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9章 设计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小说:第19章 设计

编辑:北溟有鱼更新时间:2021-01-14 20:20:06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一对双胞胎姐妹,爸爸妈妈所以家庭贫困家庭的原因,养不起她们而将她们都送了人。姐妹二人在三十年的不期而遇,却不明白真相,姐妹二人只我以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长得很像的人。由因为长得像,常被旁人说成双胞胎,特别是同学们常常拿他们开玩笑,说她们就是一个人。。

作者:孤儿永无泪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吴太太,您这是怎么了?”站在陈扯清身边的纤瘦女子,伸出手手,扶着住了她。“我…我…我头疼……”若也不是被邓莺莺始终紧紧地地挽着胳膊,她就想抽身而退离开了了。从外人可以看出,“我…我…我头痛……”。...

精彩章节

“吴太太,您这是怎么了?”站在陈扯清身边的高挑女子,伸出手,搀扶住了她。

“我…我…我头痛……”

若不是被邓莺莺一直紧紧地挽着胳膊,她就想要抽身离开了。

从外人来看,此刻的陈扯清与邓莺莺正是手足情深,正如陈扯清第一次与吴秋生来与吴老爷子的老宅吃团圆饭时的情形一样,那是演得很逼真的亲情戏,谁也不会想这是邓莺莺逼陈扯清一起演的亲情戏。

不过,此时在陈扯清的脑袋瓜里却是灵光一闪,装出头疼,她在心底还是有点感谢起了邓莺莺,也是多亏了邓莺莺抱着她胳膊不放,才让她借着因为疼痛弯下身的动作,偷偷地加大了手臂的力道,将毫无防备的邓莺莺带的身体往前一倾,把她正看向吴秋生的视线,硬生生的挪偏,同时也打断了她喊吴秋生的话语。

别人哪里能知道陈扯清和邓莺莺之间的这种暗斗,大家都只是以为是邓莺莺没站稳,陈扯清是因为病造成站立不稳,而引起了邓莺莺也站不住处,各自便纷纷地的关心起了陈扯清。

“怎么好端端的忽然头痛了起来?”

要不要紧呀,要不要看医生呀

“吴太太,您是哪个地方疼呀?”

“吴太太吴太太,要不要紧?”

此时即使是邓莺莺心里知道陈扯清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明白陈扯清这是在演戏,但也只能吃哑亏,此时映入她眼帘的,窜入她耳朵的都是对陈扯清的关心,明明心里很是为陈扯清坏坏了自已的计划而生气,脸上却是得让自已挂着满满的担忧,跟着别人一样,一脸焦急地关切着冲着陈扯清:“娇姐姐,你是哪里不舒服?怎么身体抖得这么厉害?是不是要去医院?”

“是啊,是啊,你看我们一个一个慌慌张张的都忘了正事,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呀……”被邓莺莺这么顺口一说,有人反应了过来,拿出了手机。

装出疼痛难忍的模样,急忙吃力的出声,阻止那人拨打电话:“不……不用了……”

“疼成这样,怎么能不去医院?”

“就算是不去医院,也得喊个医生过来看看呀……”

“我,我没事……”陈扯清嘴上装着坚强,嘴上又装着痛苦万分的样子,一只手按着自已的太阳穴,装出头痛欲裂的样子。

不能让他们替自已叫医生,如果医生一来自已的戏就演不下去了,陈扯清此时还得想出一个办法劝止别人拨打医院的电话。

一下子要处理这么多的事情,要演好每一个细节,真是难为陈扯清了。此时她心里也感觉,这演戏也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呀,无论是做替身演员,帮艾天娇演电影角色,还是当艾天娇的这个妻子的替身,直到现在的演好艾天娇生活角色,解决艾天娇生活的善恶美丑,人际关系都不容易呀。

其实人间最难演的角色正是这样人类的关系学中的角色。

突然陈扯清的目光无意之间瞥了一眼一位富婆手中的酒杯,计上心来。

“没事…没事!我只是因为高兴而喝了点酒,头觉得有些晕乎而已,我去休息一会便是没事了。

同时,陈扯清的目光又扫了一眼周围,她怕自已的动静会引来了吴秋生和爷爷,立刻接着开口:“真的不好意思,忽然疼的这么厉害……”

说着,陈扯清让自己看似很勉强的挤了一个笑容,提出了告辞:“……我先上去休息一下,不打扰你们了……”都痛成了这样,纵使邓莺莺不甘心,却也没办法强留她,只能转着心思,打着别的主意:“娇姐姐,你一个人可以吗?要不要我送你上楼?”

邓莺莺与吴秋生并不熟,如果不是因为艾天娇的关系,两个人也说不上话,若是艾天娇不在了,邓莺莺想来也就找不到主动去跟吴秋生搭话的借口了。

这一切邓莺莺心里也很清楚,她肯定知道这一切的缘由,只是邓莺莺还是没有死心,只是心里想着借送陈扯清上楼的机会,看看途中能不能撞见吴秋生,再乘机与吴秋生搭讪,引起吴秋生的注意。

陈扯清的心里想到这里,心中又是一禀,如果让邓莺莺的阴谋得逞,那自已好不容易想出的计策,岂不是又得前功尽弃?

