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七章从中作梗(2)

巫女行小说:第十七章从中作梗(2)

编辑:情话微凉更新时间:2021-07-22 23:47:48
巫女行

巫女行

以舞降神、与神沟通者为巫女。许埘没想起,自己有天会和十分讨厌的巫女互换身体。这个讨人厌的巫女还明明那么有人气,真是是妇女之友,他这个粗人每天要耐着性子负责接待这些哭哭啼啼的女人,倾听一个又一个令人令人发指的故事。变为他的巫女萧七则每天倜傥逍遥快活,可以得到县令赏识,升迁涨薪,名利双收,眼瞅着就得为妻他心中的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许埘急了:我会觉得这样很好。萧七淡定:我会觉得这样十分好。表面:性格她坚强冷面非常热心巫女x莽撞率直本性善良真诚捕快看似:关爱和弱势人群心理治疗师vs县大队不非常优秀骨干许埘心中郁郁,此时他正在一间满是杂物的小木屋四处搜寻,屋里厚重的灰尘与扑鼻的霉味让他防不胜防,用衣袖捂住鼻子,还是惹得他喷嚏连连。。

作者:作家AhRjJh 状态:连载

类型:富豪总裁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那娘子昨日来指使何事?我听邱姑娘说,您要来问我种花草的事呢。”她上下打量着这个鼎鼎大名最有名的七娘子,气质豪放,坐姿狂放不羁,确实与众不同。看这样子,也不像是个爱花人。许埘道:“我来找你,恰恰为了种花草一事,也是来看一看你都搞得什么名堂。”姒嫦了有些不开心看这样子,也不像是个爱花人。。...

精彩章节

“那娘子今日来所为何事?我听邱姑娘说,您要来问我种花的事呢。”她打量着这个鼎鼎有名的七娘子,气质豪迈,坐姿狂放,确实与众不同。

看这样子,也不像是个爱花人。

许埘道:“我来找你,正是为了种花一事,也是来看看你都搞得什么名堂。”

姒嫦已经有些不高兴了,出于礼貌,还是挂着笑容,“没什么名堂,只是胡乱摆弄着玩罢了。”

许埘提高了些许音量,“姑娘也知道自己是胡乱弄着玩啊,我还以为姑娘不知道呢。”

“……”

许埘继续道:“姑娘整日在外摆弄花草,可有空闲的时候,回家看看老父亲?您的父亲年事已高,不能劳作,整日倚门翘望,等你回家,你不能忽视这些,将所有的目光放在花花草草上啊。”

“你的父亲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人陪他,你作为女儿,理应尽尽孝心,多多陪陪老人家。”

姒嫦脸上毫无波澜,平静地说道:“他整日忙着收租,与村里的老人闲聊,真正不在家里待的是他。”

“你摆弄那些花花草草有什么用?”

“娘子可能还不知道,我种的花,做成香料,现在京城里大为流行,达官贵人家的夫人小姐都爱用,连朝中文武也颇为青睐,我已经准备筹建花场,雇些人来种花。娘子若是不忙,可来帮忙,我出双倍价钱。”

“……”

许埘无语,他不知道,这小姑娘还有这样的能耐。

只怕是说谎。

许埘哼了一声,笑起来,“这有何用?花无百日好,姑娘现在的生意做得好,可不能说明以后也能做得好。姑娘家家的,还是要趁着年轻,找个好人家,那样才能有真正的好日子。一个人,没有丈夫帮衬,哪能过得好?

退一步说,你的香料卖得再好,赚再多的钱,自己也花不完,死了也带不走,哪有给自己孩子的好?那样以后还能有人替你养老送终。你日日摆弄花草,花草能给你养老送终,还是能给你延续血脉?现在你指着花草过日子,以后花草不行了,你的日子就凄惨了。”

“哦?是吗?”

