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3章 你给我滚吧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小说:第23章 你给我滚吧

编辑:北溟有鱼更新时间:2021-01-14 20:20:08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一对双胞胎姐妹,爸爸妈妈所以家庭贫困家庭的原因,养不起她们而将她们都送了人。姐妹二人在三十年的不期而遇,却不明白真相,姐妹二人只我以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长得很像的人。由因为长得像,常被旁人说成双胞胎,特别是同学们常常拿他们开玩笑,说她们就是一个人。。

作者:孤儿永无泪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除了,的话我没猜错的话,小娇临走前之后,又说过你吧,你只需以及维护好吴老爷子那边就好,吴秋生这里,你最好是切记去惹上。”听见丁圆圆的这一番话陈扯清心里明白了,自已今听到丁圆圆的这一番话陈扯清心里明白,自已今后应该怎么做,自已只是为了钱才做这个替身的,一切都因为钱,赚钱就不能顾及自已的感情,何况这个男人已经不爱自已了,自已又何苦为他放弃赚钱的机会。。...

精彩章节

“还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小娇临走之前,又告诉过你吧,你只需要维护好吴老爷子那边就好,吴秋生这里,你最好不要去招惹。”

听到丁圆圆的这一番话陈扯清心里明白,自已今后应该怎么做,自已只是为了钱才做这个替身的,一切都因为钱,赚钱就不能顾及自已的感情,何况这个男人已经不爱自已了,自已又何苦为他放弃赚钱的机会。

“丁圆圆,你不要误会了,我们今天去为老爷子庆生,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是因为我救他受了伤,他送我去医院,我想你们也不想看着吴秋生死吧。所以你们应该感激我才对,这个是艾天娇的老公,我如果不救他,他不就没命了,那艾天娇还有老公吗?”

“哦,原来是这样呀,误会你了,”丁圆圆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扯了一抹温笑:“我没别的意思,也就是提醒一下你,不要违反的合同,如果违反了合同,那你家的债就没法还了。”

丁圆圆的话语似是说得很得委惋,但陈扯清不是傻子能不明白吗?那可是明晃晃的威胁加明明白白的警告。

陈扯清轻挑一下眉间,然后又对丁圆圆不卑不亢地说了一句:“知道,不用你提醒,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

顿了一会,陈扯清又说道:“没事了吧,没事了拜拜!”

“好,拜!”丁圆圆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似是还想说什么。

陈扯清没给她机会,说完拜拜两个字,迈开脚步向别墅走去。

折腾了一个晚上,再加上身上受了伤,医生告诫她不能遇水,不能洗澡,陈扯清吃过消炎片,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身上的伤口几次把陈扯清疼醒了,几经辗转,陈扯清一直下午的一点钟,兴许是太困了,她才勉强入睡。

这一睡却睡得很沉,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往日时光。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有多期待,就有多失望。陈扯清觉得这句话一点也不假。

她和吴秋生约好看电影的那一天,是个周末,也是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

约他的时间是下午的五点,陈扯清早早就来到了电影院的门口等他,可是她等呀等呀,一直等到电影散场,她认为他一定是有什么事给耽搁了,一时来不了,然后她继续的等,真到深夜,她失望了,彻底地失望了。

她以为这个故事会戛然而止。

也许许多年以后她会把这个故事记掉,再也记不起在自已的少女时代曾经有过这么一段令她伤心但不后悔的感情,有一个被她迷恋的男生,一个名字叫做吴秋生的男生曾经在自已少女时代,青涩的初恋中来过。这个男生有着世界上与众不同的气质,帅气迷人的相貌,霸气的脾气,或许她还会在某一个不经意的时间里,在某一个自已不熟悉的地方还能遇到他,或看到一个与他相似的身影,她会为他呆楞一会,心中也许会疼上一疼,更更或许,她会当成年少里的一个成长插曲,把他藏在心底,然后遇到新的恋情,开始新的人生。

可是,直到很多年后,陈扯清才知道,那一刻不是故事的结束,而是故事的真正开始。

吴秋生走了,无声无息地走了,他那一天去当兵,好象他忘记了与自已的约定。

也或者他根本没有对自已承诺过什么,那只是自已的一厢情愿。

那段日子对于陈扯清来是一段黑暗无比的日,一切的一切都黯然无光。

程刚没有考上大学,任肙肙为他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两个人天天的腻在一起,什么也做不成。而陈扯清想起了家中的爷爷奶奶和妈妈,自已今天能上学,那是全家勒紧了裤腰带才把供得起她读书的,她不能放弃,曾经的她为了自已心中的男神,本来学习成绩优秀的她故意放慢了脚步,留了一年级,读了二年的高三,现在爱情已经成了过往云烟,她要把精力重新的放到学习上,不能辜负了爷爷奶奶和妈妈的期望,就在第二年她便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华夏名牌——天都大学。

