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八章我又不喜欢

巫女行小说:第十八章我又不喜欢

编辑:情话微凉更新时间:2021-07-22 23:47:48
巫女行

巫女行

以舞降神、与神沟通者为巫女。许埘没想起,自己有天会和十分讨厌的巫女互换身体。这个讨人厌的巫女还明明那么有人气,真是是妇女之友,他这个粗人每天要耐着性子负责接待这些哭哭啼啼的女人,倾听一个又一个令人令人发指的故事。变为他的巫女萧七则每天倜傥逍遥快活,可以得到县令赏识,升迁涨薪,名利双收,眼瞅着就得为妻他心中的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许埘急了:我会觉得这样很好。萧七淡定:我会觉得这样十分好。表面:性格她坚强冷面非常热心巫女x莽撞率直本性善良真诚捕快看似:关爱和弱势人群心理治疗师vs县大队不非常优秀骨干许埘心中郁郁,此时他正在一间满是杂物的小木屋四处搜寻,屋里厚重的灰尘与扑鼻的霉味让他防不胜防,用衣袖捂住鼻子,还是惹得他喷嚏连连。。

作者:作家AhRjJh 状态:连载

类型:富豪总裁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许埘皱皱眉头,道:“等姑娘成了家就明白了,女人但是要找个男人靠。”姒嫦笑了笑:“我不不喜欢男人。”许埘难以置信,大张了嘴巴,“你居然不不喜欢男人!啊很奇怪。”姒嫦撇撇撇嘴:“那些男人身上总是会有怪味,身上油腻腻湿哒哒的,还总不喜欢骂街吸烟,争强好胜,尤姒嫦笑笑:“我不喜欢男人。”。...

精彩章节

许埘皱皱眉,道:“等姑娘成了家就知道了,女人还是要找个男人依靠。”

姒嫦笑笑:“我不喜欢男人。”

许埘难以置信,张大了嘴巴,“你竟然不喜欢男人!真是奇怪。”

姒嫦撇撇嘴:“那些男人身上总是有怪味,身上油腻腻湿哒哒的,还总喜欢骂人抽烟,争强好胜,尤其是炎炎夏日,袒胸露腹,不成个样子。哪有我的花花草草好看好闻?”

许埘道:“男人总是要建功立业的,所以喜欢争强好胜。他们在外赚钱养家,才不拘小节。”

“喜欢争强好胜没错,可有的时候却虚伪软弱,喜欢欺负弱者,遇到强者,恨不得把家底都掏给人家。遇到所谓的兄弟,可以夜不归宿,没日没夜的厮混在一起,吹牛撒谎,斗鸡走狗眠花宿柳,无所不作。哪有我的花草可爱。”

许埘看都不想看姒嫦一眼了,无奈道:“你说的只是个别人,不是全部,何必要一棍子打死所有人?男婚女嫁,天经地义,没有女人不向往嫁人的,姑娘你真的有病,这得治。”

“是啊,不能一棍子打死所有的人。可惜这样的人多,你说的好人少。”姒嫦突然眼睛一亮,展开双眉,笑道,“那位许官人便是极少数人之一。”

这句话像是在许埘的心上点了个爆竹。

噼里啪啦,他的心炸开了花。

他忙道:“他……他心里已经有人了,你不要打他的主意!”

姒嫦歪首笑着:“什么主意?让他给我种花的主意?”

“他已经有了心爱的人,不会娶你的。”许埘明说了。

姒嫦奇道:“我可没有那个主意,只是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人。你怎么如此紧张?”