“不用,”陈扯清刚想着用什么方法拒绝了邓莺莺,就看到李姨端着托盘从旁边走过,她想都没想就拦了李姨,冲着邓莺莺温温柔柔的笑了笑:“莺莺,有李姨照顾我就行了,不必麻烦你了。”

然后又急忙地转头,对着李姨说道:“李姨,我身体有点不舒服,你扶我上去休息一下。”

说这话的时候,陈扯清用自已眼角的余光又扫了一眼邓莺莺,看到邓莺莺此时那装出来看笑意中隐隐的含怒气的神情。

陈扯清不理会邓莺莺此刻的心情,她仍然是一手按着自已的太阳穴,扶着陈姨的肩膀,在李姨的搀扶下,走向二楼的一间休息室。

“少奶奶!”李姨一直搀扶着陈扯清上了楼,扶着陈扯清躺在了床上,当她看到陈扯清手上的那一串手串时,不由得有些吃惊:“少奶奶,你这一串手串……”

“哦,这是我妈妈留给我的,听说是我越南的外公留给她,然后她又送给我的。”

本来陈扯清也以为李姨跟外面的那些人一样,想问自已这串手串是不是吴秋生送的,如果不是别人问她最多只回答一个—不是,但对于李姨,她知道李姨是真实的出于关心自已,所以自已说了实话,把这手串的真实来历告诉了她。

本来李姨是关心陈扯清的身体的,可是她却在无意之间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陈扯清的这一串的手串。

“真是你外公送你的吗?”李姨忍不住又问道。

“啊?!”陈扯清有些不太明白,这李姨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那么的关心自已手上的这一串手串?按照此刻的情况,陈扯清想李姨应该是会关心自已的身体为重的呀,肯定一言一语都是在问自已的病情的,可现在她却好象完全忽视了自已的病情,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自已的这一串手串上,陈扯清觉得李姨今天的表现有些反常。但陈扯清此时也庆幸,李姨的注意放到了她的手串上,反倒不问自已的病情,自已的病本来就是装的,如果李姨关心的是自已的病情,那自已还得花心思去应付,刚才在邓莺莺面前演戏就已经是很累的,如果李姨再对自已无微不至的关怀,那自已会更累。

李姨好象不肯轻易地放过陈扯清,她抓起陈扯清那只戴着那一串黄花梨手串的手,仔细地端详着,一个珠子一个珠子的反复地看,看得很是仔细。

这会不仅李姨的目光是疑惑不解,陈扯清心里也是疑惑万分了。她早已忘记了装头疼的事情了,不禁李姨道:“怎么了李姨,我这一串手串有什么问题吗?”

“你们姐妹二人就一串手串吗?怎么不是二串吗?李姨突然又问道。

“姐妹?什么姐妹?我们家就我一个女儿呀,我只有一个弟弟,没有姐姐或者妹妹呀!”陈扯清疑惑地道。

“哦?!”李姨的眉头拧得更紧。

“怎么了?李姨,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哦,没…没有!”李姨一脸的欲言又止的样子,叫人琢磨不透。

“到底是怎么一会事?李姨你能不能告诉我,”陈扯清隐隐约约感觉这里面有什么故事,想要追问李姨,把事情的原委弄清楚。

“哦,没有什么,少奶奶,你的身体怎么样了々要不要紧,要不要叫医生,要不是把少爷叫来?”

李姨突然换了口气,又关心起陈扯清的病情来了,这是陈扯清最怕的地方:“没…没什么了,我好多了,我只是喝了点酒,有点不太舒服而已,我休息一会就好了,李姨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有那么多的客人要招呼,你去帮爷爷招呼客人吧!”

“哦,真没事吗?”

“我没事,我真没事,李姨你放心好了。”陈扯清又说道。

“那少奶奶你先休息了,我去招呼客人了,客人太多了,他们都忙不过来了,我得去帮忙才行了,”李姨说道。

“好,你去吧!”陈扯清巴不得李姨说这句话,急忙催促着李姨离开。

李姨还是很担心她,再三询问了她好几遍,确定陈扯清没什么大碍,才体贴的帮她关上门,下楼去了。

既然病都装了,那陈扯清认为自已还得把戏演下去,她便躺在床上,盖好被子,打算好好的睡上一觉,避开所有的麻烦。

也许是身心俱疲,陈扯清觉得很累,加上卧室里的被褥很软很舒服,陈扯清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李姨终究有些不放心陈扯清,下楼后,想了想,还是吩咐家里的佣人给陈扯清泡了一杯蜂蜜红茶。

李姨端着准备送上楼的时候,恰好碰上了吴老爷子:“小张,是谁在楼上?”

“哦,是少奶奶,她身体不太舒服。”李姨答道。

“小娇?”吴老爷子皱了皱眉,四处张望了两圈,然后点了点不远处偏着头正和人聊天的吴秋生:“去,把姜茶给他送去,让他上楼去看小娇。”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