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9章 恶梦还是美梦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小说:第9章 恶梦还是美梦

编辑:北溟有鱼更新时间:2021-01-14 20:20:01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我与爱情一步之遥

一对双胞胎姐妹,爸爸妈妈所以家庭贫困家庭的原因,养不起她们而将她们都送了人。姐妹二人在三十年的不期而遇,却不明白真相,姐妹二人只我以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长得很像的人。由因为长得像,常被旁人说成双胞胎,特别是同学们常常拿他们开玩笑,说她们就是一个人。。

作者:孤儿永无泪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附身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因为交通阻塞,陈扯清的车始终与吴秋生的车能保持在一个达到平衡的车道上,始终分不开。或许是陈扯清盯着吴秋生太久的原因,最后被吴秋生意外发现了。他的神情是一楞,接着就非常厌也许是陈扯清盯着吴秋生太久的原因,最终被吴秋生发现了。他的神情也是一楞,然后就十分厌恶地盯了陈扯清一眼。将烟头一丢,把车窗关好,关得严严实实,使外面的人一点都看不到车内的一切。。...

精彩章节

因为交通堵塞,陈扯清的车一直与吴秋生的车保持在一个平衡的车道上,一直分不开。

也许是陈扯清盯着吴秋生太久的原因,最终被吴秋生发现了。他的神情也是一楞,然后就十分厌恶地盯了陈扯清一眼。将烟头一丢,把车窗关好,关得严严实实,使外面的人一点都看不到车内的一切。

车窗的玻璃是光学玻璃,是那种只能从里面看外面,外面却看不到里面的那一种。

此时的陈扯清只能看车窗上黑漆漆的一片灰。

车子过了超音速火车站收费站,道路一下子变得通畅了起来,吴秋生像是生怕陈扯清的的车再靠近自己的车子一般,猛地加了速,左拐右拐,接连并了好几次道,然后就融入了前方的车流中,不见了踪迹。

不管是多年前他已经忘记了的那个自已,还是现在做了替身,用别人的身份住进他家里的这个自已,都有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她和他的心间再也无法交集在一起。

陈扯清发楞了十几分钟,怔怔地看着吴秋生远去的方向,把车窗关上,才闭上了双眼,她也太累了,想想自己也应该好好的休息一会了。

陈扯清的车刚一开进城里,艾天娇的经纪人丁圆圆的手机就响了。

“喂!哦,好!”她对着手机,说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对着司机说:“去天上华都。”

一直沉浸地往事的回忆中的陈扯清已经被丁圆圆的电话铃声给打断,回到了现实。她听到了丁圆圆的话,有些吃惊,一脸不解地看着丁圆圆,却又不好问她是什么事,为什么一定要去天上华都。

丁圆圆却已经看破了陈扯清的心思,便对她说道:“是黎猴子的局。”

陈扯清没有说话,她心里揣测这些应该是艾天娇的事情,应该是她那边的朋友,因为自已现在是她的替身,当然她的事情得自已去做。

顿了一会,丁圆圆才似想起,坐在自已身边的人是陈扯清不是艾天娇,便又补充了句:“艾天娇的富豪朋友。”

收人钱财替人办事,这个道理陈扯清明白,即使丁圆圆现在让她去参加的局她不喜欢但也得去。于是应了一声:“哦!”便再也不出声,仍然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

在陈扯清与丁圆圆还在路上的时候,天上华都那边早已开始了,场面很是热闹。

今天参加的这个饭局,人有点多,几十平米的包厢里,两个有二、三米宽的圆桌边上,坐满了人,没有一处是空的。

作为东家的的黎猴子看到陈扯清和丁圆圆进来,立刻喊了服务员,添了两把椅子。

如果是一张桌子添上两张椅子,看上去有些拥挤,于是丁圆圆选择到另一张桌子,而陈扯清却在另外的一张桌子前坐下。

等到陈扯清坐定,她一抬起头仔细的一看,才发现不太对劲,吴秋生就紧挨着她的身边坐着,手里捏着一根烟,半靠着椅背,歪着头,正听他另一侧的人在讲话。

包厢里人太多了,太吵杂了,陈扯清虽然紧靠着吴秋生坐着,但是她却听不到两个人在一起交谈些什么。

此时的吴秋生也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跟自己说话的人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陈扯清什么时候坐在自已的身边。

