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九章给的太多了

巫女行小说:第十九章给的太多了

编辑:情话微凉更新时间:2021-07-22 23:47:49
巫女行

巫女行

以舞降神、与神沟通者为巫女。许埘没想起,自己有天会和十分讨厌的巫女互换身体。这个讨人厌的巫女还明明那么有人气,真是是妇女之友,他这个粗人每天要耐着性子负责接待这些哭哭啼啼的女人,倾听一个又一个令人令人发指的故事。变为他的巫女萧七则每天倜傥逍遥快活,可以得到县令赏识,升迁涨薪,名利双收,眼瞅着就得为妻他心中的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许埘急了:我会觉得这样很好。萧七淡定:我会觉得这样十分好。表面:性格她坚强冷面非常热心巫女x莽撞率直本性善良真诚捕快看似:关爱和弱势人群心理治疗师vs县大队不非常优秀骨干许埘心中郁郁,此时他正在一间满是杂物的小木屋四处搜寻,屋里厚重的灰尘与扑鼻的霉味让他防不胜防,用衣袖捂住鼻子,还是惹得他喷嚏连连。。

作者:作家AhRjJh 状态:连载

类型:富豪总裁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想了老半天,许埘但是去找了萧七。也是找“自己”。这事还得“自己”亲自出马才能问题。他先摸到了衙门口,抬头一看簇簇的轿马,往来不停地,其中几个骑着马的,爬起来上马进来了县衙。平时里一同一起工作的兄弟们,此时正左右歪倒在门口,说说笑笑,完全不对来者在乎。实则是熟也就是找“自己”。。...

精彩章节

想了半天,许埘还是去找了萧七。

也就是找“自己”。

这事还得“自己”出马才能解决。

他先摸到了衙门口,只见簇簇的轿马,来往不停,其中几个骑马的,翻身下马进去了县衙。

平日里一起共事的兄弟们,此时正左右歪倒在门口,说说笑笑,完全不对来者在意。看似是熟悉的人来了。

许埘戴着幂篱,缓缓靠近衙门口。

这样看得更清了,歪倒在门口,大吹大擂的正是自己的结拜兄弟之一,略有些好色的苏铁。

想当日,他许埘,和夏小山、苏铁、于敏一起结拜,他最大,夏小山次之,苏铁再次之,于敏最小。因他在家中排行老三,多年来被人叫习惯了,结拜了之后,兄弟们也都习惯性喊他三哥,而不是大哥。

他们歃血为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若遇危险,必定两肋插刀。

现如今他变成了如此模样,这班兄弟们认不出来他来了。

想到这儿,他便有些凄凉。

说好的兄弟,他换了个面目,但还是那样的性情与说话,就都认不出来了,可哀可叹。

他蹭上去,对着大吹大擂的捕快们笑道:“几位爷们纳福。”

温言细语一出,几个胡吹神侃的捕快立马停住了声。

个个争相起身,打量着来者。

可以看出,这是个年轻女子。

声音婉转,体态轻盈,头戴幂篱,看不清样貌,但一定是个佳人。

只是这佳人装扮却很奇怪,一身男子装束,头发没有盘起,仍旧披散,直到腰间。

苏铁认出来了,这是巫女七娘子嘛。

他笑着上前,问道:“娘子可是来找我的?那日娘子打了我,是否心中怜惜,特意来补偿我?”

许埘平日里见惯了苏铁轻嘴薄舌的样子,从来不以为意,今日他成了女子,面对这样的出言不逊,心中略有不快,大受屈辱一般。

“我是来找许官人的。”许埘道。

“我们这儿从来没有什么许官人这样文雅的人。”另一个捕快揣着手,大笑。

“我是来找许埘的。”

“许埘是谁?你找他作甚?”几个捕快装聋作哑,互相对望,摇着脑袋,好不欠揍。

苏铁近一步笑道:“姑娘,我劝你不要对三哥有所企图了,他心里已经有人了,不会看上你这个巫女的,不过嘛,你长得有三分颜色,我可以考虑收你做小。”

许埘怒气上涌,也顾不得自己现在是女儿身,扬起手就打了苏铁几巴掌。

“给我叫许埘出来!”他这暴脾气可是一点没变。

“你怎么打人啊?”几个捕快没有进去叫人的意思,个个撸起袖子,就要帮苏铁召回公道。

苏铁捂着脸,也气了,“你还敢打我?上次的事还没完呢!”

