并不多,只是觉得那辆车看起来很炫酷。很多年后,她才知道,那辆车的牌子是奥迪,价值好几百万的那一款。

到了陈扯清的家门前,陈扯清刚想走进家门,他却再一次拉住了她的手:“扯不清!”

那晚他叫她很多次的扯不清,到底叫了多少次她记也记不清了,反正是叫了很多次的。

每一次听到他叫自已,陈扯清都会脸红,后来她才知道,那就叫做心动。

直到陈扯清走入自已的家门,她还能听到他的声音。

“对不起,那天看电影的事,我没有去,是因为家里出了事,我来不了,不好意思。”

陈扯清终于弄清楚了,那晚看电影的时候他为什么没有来,不是他不爱自已,而是他有事不能来,听到他的解释,陈扯清的心美滋滋的,那份曾经的爱的痛,变成了幸福的感觉。

“扯不清!”陈扯清刚要再次走进自已的家门,吴秋生又一次叫住了她。

“哎!”她苍促地应了一声,又飞快的从家里奔了出来,直到她跑回到他的身边。

她怎么发现自已有点太唐突,缺少女孩子的矜持。

“周二我要去当兵了,去完成我的飞天梦。”

“啊?!”陈扯清一惊,原来他说的都是真的,不是做梦,他是要把梦想变成现实。

很久很久,陈扯清都回不过神来,原来心中一直酝酿着的那一句话被他的一句去当兵给打碎。

“我要去五年,五年我回不了天都。”

五年他不能再回来,五年她不能再见他,这一切让陈扯清想到了任肙肙和程刚,心里不免隐隐的担忧。

她一言不发,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即不愿破坏他的梦想,也不愿意与他久久的分离,她不知道说什么好,是劝他不去当兵吗?她做不到,因为那是他的梦想,她不能阻拦,是祝他一路顺风吗?她又心中不舍。

许久,她才又听到吴秋生对她说了一句:“我们周末见!”

说完这话,他才把烟熄灭了,上了车绝尘而去。

几天后,陈扯清象上一次一样,还是早早的到电影院去等他,然而结果跟上一次一样,还是那样的悲催。

那一晚她等了很久,她一直坚持相信他一定会来,不会再次失约,他不是那样的人,他是一个守约的,言而有信的人。

可是她等呀等,比上一次等的时间还长,直到灯火阑珊,夜幕降临,他都没有来。

她流了很多的眼泪,直哭到泪干了,累垮了。坐在地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才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回到了家。

“小…姐?小…姐?”

陈扯清睁开了双眼,首先映入她怕眼帘的是一脸坚强的管家。

管家看到陈扯清醒来,长松了一口气:“小…姐,您真是吓死我了,我看您这么晚都没起床,上来看您,结果发现您一直在哭。”

陈扯清伸手一擦,才发现自已的手是湿漉漉的。

原来她真的在做梦,梦里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她的哭声也是真实的,真实的梦境。

“少奶奶,你是不是想到什么难过的事了,要不怎么会哭得那么的伤心,”管家关切地问道。

管家给陈扯清泡了一杯蜂蜜红茶,在把蜂蜜红茶递到陈扯清的手上的那刻,刘管家的眼光紧紧地盯在了陈扯清手上的那一条黄花梨手串上,脸上的神情起了很奥妙的变化,但陈扯清并没有注意到这里,她的心思还是在那个梦里。

陈扯清接过红茶,嘴里说了一句“谢谢!”,

看着陈扯清喝了杯中红茶,刘管家才缓缓地问了陈扯清一句:“做恶梦了?”

“做了什么噩梦呀?把自己吓成了这样?”管家还在好奇。

陈扯清没有回答管家的问话,只是对着窗外已经西下的太阳,缓缓地说道“我饿了,你下楼给我准备点吃的,我洗漱下,就下去。”

管家知道陈扯清不愿意说,也没有再追问,只答了一声好,便回厨房去,为陈扯清准备晚饭去了。

陈扯清是今朝上才睡着的,整整睡了一个大白天。

等到管家离开陈扯清从床上起来,赶紧的走进浴室,洗漱一番,梳理一番才走向餐厅。

刚走到一楼,陈扯清就看到管家在给谁打电话,。他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只听到管家对着电话说道:“哦,少奶奶醒了,她今天整整睡了一天,醒来的时候她哭了很久,象是做了恶梦,少爷……”

管家的声音顿了一下,因为他看到了刚刚下楼来的陈扯清:“哦老板,少奶奶来,我让她接电话。”

说着,管家就不由分说的将听筒,塞入了陈扯清的手中。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