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5章 真爱就要勇敢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小说:第15章 真爱就要勇敢

编辑:北溟有鱼更新时间:2021-01-14 20:20:04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一对双胞胎姐妹,爸爸妈妈所以家庭贫困家庭的原因,养不起她们而将她们都送了人。姐妹二人在三十年的不期而遇,却不明白真相,姐妹二人只我以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长得很像的人。由因为长得像,常被旁人说成双胞胎,特别是同学们常常拿他们开玩笑,说她们就是一个人。。

作者:孤儿永无泪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吴秋生看见蜂蜜柠檬茶后,随后皱了一下眉,接着又抬起头看了她几眼,他的眼底掠过了一抹类似于于诧异的神采。过了大约五秒钟,他像是明白了了什么像,面色淡然的伸出手手拿起来了蜂过了大概五秒钟,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面色淡然的伸出手拿起了蜂蜜柠檬茶。。...

精彩章节

吴秋生看到蜂蜜柠檬茶后,先是皱了一下眉,然后又抬头看了她一眼,他的眼底划过了一抹类似于不解的神采。

过了大概五秒钟,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面色淡然的伸出手拿起了蜂蜜柠檬茶。

陈扯清心潮暗涌,很是兴奋,她以为他接受了她的好意,但令他没有想到了是。

吴秋生拧开了瓶盖,自已却没有喝,而是把蜂蜜柠檬茶又重新递了她的手上。

陈扯清先是一楞,没反应过来。

正在此时,吴秋生的手机响了,他抓起一直放在电脑台上的手机,接听了一个电话。

接听完电话,吴秋生却不再与她说话,抓起椅子后的西装,很快地走出了网吧。

“哎,我是……”陈扯清意识到吴秋生误会了她的意思,他是以为自已送他蜂蜜柠檬茶是要请他帮开盖,而不是自已送给他喝的。

陈扯清很着急,可是陈扯清却没有解释的机会。

陈扯清很是失落,不过她的心情很快不平复了,虽然他没有喝到自已送他的茶,但至少他又跟自已亲密的贴近了许多。

在陈扯清的印象里,吴秋生就是那种非常完美,完美到无法再完美的超级男神,就象陈扯清平时喜欢看的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那个与白雪公主亲亲的白马王子,陈扯清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了他的白雪公主。陈扯清没有信心,但是很期待。

可是程刚却说,吴秋生的那张脸和那身气质,骗过了所有人,他哪里跟完美和干净沾边,在这一伙人里,最数他不正经,脾气差,烟瘾大,缺乏耐心,嘴巴坏,是个坏坏的公子哥儿,不过是仗着自己有一张帅气的脸蛋,去吸引众多的女生罢了,程刚才吴秋生形容得一无是处,这在陈扯清看来,程刚是妒嫉。

所以陈扯清选择的是相信自己的眼睛,从不相信程刚的嘴巴。

直到,直到有一天,陈扯清才真正地了解了一个老老实实的吴秋生,那是在一次任肙肙的日party上,一帮的好朋友都来为任肙肙庆生,陈扯清来了,吴秋生也来了。

此时陈扯清才真实地体会到了别人形容的吴秋生的嘴巴还很贱。

这一天,吴秋生心情大好,别人跟他说话,他也跟别人热情的交谈,很健谈,跟原先陈扯清认识的那吴秋生简直是判若两人。

这一天大家都很放纵,大家都喝大了。

谁提议的去外面舞池跳舞,然后一眨眼的功夫,整个包厢里的人呼啦的全散了,只剩下了他和她。

他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低着头玩手机。

屏幕淡淡的光亮,将他五官照的立体而又柔和。

玩着玩着,吴秋生的手机没电了,手机屏幕暗了下来,很快便显示关机。他把手机随手的一丢,铕百无聊赖躺在了沙发上,紧闭着双目,养起了神来。

陈扯清以为他没有看到自己,她只知道坐在那里吃着自已喜欢的零售,时不时的往他那里偷瞄几眼。

“Hey!”吴秋生突然向陈扯清打招呼。

陈扯清向四周扫了一眼,发现周围只有她和吴秋生两个人,没有别的人,估计他肯定是跟自已打的招呼,心中不免有些小激动。

可她没有表现出来,女孩子的矜持让她不敢真实的显露自已的心中所想,仍然装成若无其事地弱弱地问了他一句:“你好叫我吗?”

