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1章 被撞破的计策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小说:第21章 被撞破的计策

编辑:北溟有鱼更新时间:2021-01-14 20:20:07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一对双胞胎姐妹,爸爸妈妈所以家庭贫困家庭的原因,养不起她们而将她们都送了人。姐妹二人在三十年的不期而遇,却不明白真相,姐妹二人只我以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长得很像的人。由因为长得像,常被旁人说成双胞胎,特别是同学们常常拿他们开玩笑,说她们就是一个人。。

作者:孤儿永无泪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是她太很敏感了,想得太多了,她所以是这样的想他的。陈扯清的心略微完全放松了点,这样她才倍感自已没那么累,简单轻松了许多。可就在这时,随着车子的一阵剧烈地的震动,陈扯清的心可就在这时,随着车子的一阵剧烈的震动,陈扯清的心一急她似感到了有什么事要发生,果然一阵剧烈的车胎与地面的摩擦声传入了她的耳朵。真的是事出不妙。。...

精彩章节

也是她太敏感了,想得太多了,她应该是这样的想他的。陈扯清的心稍稍放松了点,这样她才感到自已没那么累,轻松了许多。

可就在这时,随着车子的一阵剧烈的震动,陈扯清的心一急她似感到了有什么事要发生,果然一阵剧烈的车胎与地面的摩擦声传入了她的耳朵。真的是事出不妙。

毫无征兆的急刹车,这跟以前的吴秋生许多次的作为是一样的,这是他要搞事的开始。要象禽兽一样发怒的开始。

还没等陈扯清稳住心神去迎接他暴风骤雨一样的怒气,陈扯清的肩膀突然就被一股力道抓住,将她因为急刹车前倾的身体,狠狠地按倒在车座上,接着是他解腰带的声响。

一切来得突然是陈扯清毫无防范意识之间,又是在早有征兆之中,因为这样的事情不仅仅发生一次,不是第一次,陈扯清当然是知道会发现正面的事情的,但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刚才这个男人还是好好的。

喜怒无常,变幻莫测,这就是陈扯清对眼前的这个男人的评价。

原来,就在吴家老宅,他已经识破了装病的计策,只是他没有表现出来,他忍住了,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直到现在他才发作。

因为他怕就去到老爷子,便以带她上医院为由把她弄出来,直到离开老宅他那禽兽和野性就开始爆发了。

陈扯清一直觉得他很古怪,不明白为一切为什么,现在她终于明白了。他的狼子之心些刻招然若揭了。

陈扯清不想才受他的兽性的欺辱,她要逃离,她再也不能忍耐了,她要反抗,不能再这样的逆来顺受。

但这男人太强悍,陈扯清没有机会反抗,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子怎么能抗衡得了这样的一个身材魁梧,野性十足的男人的欺辱。任何反抗都是毫无意义的,徒劳的。

她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仍然无法动弹一下,却只能被他死死的压住,

她是一个宁死不低头的姑娘,她也不是一个轻易屈服的人,不管自已的努力有没有作用,是不是徒劳无功,她都要挣扎,从来都不会发出一点点的求饶的声音。她只会咬紧牙关去承受一切,去抗拒一切自已不愿意做的事情。

她知道,这个男人在是报复她,是在侮辱她,即使她求饶也没有用,只能更加激起他的报复心理,对她的伤害会变本加厉。

恳求没有用,还不如尽最大努力的去挽留住自己仅剩的那一点尊严。

可是他现在竟然要在大街上,在车上的要这样的对自己……

她挣扎着勉强的发了了一点点的声音,我以后一定会离开你,离你远远的,不会再来烦你,我不会再见你。

她闻到了他身上那一股气味,淡淡的烟草味和浓浓的男人气味,曾经是她最贪婪的味道,但是现在却成了她最厌恶的恶心味道。

今天他的气味不停地往自已的鼻子里窜,却让她一阵阵的惊恐。

陈扯清不停的挣扎让她的心身俱疲,已经有了一种虚脱的感受,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他的唇咬向她的脖子,嘴唇,咬向她的胸,前几次噩梦般的画面,顿时就象汹涌的潮水在正冲击着她本已脆弱得不以风雨的心灵:“我求你了,我真不为了能缠着你才装病的,我是有别的不得已的苦衷的。

她不得不屈服了,不得不求他了,现在她才知道,她的任何反抗都不徒劳的,她的坚强是那样的不经风雨,没有任何的意义,她是一个弱女子,一个任由别人欺凌的弱不禁风的弱女子。

仍然是那样,他对她乞求无动于衷,对她的示弱置若罔闻,他的心象石头,如钢板,坚不可摧,

“嘶——”她的裙子被撕成了二半。

一种无法言语的绝望和耻辱,如同潮水一般,瞬间吞没了她。

女人就是女人,没有任何的力量,无法反抗任何的欺凌,她无力反抗,她的眼泪毫无征兆的就滚落下来:“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求你,我我我以后保证,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打扰你了,好不好,你放过我吧!”陈扯清几乎是哭着哀求他。