姒嫦彻底按耐不住心中的厌恶了,发出的声音异常冷淡,若不是看在七娘子往日的名声,与她帮过多人的份上,早把她给撵出去了。

“七娘子若为了这个来游说我,那么请七娘子回吧。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与你说不到一块去,还是赶快分开吧,撕破脸皮可不好。”

“我这也是为你好。”许埘道,“你现在年轻,身强力壮,生龙活虎般,可以不想其他的,更不想身后事。下去十年二十年,你体力不再,没有个家,没有孩子,又靠什么生活呢?还是趁着年轻,早早找个人家,生几个孩子,以后子孙满堂了,就什么也不怕了。”

姒嫦笑道:“子孙满堂就什么也不怕了?世上人心难测,多得是抛妻弃子,遗弃老人的事呢。再说,那是几十年以后的事,现在何用想它?过好当前眼下,何必杞人忧天,自寻烦恼?”

“不去想它,它也会来,倘若有个意外,也不用几十年,也许几年……”

“七娘子是在咒我吗?我讨厌诅咒我的人。对别人心生诅咒的人,只怕会报应在自己身上呢。”

“我没有咒你,只是为你好。”

“为我好的话,那就请七娘子闭嘴吧。”

“你也要想想你的老父亲,他为了你,愁白了头发。”

“他是到了年纪,头发自然变白。”

“可他为你担忧一事,是明明白白的。他年事已高,能活几年,不过想看你成家生子,他便了无牵挂,身为子女,不能这般自私,让父母操心。这是不孝!”

“我不曾虐待老父,也不曾动用家中许多钱财,更不曾挥霍无度,甚至还每月补贴家里,何谓不孝?”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我是女子,生的孩子,也不会姓王,不是我家的后代,何来不孝?”

“让父母担心,便是不孝。”

“也不是我让老父担心,他自个儿愿意担心,与我何干?”

“但他确实因你而担忧。家里有个二十岁还没有嫁出去的女儿,家里再有钱,也会被人笑话。会被人背后议论,说这个姑娘是不是有病,你父亲每日听着这些话,哪能心情愉悦呢?哪能不为你担心?”

姒嫦闷闷不乐,转了头望向窗外,大大的眼中忽然掉落了两行清泪,声音中饱含着无奈与委屈。

“女人就只有嫁人这一条路吗?我真恨自己不是个男子,不能参加科举,离开这地方。我若是个男子,别人也不会对我如此苛待了,也不会说我不孝。”

许埘摇摇头,苦笑着:“你若是个男子,只会对你更苛刻。”他二十三了,没有成家,天天被街坊邻居问东问西,嘲笑不断。

“我的哥哥也没成家,现在京城里带着老家人做生意,无人说他不孝。若论起来,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生下来的孩子更是我们家的血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那么他更是不孝了。”

“许是他不在家的缘故,他若是在家,也是少不了受人冷嘲热讽。”许埘道。

许埘继续开导:“姑娘风华正茂,家境殷实,好好找个人家是不难的,姑娘为了自己也要好好想想。再过个几年,姑娘回转心性了,那时候年岁上来了,再想找好的可就难了。女人年纪大了,也不好生孩子,这辈子没有个自己的孩子,可是个大大的遗憾,以后只会受人欺负,还会被亲戚邻居吃绝户。”

这样的事情在茌平县屡见不鲜,许埘听得多,看的也多。

“好人家?”姒嫦失神的笑笑,“有多少好人家呢,有多好的人家呢?”

“好好找找,挺多的。遇到那种通情达理的,姑娘可以继续种花。”

“若是他们不通情达理,我就不能继续种花了?”

“是。”许埘道,“种花多累,不种花多好。”

“花草已经陪了我多年,我不能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放弃他们。”

“姑娘还是太年轻了,完全不想自己的以后,等到令尊百年以后,这家里就剩下姑娘一个人了,该是多么的孤独。”

“不是只有我,还有我们家的佣人和长工,还有我的花草。”

“他们终究是外人。”

“从未见过面的丈夫难道就不是外人了?”

“成为夫妻,便不是外人了。”

姒嫦笑着:“这世人真可笑,结为夫妻,两个素未谋面的人便不是外人了,在我看来,即使有那一纸婚约在,夫妻也还是陌生之人,终不是亲近之人,俗话说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不是外人,又是什么?”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