一直到有一个认识艾天娇的人跟陈扯清打招呼,喊了一声艾小姐,吴秋生才突然楞了一下,转过头来看向陈扯清。

他足足盯着陈扯清看了几分钟。

面对吴秋生带有敌意的眼神,陈扯清也是呆楞了很久,不知所措。

不过还好,与陈扯清从超音速火车站出来时一样,吴秋生的视线并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多大一会儿,就抽了回去。

吴秋生没有愿意跟陈扯清说话的想法,陈扯清也不想搭理他,两个就这样怔怔地盯了对方几眼,便各自把目光从对方的身上收回。

吴秋生就当什么也没发生似的,仍然转过头去跟别人聊天。而陈扯清也不把这一切当一会事,她举起手中的一个酒杯,对刚才喊自已艾小姐的人示意谢谢他。

她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还用眼睛的余光瞄了一下身边的吴秋生,不知道是不是自已的错觉,在她的心里,她感觉到了吴秋生此刻的脸色比刚才还阴沉了许多。

与吴秋生一起聊天的那个人好象发现了点什么,似是不经意地问吴秋生一句:“你们认识?”

吴秋生的神情先是一怔,然后他又重新点烟了一根烟,口气很平淡地说道:“不认识。”

“哦我还以为你们是认识的,刚刚你们盯着对方看那么久,没有理由不令人产生联想,呵呵…”那个人看来是有一些风月场中经验的人,他真把陈扯清当作明星,而现在的有钱都喜欢与明星们制造一些绯闻,大概他的心里此刻也是这么想的。

这一点陈扯清已经从他看自已的眼神上察觉出来了。

而令陈扯清有点诧异的是,吴秋生竟然对此是无动于衷的样子,只是仍然是用着冷静很平淡的口气说道:“不用在这里用说这种让人倒胃口的话,来点开心的话题好吗?”

此时的陈扯清心里想说,再怎么样艾天娇也是你的妻子,你怎么能在外人面前说你的妻子,真搞不懂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人?连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当初自已是怎么会把他当成男神来敬仰的,自已会不会真的是瞎了眼了。

对于吴秋生的冷漠,陈扯清虽然心里也泛起了一点点的小水花,但还好,不是很严重,比起当初自已热恋他的时候要好很多了,所以她心里此时也不是很在意,只是一口口地喝着杯中的酒,强制自已不要去想那些没用的事情。

可不管怎么样,陈扯清想安抚自已这颗曾经受过伤的心似乎不太可能,她还是不小把酒洒吴秋生的身上。

“对不起……”陈扯清连忙抽了纸巾,冲着吴秋生的袖口擦去。

可没等陈扯清的手沾到吴秋生的身体,吴秋生就如被电伤着似的,条件反射似的把手抽回,并且猛然从自已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着刚才和自已聊天的那个有点花花肠子的男人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失陪了!”便迅速地转身,离开了包厢。

吴秋生那一走,没再回来。

陈扯清心里很清楚,吴秋生为什么会走,为什么不再回来,都是因为她。

此刻的陈扯清也无心再在饭局里呆下去,便以自已太累了为借口也匆匆地离开

竟然都忘了跟丁圆圆打个招呼。

也许是因为酒喝多的缘故,也许是因为别的原因,反正陈扯清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那天晚上陈扯清的确觉得得自已很累。

回到这有中,倒头便睡,短短的几分钟内便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一阵电话铃声把陈扯清给吵醒了,是丁圆圆的电话:“我…我…我喝多了,你来来来接我下……”说完,丁圆圆口齿不清的报了个地址,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陈扯清急忙穿衣下楼,跳上自已的汽车,向丁圆圆在电话里报的地址开去。

丁圆圆所说的地方陈扯清去过,那是在天都城的郊区,是个一个修闲山庄,离陈扯清的别墅有点远,陈扯清也不知道丁圆圆为什么会选一个这样的地方去喝酒。

陈扯清整整开了三个小时才到了那个地方。

陈扯清车一停下,透过自已的车窗,一眼就看到了吴秋生倚着山庄的院里的一颗大桦树上,正接电话。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