“我紧张了吗?”许埘大口喘着气,慢慢平复心情,“我是在为你着急。你若是找不到男人,我可以为你介绍。”

“巫女已经什么都做了吗?包括媒婆的事?”姒嫦郑重地说道:“我不是找不到男人,而是不想找男人。”

“你不找男人,怎么生孩子呢?”许埘急道。

“我可以抱养别人的孩子,世道艰难,总有那些活不下去的,我抱养过来,也是积德行善,为朝廷分忧了,慈幼局里也可少花些钱。”

“可那毕竟不是你的亲生骨肉。”

“我不在乎这个,亲生与不亲生,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我好好待她,养育她成人,她若是愿意继承我的衣钵,继续种花也好,不愿意呢我也不强求她,我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平平安安长大就好。”姒嫦笑着,“我抱养的孩子,还能跟我姓王呢。不嫁人,我还能有名字,嫁了人,我就只剩下夫姓与父姓,生了孩子就变成孩子娘了。我喜欢我的姓,我的名,也喜欢种花弄草,我不愿失去它们。”

许埘问道:“那你果真对许官人没意思?”

“没那个意思。”

许埘明显松了口气,这口气太大,被姒嫦听了个明明白白。

她嗅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息,“七娘子今日前来与我说这些……是否另有目的?”

她慢慢推敲,认真说道:“莫不是七娘子是为了许官人而来?七娘子见许官人来与我相亲,怕我看上许官人,纠缠许官人,特地前来与我说明?七娘子不必担心,我对花草的兴趣比对许官人的兴趣大。”

许埘连忙否认:“不是!”

姒嫦笑道:“七娘子若是对许官人有意,又不好明说,我可以效劳。那许官人一表人才,是个不错的如意郎君呢。”

许埘翻着俊俏的眼睛,急忙摆手:“勿用姑娘操心!”

姒嫦似乎找到了戏弄眼前“七娘子”的办法,一脸堆笑,“这种事情,最是不好说,也许姑娘内心已经属意许官人,自个儿却不知道呢。”

许埘板着脸,一本正经道:“我属意她?还不如给我一刀痛快!此生此世,我断然不会与她有什么事情!”

“男女之事,谁能说的清楚呢?”姒嫦笑道,“娘子如今否认的如此迅速,日后会是何种情形尚未可知呢。”

“这句话我也奉送到姑娘的耳边。”许埘冷冷道,“也请姑娘和某个人有如此情形吧!”

说罢,立马转身,抬首抱拳,“在下告辞!”

晦气!

这都是什么事!

许埘心里苦闷:跟这些女人说话就是麻烦!

许埘将自己不辉煌的成果告诉了王老汉,并皱着眉头,十分深沉的说:“我已经尽力了,令嫒心思与别人不一样,不懂变通,我已无法,还请另找高明。”

王老汉可犯了难,这附近的高明都找过了,不管用啊。

“要不您再看看,再试试。或者是用点您那样的法子。”王老汉暗示着。

许埘猜不出来,:“什么法子?”

“巫女不都会些鬼画符,或是拿着剑对天祈祷,有的还会各种秘术……”

许埘无奈摇头,“我不是巫女。不会那些。”

王老汉有点诧异,这位巫女跟他以前见过的巫女很不一样呢。

这人到底是不是巫女啊?

“姑娘既然无法,那我只能收回我的赏金,另找高明。”王老汉叹着气。

这个不行,下一个一定行!

许埘屏气凝神,似乎是听到了不可多得的宝藏的位置,双眼睁到最大,“我来这儿,您是要给我钱?”

他没听这老头说过啊。

还是这老头说过,他一时着急,只顾着拆散萧七和姒嫦,没有入耳啊?

不是这老头重新提起,他都不知道这事儿,岂不是一笔损失?

他不能让钱从手指缝里白白溜走。

“是啊。”王老汉点点头。

“您原本要给我多少?”

“事成以后,老汉准备奉上二百两雪花银,以及绸缎四匹,玉器八件,还有……”

许埘被这个礼金震撼的说不出话,连连捂着胸口,他的心好疼!

活了小半辈子,他连五十两雪花银都没见过,何况二百两!

“二百两……”许埘立马联想到了若玉姑娘的老爹曾经说过,没有二百两,连他黄家的门都不要进,更别说要娶他的姑娘了。

那么——

许埘一扫脸上的无奈,重新振奋,浑身上下充满了斗志,站在王老汉面前,十分正经,“我一定会治好王姑娘!”

王老汉睁着昏花的老眼,看着面前斗志昂扬的年轻“姑娘”,捋着花白的胡子,满意的笑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

可不咋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