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八年一梦难醒来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小说:第24章 八年一梦难醒来

编辑:北溟有鱼更新时间:2021-01-14 20:20:08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一对双胞胎姐妹,爸爸妈妈所以家庭贫困家庭的原因,养不起她们而将她们都送了人。姐妹二人在三十年的不期而遇,却不明白真相,姐妹二人只我以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长得很像的人。由因为长得像,常被旁人说成双胞胎,特别是同学们常常拿他们开玩笑,说她们就是一个人。。

作者:孤儿永无泪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吴秋生整整倒了满当当的一杯酒,才停了下去。他将酒瓶随便的往一旁的桌子上一放,抬头,望向了面前的邓莺莺:“真要她诚恳道歉?”邓莺莺自恃自己哥哥在学校里横行霸道惯了,邓莺莺仗着自己哥哥在学校里横行霸道惯了,面对吴秋生的问话,抬了抬小下巴,就“嗯”了一声,一副绝对要陈扯清道歉定了的模样。。...

精彩章节

吴秋生足足倒了满当当的一杯酒,才停了下来。他将酒瓶随意的往一旁的桌子上一放,抬起头,望向了面前的邓莺莺:“真要她道歉?”

邓莺莺仗着自己哥哥在学校里横行霸道惯了,面对吴秋生的问话,抬了抬小下巴,就“嗯”了一声,一副绝对要陈扯清道歉定了的模样。

吴秋生轻点了一下头,下一秒就转过头,冲着陈扯清开了口,因为叼着烟,他嘴里的话说的略有些含糊,但是却足以让一屋子的人听清:“那就去给她道歉!”

吴秋生的话,让任肙肙从刚刚的愣怔之中回了神:“为什么要让小扯蛋道歉,错的又不是小扯蛋……”

程刚是真的挺喜欢任肙肙的,连带着对陈扯清也关照三分:“生哥……”

“闭嘴!”吴秋生微微偏头,冲着程刚和任肙肙低着嗓音回了一句,然后就冲着陈扯清又重复了一遍:“去道歉!”

邓莺莺让陈扯清道歉的时候,陈扯清除了有些愤怒,没什么其他的太大感觉。

可是此时,吴秋生二话不说的给她倒了一杯酒,让她去道歉,自己喜欢的,崇拜的男神让她去给别人道歉。

从没奢望过吴秋生会站出来维护自己,但是她却从没想过吴秋生会站出来落井下石。

她被邓莺莺抓头发抓的那么疼,都没哭。可是在她听见他说的“去道歉”这三个字时,眼眶蓦地就泛了红。

那时的吴秋生,虽然还很年少,可是在他把那句话重复第二遍话的时候,那股盛气凌人的气势已经从体内蔓延了出来。

虽然很难过,可是她夜被吴秋生的气势唬住了,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就冲着邓莺莺举起了酒杯。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忽然站在她身边的吴秋生就握了她的手腕,狠狠地一个用力,将酒杯里的酒,向邓莺莺的脸上就泼了过去。

随着邓莺莺一道尖锐的叫声,陈扯清整个人都还没能从这样突兀的转变中缓过神来,她就被吴秋生一把推到了身后。

然后她看见吴秋生拎起了一把椅子,冲着邓莺莺她哥的脑袋上就砸了上去:“行啊,不是要道歉,你看我这个道歉,够不够诚意!”

吴秋生的心思太难琢磨,前一秒大家都还以为他是要让陈扯清道歉,下一秒他就为陈扯清动了手,整个包厢里的人愣了足足两分钟,然后大家才纷纷的缓过神来,帮邓莺莺他哥的帮邓莺莺他哥,帮吴秋生的帮吴秋生,分了两帮,干起了架。

陈扯清清楚的记得,她头一次见到吴秋生的时候就有着一种呯然心动的感觉。

那是因为她看到了吴秋生那种无畏的精神头,她为他打回去对方的模样真是帅呆了!!!

也许这是许多年以后她才知道那个叫一个心动的感觉,原来男女之间的爱就是由此而来的。

架打完后,程刚与吴秋生都要离开了,但陈扯清还有着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她一直站在墙角呆呆地看着那里的一切,仿佛是想一再地重温刚才发生那一件的那一瞬间,希望那一秒的美好深深地刻入自己的生命里。

一直到吴秋生走出了门口,陈扯清仍没有醒过来,直到吴秋生喊了她一句:“扯不清走了!”她才醒了过来,跟在他们的身后离开了原地。

“人家明明叫做扯清了好不好,你为什么却要叫人家扯不清,人家真的是扯不清吗?”

吴秋生拦了计程车,带着她一起回了吴家,这是她第一次去了他家,认识了他家了。

家里没人,吴秋生走进屋里开了灯,吴秋生又开来了一些药,给任肙肙和程刚上了药。

奇怪的是他只在意程刚和任肙肙的伤,而自已的却好象无所谓似的,他把药给了二个人后,自已却只顾着点了一根烟,坐沙发上抽了起来,陈扯清坐在沙发上,默默地看着吴秋生点烟,抽烟的样子,让人感觉很有范,陈扯清是享受能看到他的这样子。

吴秋生抽了一根烟,又给每个人泡了一杯蜂蜜红茶,陈扯清感觉很奇怪,她不知道他家会不会有自己家常的那种越南的特的那种沉香蜂蜜红茶,但她觉得应该有,于是他想问他一下。

可是还没等陈扯清问出口,却突然看到一道刺眼的光柱照进了吴秋生的别墅里,吴秋生突然象是变了一个人似,一改刚才淡定的神情,大声是对几个人说道:“我爸回来了,你们快走,从后门走,快!”

反应最快的是程刚,他一把拉过任肙肙又对陈扯清招呼了一声,然后很熟悉地向后门走去。

三个人刚刚跑出后院,任肙肙却突然又要折回去。

“怎么了肙肙,你又回去做什么?”程刚很是着急,忙又去拉任肙肙。

“我包拉里面了,”任肙肙也非常的着急。

“哎呀,你明白再来要吧,不能回去了,再回去就等于找死了。”

“找死,什么意思?”陈扯清的脑海里浮现了在晚会上的任肙肙对自已说的那一段话,心里头不由得一紧。

“他爸就这样,一回家就喜欢打他和他妈,他爸下手特别重……”看出陈扯清的疑惑,程刚连忙解释。

陈扯清的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她猛的一回头看向身后的那一幢奢华的别墅,只想了几秒钟,就毫不犹豫的折了回去。

刚才出来的急,任肙肙和程刚都忘了关门,陈扯清轻易就走了进去。

陈扯清不敢弄出声响,她蹑手蹑脚的往里走。

刚到客厅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声音,先是一阵摔碎东西的声音,接着是一个男人的骂声。老子就看你们不爽,大的小的都一样,就手痒的,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们不可。

你小子跟你妈一个样,就是欠揍,就一个字“腻!”

“你妈的,老子弄死你,我看你往那跑,你跑得过老子吗?小混蛋!”

“你给老子站住,再跑再跑你就死定了!”

“你还不站住,我要是抓住我非打残废你不可!”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