陈扯清去天都上大学的这一天,与同学们一起聚会,想跟大家好好的道个别。

晚会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插曲。

是邓莺莺与任肙肙

邓莺莺是程刚的大学同班同学,她从小就喜欢程刚,从小学五年级就开始一直追着程刚,可是后来任肙肙却成了程刚的女朋友,邓莺莺很是生气,她非常的恨任肙肙,认为程刚应该是她的,现在任肙肙抢了她的男朋友,所以她对任肙肙真得是恨之入骨。

那天晚会上,邓莺莺也来了,虽然没有人请她,但当她知道晚会里有任肙肙和程刚两个人,她要报复任肙肙,为了给自已壮胆,她带来了自已的哥哥。

邓莺莺的哥哥的年龄与邓莺莺的年龄差距很大,兄妹二人相差十岁,邓莺莺还是个大学生,她的哥哥就已经是个社会混混了。平时里在社会上混,有一些势力,很多人都怕他,这次邓莺莺把哥哥带来,看来是想找任肙肙的麻烦,大家都很担心。

可是当时大家都喝了点酒,酒壮怂人胆,因而平时里胆小的人也变得胆大了起来。

“真想撕烂凭狐狸精的b。”也许是邓莺莺对程刚爱得太深,太执着,平日里很的斯文一个小姑娘此时就变成了一个小街女一样的泼辣,骂人也会爆粗口了。

陈扯清本也是个乖乖女,从没说过脏话,可是任肙肙是她的闺蜜,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很生气,也爆了粗口:“有些人的b长嘴上了?”

陈扯清的一句话,把邓莺莺给惹毛了。

邓莺莺二话不说的就冲着陈扯清扑了过来。

还好任肙肙反应快,拦住了邓莺莺,然后两个人就扭打在了一起。

陈扯清看到自已的闺蜜被人欺负,当然不会袖手旁观,她不加考虑地就冲了上去,帮着任肙肙一起与邓莺莺扭打在一起了。

那天的陈扯清,齐腰的长发没梳,被邓莺莺胡乱还击时,抓住了头发。

她疼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失声尖叫了一声,引得一旁没把注意力放在她们这里的正在喝酒的男生纷纷扔下酒杯,快速的冲过来将三个女生拉开。

邓莺莺被他哥护在身后告状,任肙肙被程刚搂在怀里讲事情的来龙去脉,唯独陈扯清一个人没亲戚也没依靠,只能闷不吭声的在一旁站着。

邓莺莺和任肙肙几乎是有着诉不完的苦,然后邓莺莺她哥和程刚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同步开了口。

“小刚,让你女朋友给我妹道歉!”

“老邓,让你妹给我媳妇道歉!”

下一秒,邓莺莺他哥和程刚像是提前彩排好了一般,又异口同声的说:“不可能!”

这一次,两个人不但连话都说的一模一样,就连语气都是相同的没得商量。

一群人时常在一起玩,熟的很,怕邓莺莺他哥和程刚就这么翻脸了,便有人立刻站出来调解。

邓莺莺一个人哪是陈扯清和任肙肙两个人的对手,吃了不少亏,所以任肙肙在大家说就这样算了的时候没吱声,倒是邓莺莺,抬起手将桌子上的一个酒瓶子往地上一摔,回了一句:“想都别想!”

兴许是邓莺莺还喜欢程刚,不想让程刚厌恶了自己,在大家继续劝了一会儿后,转头对着她哥也不知道说了点什么,然后她哥就指了指陈扯清,说:“那她道个歉,这事就算过了。”

都还没开口,任肙肙就蹭的一声从程刚的怀中挣脱,怒气腾腾的看向了邓莺莺:“你别太过分,邓莺莺,我告诉你,这是我们俩个的事,你别扯上小扯…”

任肙肙连陈扯清的小名“小扯清”几个字都还没说全,忽然有只手抓住了陈扯清的手腕,将她一把就拉到了邓莺莺的面前,紧接着一个酒杯就强行塞进了陈扯清的手中。

被这样忽如其来的举动,搞得一愣,过了一会儿,才转过头,看向了抓自己手腕的人。

是自从她一进包厢到现在,没说过一句话,也没抬过一次眼皮,只顾着吸烟的吴秋生。

他嘴里咬着一根烟,像是没看到她在看他一样,自吴自的从一旁拎了一瓶白酒,拧开盖,倒进了陈扯清手中的刚刚被自己塞进去的空酒杯里。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