“哦,没事,我就是看到你一直在偷看我,所以也招呼你一下。”吴秋生说道。脸上藏着一抹阴阴的笑容。

陈扯清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已刚才偷偷地瞄他。

被人知道自已心里的秘密,陈扯清的心里立即有着一种羞羞的感觉。她的脸上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红。

吴秋生没再说话,又似刚才一样,重新地躺回沙发上,闭上了双眼,养起神来。

他真是一个安静的男孩,陈扯清此时心中想到。

这样的男子会给女孩一个很安全的感觉,别人有关他的负面的传说现在在陈扯清的心里已经荡然无存,有的只是美好。

“你好!”陈扯清忍不住还是要跟他打招呼,尽管她也担心自已的唐突会打扰他的安静:“我叫陈扯清!”

顿了一下,自已觉得这样还不够又补充了一句:“你可以叫我小清,小清闲的清。”

“哦,是吗?小清闲,这个名字好,我喜欢,呵呵?”吴秋生笑了一会又说道:“小清新呀,可是你叫陈扯清,干嘛要叫这样的一个名字,你是与谁有扯不清的事情,你想跟别人扯清关系吧?”

“哦,这是我爸爸给我起的名字,我从小就叫这个名字,我也不知道我爸爸给我起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含意。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可是我每一次问我的爸爸妈妈,她们都没给我解释,我也搞不懂是怎么一会事。”

“唔,我看你爸妈是想让你与任何人的都扯清关系,也就是不占别人占你便宜的意思,”

吴秋生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令陈扯清有一些受伤的感觉,不过这样的受伤令陈扯清很是享受,真希望这样的伤害多来几回,于是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相反却说道:“兴许是吧,妈妈整天告诉我,说女孩子不能贪便宜,否则容易被人骗,要跟任何都保持清清楚楚的关系,不要牵扯不清的。”

“嗯,我猜也是,不过我有点怀疑,这是不是也说明了你爸妈跟别人有扯不清的关系,造成了一些麻烦,所以他们希望你不要步他们的后尘,与所有人保持扯清的关系,不再招受这样的麻烦。”

“是的,可能吧!”陈扯清嘴上这样说道,但心里却是在说,我爸妈都有不清呀,简直是太不清了好不好,就因为他们的不清不楚的,才害自已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欠了人家那么多的外债。

“也对!”吴秋生又说道:“这人呀要是扯不清可真的是个大麻烦。”

吴秋生在说这一句话里,声音很小,象是自言自语,说给自已听的一样,又象是在向陈扯清提示什么。

从这一点来看,程刚说的好象也不错,吴秋生的嘴巴真的是很贱很贱啊……

在陈扯清上大一的时候,吴秋生却没有来。他好象没考。为什么不考大学,陈扯清一直想不通,他的学习成绩不算太好,但也不差,考个一般的大学应该是没问题的。

任肙肙的生日在高考前的几天,为她庆完生后陈扯清她们就进入了紧张的高考阶段。

陈扯清比吴秋生高一届,陈扯清为了能与吴秋生同步,故意的留了一级,读了两年的高三。

可是令陈扯清伤心的是,就在她苦苦地等待着吴秋生一起跟她高考的时候,却传来了吴秋生辍学不念书的消息。

而高考结束后,任肙肙与程刚的恋情就成了异地恋了,因为程刚没考上。

每个少男少女们爱情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占居了生命中的很重的分量的。

因而可以说,程刚与任肙肙两个人的分开,是对于他们的爱情里一种磨难。

也许是心情不太好,在他们分开前的那个晚上,他们二个都喝了不少的酒,陈扯清做为他们的的闺蜜,也来参加了他们的分别晚安,这一天吴秋生却没有出现,那晚的两个人借着酒劲吵了一架,吵得很严重,任肙肙哭着转身跑了。

陈扯清本来是想安慰他们的,却因为吴秋生没有到场,因而她的心情也不好,她虽然没有象任肙肙那样为爱而哭,但陈扯清的心情也是失落到了极点。

正当陈扯清因为程刚与任肙肙吵架,自已因为心情不好的原因而不能去安慰两个而心中有些自责的时候的,让陈扯清大跌眼镜的事发生了,两个吵着吵着竟然会当着陈扯清的面突然抱在一起,疯狂地亲吻。从未谈过恋爱的陈扯清一时呆楞住了,她想不到这爱情的游戏能有这样的玩法的。

那是陈扯清第一次看人接吻,弄得她也有点心花花的感觉了,很久没有反应过来。

许久她才从痴痴的崇仰中醒了过来,心中涌起的念头就是离开,别当电灯泡。

不过此时的她最希望的是吴秋生赶快出现,让自已也能象程刚和任肙肙一样,享受着这种只有年轻人才有的冲动得几近疯狂的爱。

可惜她的吴秋生却迟迟没见到来。

陈扯清无奈,只好转身跑开了。

看着别人享受着爱情的甜美,自已却是被落寞困绕,陈扯清很是不甘。

她也不知道跑出去有多远,直跑得她气喘吁吁,累得满头大汗。

就在郊外的那个他们那天去钓鱼的地方,那个她落水被吴秋生救起的地方,她看到了吴秋生。

“吴秋生,你怎么在这里,为什么不去参加同学的分别晚会?”陈扯清不禁问道。

“我为什么要参加,那本就跟我无关,我即不想考大学,也没有象她们那样的恋爱,弄出个一般的事件出来那有多累呀!”