已经被怒火烧得昏了头的吴秋生根本就无若顾及陈扯清的乞求,仍然我行我素,将东西狠狠地挤进了她的双腿中,然后低下头,一边重重的咬住了她的唇,一边凶狠的想要侵占她的身体。

可就在这激烈的冲动暴戾过后,仅仅地不到一分钟,他却又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安静了下来。

此时的陈扯清已经意识模糊,言语不清,神情恍惚,

约莫过了半分钟,他像是忽然明白了那是什么东西,整个人忽的抬起头,盯向了身下的女子。

她面色苍白的吓人,脸上全是泪水,湿漉漉的睫毛颤动的十分厉害。

她像是吓到了,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察觉到他已经停了下来,她不断抖着的嘴里,还在喃喃的念着什么。

一切终止了,由疯狂到死一般的沉寂,一切变得很迅速地,快如闪电一肌,叫人措手不及。他的疯狂来得突然,静止也来得毫无征兆。

这样的画面,一下子就刺疼了吴秋生的眼,他猛地就偏过头,看向了车窗外。

他都离开了她的身体,她还在抽泣。

吴秋生忽然觉得车内的气氛有些压抑,他抬起手,落了车窗。

他点燃了一根烟,狠狠地吸上一口,又狠狠地吐出,眼前出现了二十前的一幕,他的爸爸骑在他的母亲身上,用皮鞭狠狠地抽打着母亲的身体,一下,二下,三下,他数不清了,直到母亲失去了知觉,不醒人事。

秋风缓缓,本有凉意,可是吴秋生却丝毫没有感觉,只觉得燥热无比,他回头看了一眼陈扯清,目光落在她那身象麻布条条一样的衣服,那种烦躁更浓了,他没好气的伸出手,重重的又按了开关,关上了车窗。

他又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烟雾缭绕,透过烟雾他看到她的眼泪还在流。

可能是哭的有些久,她肩膀一抽一抽的,她嘴里还在嘟嘟囔囔个不停,声音实在是太小,他又没多留意,所以不知道她在念叨着着什么。

吴秋生还是在狠狠地抽烟,一根接着一根,透过重重烟雾,他的目光落在远处的路灯上,

“求求你放开我,我保证,我真的保证以后不再缠你。”

“你别这样,我保证一定远远的离开你……”

“我不会再缠着你,在哪里都可以,求你不要在…在街上这样对我……”

吴秋生凝神的听了好一会儿,才从她嘴里零零散散的听清一些话。

这个声音多么的熟悉,那是他妈妈的声音,八年前他的妈妈也是这样的求他的爸爸,可是他的爸爸却总是无动于衷。

爸爸把妈妈把昏过去了,觉得还不够,又过来纠起他,又把他打得遍身的伤痕,不过他没有象妈妈那样的求饶,他只会咬着牙,硬杠到底,直到老爸打得累了,不想动了,他才能离开。

吴秋生脸上的神情没什么太大的起伏,可是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微妙。

她终于被他唬住了,是不是?从此以后,她再也不会变着法子的来纠缠他了,对不对?

也许这是最好的方法,她不再烦他,也不会再去回忆那些他不想回忆他那些伤心的沉年往事。

“我坚决保证不会缠着你了,我保证远远地离开……离你远远……”

妈妈的声音在他二十几岁的时光岁月里他想忘却又不能忘,他想只回忆美好的东西却听到的永远是妈妈这样的令他心疼的声音。

烟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烧到了他的手指,他心中的怒火再一次冒了出来:“那你就赶快的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的,我不想再见到你!”

他的声音很吓人,把整个车厢里的空气都震动得激烈地颤抖起来了。

陈扯清此时才回了神来。才从屈辱和惊恐中醒来,陈扯清的精神又有些恍惚,她茫然地看着吴秋生好一会儿,似乎还弄不明白吴秋生是不是说过这一句话。

“不是让你滚吗?怎么没听懂啊,是不是聋了?”吴秋生再一次爆发。

吴秋生再一次发狠的话,令陈扯清浑身一阵的震动,终于彻底地醒了过来。

此时的她真怕吴秋生再次生气,再次把她压倒,于是她闪电般的推开了车门,仓促的跳下了车。

她的脚步还没迈出多远,吴秋生的车就似飞一样的蹿了出去。

吴秋生从后视镜里看到陈扯清楞楞地站在马路边上,双手紧紧的捂着身上祼露的地方,可是那由于面积太大了,她怎么也盖不住她想盖住的地方。她身上的衣服被已经被他撕烂了很多的口子。

吴秋生眉心轻蹙了一下,脚底猛地就踩了刹车。

他又点燃了一根烟,再次狠狠地吸上几口,然后把烟丢出窗外,推开了车门,走出了车

他朝着陈扯清走去,脱下了自已身上的西装,披在了她的身上。

他没有再说一句话,就又匆匆地往自已的停车方向走去。

吴秋生,身后传来了陈扯清哭中带怒的声音。

他脚步只微微停顿了几秒却没有回头,仍然迈开脚步声继续地往前走忽然一双手推向了他的后背,力道很大,将毫无防备的他,推得往前硬生生的挪出了好几米。

吴秋生踉跄了两步,才稳住了身体,然后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了“砰”的一声。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