说着就要打回来。

刚一扬手,就被后面的声音制止。

“住手!”

苏铁委屈巴巴的后望,果然是三哥“许埘”来了。

“三哥,她又打我!”苏铁叫着。

赶来的萧七白了苏铁一眼,“我还不知道你?一定是看着人家姑娘好看,心痒难耐,说了几句惹人厌烦的浑话!改改吧,否则迟早死在这上头!”

教训了苏铁及众人一顿,萧七才有空望向站在一旁的“自己”。

只一望,也惊呆了。

面前的“自己”也太怪异了。

头戴幂篱,身穿男装,双手叉腰,两腿迈开,气势冲天。

她咽了咽口水,她可从未如此豪迈过。

她将许埘拉到一旁,问道:“何事?闯祸了?”

许埘气道:“不要用这副很了解我的口气说话,我像是会闯祸的人吗?”

“很像是制造祸端的人呢。”

许埘白白眼,不去跟这小女子争辩,开门见山直入正题。

“你去找王姒嫦,跟她说让她嫁人,快点!”

萧七不乐意了,抱着双臂,分开两腿,道:“为何要我去?”

“事成以后,王老汉会给二百两雪花银,我可以给你五十两。”

“我不要。”萧七说完就要走。

许埘忙拉住萧七,加大了声音强调:“五十两啊!”

“小点声,我没聋。”萧七甩开许埘的手,冷冷说道。

“这是你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啊!你就如此冷淡?”

“那是你一辈子赚不到的钱,不是我。”萧七无比轻松的说着。

“巫女果然有方法赚到常人赚不到的钱。”许埘眯缝着眼打量面前的萧七,“那么你也一定有非常人之法去救王姑娘了?快教教我!”

“她何须用我救?出了什么事?”萧七忙问道。

“她不愿意嫁人,老父亲都快急死了,你快做个法,让王姑娘变成正常人。”

一听这事,萧七又要转身。

再次被许埘狠狠拽住。

“五十两啊!”许埘着重强调了钱,“要不,给你一百两,我们对半分。”

他敲了内心的算盘,那些玉器丝绸什么的,就不提了,到时候变卖,也能凑够一百两。

“王姑娘无事,何须我去救?”

“整日摆弄花草,都二十了,也不为自己的终身大事考虑,也不想想自己的老父亲是何等的煎熬,这难道还没有事吗?”许埘道。

“王姑娘自己爱花种花,种出来的花不止卖给周边,制成药材,救济百姓,甚至销到了京城,那些贵妇和大臣们也都爱用王姑娘家的香料,王姑娘还计划开设花场,多多招人。如此精神蓬勃,比你个大男人都强多了。何来有事?”

“不嫁人还不是有事吗?男婚女嫁,是天经地义的事,她躲在家里,不是怪事吗?人哪有不成亲成家的?再说她一个姑娘家,没有男人庇护,现在生意再好,只怕也只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家产最后都归了别人。”

萧七摆出手指,一根一根徐徐伸出来,“首先,王姑娘比你我有钱,家里的地不少,房子不少,有奴仆与长工,自己还有种花和香料的生意,晚景再凄凉也比我们过得好。

其次,王姑娘没病,她好好的。

最后,找个丈夫便是给自己找个依靠了吗?君请看张娘子的丈夫,可是个依靠?若是识人不明,便是引狼入室,非常凄惨。”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