“你说什么?”陈扯清无法理解他的想法,不过陈扯清现在终于能见到吴秋生了,陈扯清觉得自已心里已经很满足了。

“我是说我不想继续读书了!”吴秋生说道。

“啊,为什么呀?你为什么不读书?你家里那么的有钱,又不是上不起学,你看我家那么的穷我都要努力的读书,知识改变命运嘛!”陈扯清不停地规劝,她希望能劝动他放弃现在这种想法,继续读书,和自已一起考上大学。

可是吴秋生不以为然:“不了,我不想读书。”

“哦!”陈扯清本来还想劝他,但又怕他不高兴,怕他生气起来,破坏了这一次陈扯清好不容易等到的与他在一起的机会。

想了一会,陈扯清改变了口气,用另一种口气问吴秋生:“那你不读书,想干什么,有什么打算?”

“我要去当兵!”

“啊,当兵?!”陈扯清吃了一惊,不知道吴秋生为什么会冒出这样的一个想法,想到他一去当兵,自已与他就要好几年见不上面了,那比程刚与任肙肙两个人还惨。程刚与任肙肙虽然会因为他们不是一起上大学,一个没考上,会产生异地恋的问题。但至少他们还在恋爱,而他们离得也不是很远,只要有时间,程刚可以通过坐车去找任肙肙的,而自已就不同了,如果吴秋生真要是去当兵,那陈扯清基本上就等于无法与吴秋生在一起了,因为直到现在都还是陈扯清单恋着吴秋生,吴秋生有没有对陈扯清有情还是一个未知数,因而陈扯清对吴秋生很是不放心。

但是陈扯清却又不敢劝阻,她相信吴秋生想去当兵的事是经过他深思熟虑的,自已无论如何劝都是没有什么用的。那样的话不仅劝不回他,反而被认为她要拖他的后腿。男人有志当自强,其中当兵是一种最好的体现男子魅力和锻炼自已的最好方法。而象吴秋生这样好强的男人,他决定了的事情肯定不会轻易的改变。自已怎么劝都不可能劝得回头,让他放弃他当兵的想法。

再说了,自已现在跟吴秋生是什么关系,自已有什么资格管他的事情,自已又不是他什么人。

想到这里陈扯清很是失落。

“怎么了,你在想什么呢?”吴秋生看着陈扯清一言不发的样子,禁不住问道。

“哦,没…没什么!秋生哥哥,你真的要去当兵吗?”陈扯清不禁又问道。

“是的,志在必得!”吴秋生用很坚定的口气说道。

“那我们还能见面吗?”陈扯清含着眼泪问道。

“哦,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吴秋生此时才注意到陈扯清的变化。

“没…没什么,我…我…我…”陈扯清感觉到了自已的失态,连忙擦拭着自已脸上的泪花。

“走,你跟我走!”吴秋生突然拉住了陈扯清的手。

“哦!”立即一股触电般的感觉穿过陈扯清的身体,她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了吴秋生,第一次与吴秋生——自已的男神有身体上的接触,心里很是激动:“去那里?”

“你就别问了,跟我来就是了。”吴秋生把陈扯清扶上了他的自行车。

那是陈扯清第一次坐吴秋生的单车。

他即使载了她,速度依旧很快,像是一阵风。

坐在后面,恍惚的以为自己这是在做梦。

等到吴秋生的车子停下来后,陈扯清才发现已经到自己家的楼下了。

一下车,吴秋生连句谢谢都没等陈扯清说,就踩了脚蹬。

他的车子还没动起来,陈扯清就意识到,她没告诉他,她家的地址,他是怎么把她送到楼下的?

此时的陈扯清心里非常的激动,她感觉到了,吴秋生应该是爱自已的,她原来对可能因为他去当兵而失去他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

在吴秋生去当兵前的一个晚上,陈扯清再一次把吴秋生约了出来:“吴秋生!”

吴秋生停下车,转过头来看她。

“你,你还有时间吗?我、我、我想……请你看电影……”陈扯清用手不停地搓着自已的衣角,低垂着头,脸上一直红到了耳根,她是第一这样的对自已的男神说出这样的要求,心里还是很忐忑不安,很是激动,又很是羞涩,心情很是复杂。

“渴渴,水水!”吴秋生的话语终于把陈扯清拉回到现实中,从往事中拉了回来。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