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章从中作梗

巫女行小说:第十六章从中作梗

编辑:情话微凉更新时间:2021-07-22 23:47:48
巫女行

巫女行

以舞降神、与神沟通者为巫女。许埘没想起,自己有天会和十分讨厌的巫女互换身体。这个讨人厌的巫女还明明那么有人气,真是是妇女之友,他这个粗人每天要耐着性子负责接待这些哭哭啼啼的女人,倾听一个又一个令人令人发指的故事。变为他的巫女萧七则每天倜傥逍遥快活,可以得到县令赏识,升迁涨薪,名利双收,眼瞅着就得为妻他心中的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许埘急了:我会觉得这样很好。萧七淡定:我会觉得这样十分好。表面:性格她坚强冷面非常热心巫女x莽撞率直本性善良真诚捕快看似:关爱和弱势人群心理治疗师vs县大队不非常优秀骨干许埘心中郁郁,此时他正在一间满是杂物的小木屋四处搜寻,屋里厚重的灰尘与扑鼻的霉味让他防不胜防,用衣袖捂住鼻子,还是惹得他喷嚏连连。。

作者:作家AhRjJh 状态:连载

类型:富豪总裁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王老汉望着这个更年轻貌美的女子,坐姿情况属实剽悍,心里已有近了古怪之声,又想可能会巫女都如此不拘小节,勉强视若无睹。“姑娘,您看小女的病——”许埘咬着牙,像是要硬生生磨碎所有的牙,“大病!得治,要得治!”王老汉皱着眉,问着:“闻听姑娘之后治好了不少“姑娘,您看小女的病——”。...

精彩章节

王老汉看着这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坐姿属实彪悍,心里已有了怪异之声,又想可能巫女都如此不拘小节,勉强视若无睹。

“姑娘,您看小女的病——”

许埘咬着牙,像是要硬生生磨碎所有的牙,“大病!得治,必须得治!”

王老汉皱着眉,问道:“听闻姑娘之前治好了不少人,大多数是女子,姑娘在这方面是圣手了,敢问姑娘,小女这种情况,如何治愈呢?”

“赶快给她找个人家,把她嫁出去!”他必须要把那个王姑娘嫁出去,万一萧七在外面玩脱了,想来点刺激的,想当新郎试试感觉,毁的是他的声誉!

那么他将会与若玉姑娘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小女脾气倔强,性情刚烈,之前提起说亲,她一个不愿意,寻死觅活,我再不敢对她说一个字了。现在看她好点了,找来三叔婆做媒,她又要上吊抹脖子,无奈只得找来许小哥与姑娘您,一个在前面解释着,一个在后面看视着,看看能否挽回小女的意思啊。”

许埘眉头一竖,加大了嗓门,“倔强?打她几顿,她就改了!”

“那是我亲生骨肉,如何舍得?”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那也不能舍孩子。”

“……”

王老汉略略展开眉头,试探性的问道:“姑娘刚才看到许小哥和小女说说笑笑?小女从未对一个外男如此温柔。姑娘看他二人……”

“不!他二人绝对不行!”许埘连忙否认,“他们不合适!”

“姑娘何出此言?我看许小哥人长得好,个子也高,是个青年才俊,与我家女儿很是般配。”

“他……反正他不行!”许埘转了转眼珠子,那是自己,又不是自己,话不能说得太重,什么性情不好风流成性啊是一个字也不能说,影响他在黄王村的声誉。

话也不能说得太轻啊,不痛不痒的,这老汉儿绝对不会放在心上的。

许埘一拍大腿,笃定地说道:“许官人已经有心爱之人了,与之海誓山盟,今生今世非她不娶,有违誓言天打雷劈!”

不巧,此时天上一声闷雷响起,刚好赶在许埘话音乍落之时。

王老汉吹起胡子,瞪圆了眼睛,“莫非那许小哥……与姑娘你——”

许埘赶忙摆起否认的手势,急得从长凳上站起。

“那怎么可能?”

“许官人心中所爱之人,乃是这世上最善良最美丽最纯洁的女子,怎么会是那个——会是我这个巫女呢。许官人与所爱之人已经海誓山盟,今生今世非她不娶。”

王老汉不无遗憾的叹了口气,“原来如此。”

许埘收收着急的情绪,继续道:“老倌你呢,赶紧找个媒人,给姑娘说个婆家,也不要跟姑娘商量,到了良辰吉日,把姑娘送到婆家,等到生米煮成熟饭了,她想要反悔也来不及了。女儿不听话,得要婆婆来管教。过个三年五载,她就转性了。”

王老汉摆摆手,搓着花白的胡子,慢慢悠悠道:“我看不好,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你不知道小女很有血性,如此为之,只怕小女性命不保。”

许埘撸撸袖子,不认为这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大力的拍拍胸脯,“此事抱在我的身上!我必定搅动我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动王姑娘,让王姑娘高高兴兴的出嫁!”

王老汉半是期待半是疑惑,“此言当真?”

许埘动动手指,颇有自信,“君子一言,四匹马都拉不回来!”

花圃中。

日光灿烂,奇花争艳。

姒嫦笑着对来买花的邱姑娘道:“你已经是老主顾了,这些花给我个半价即可。”

邱姑娘忙道:“这怎么行呢?王姑娘已经很照顾我了,给我很低的价格,还教我种花,我不能再少给钱了。”

姒嫦笑道:“你是我的老主顾,我理应给予优惠,这样才能确保生意细水流长,你能多来我这儿买花呢。”

邱姑娘一双明净的眼睛凝视着姒嫦,充满了感激之情,“我只来姑娘这儿买花。”

她颇为兴奋的介绍:“我还将姑娘的花赠了一些给七娘子,让七娘子做成药材,免费赠给买不起药的人,治好了很多人呢。七娘子也说姑娘这儿的花,入药的效果最好,若得空闲,必定来拜访姑娘,请教姑娘种花事宜呢。”

姒嫦笑道:“我常听你提起七娘子,她真是一个好人。”

邱姑娘叹了口气,道:“七娘子是好的不能再好的人了,之前多亏她帮了我,不然我……”雪白的脸上闪现着晶莹的泪,触动了她的心事。

她忙擦掉眼泪,道:“又在姑娘面前失态了。”

姒嫦轻轻摇头,拿花的手温柔地覆上邱姑娘的手,清澈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的怜惜。

“我知道你家里的事,这么多年你也是受苦了。摊上个不成器,只知道问家里要钱的哥哥,和病弱无力的老母亲,你苦熬多年,现在也是出头了。我说句不该说的话,你那哥哥死得好,只是死的晚了些,早些死更好!”

邱姑娘的目光稍微收紧,嘴角噙着干干的笑,“是啊。”

随后低头,脸上煞白,像是不愿意再想起前尘往事。

姒嫦也明白,不去提这事。轻轻弯下身子,摘下一朵色泽鲜艳的紫薇花,插在邱姑娘的鬓边,笑道:“花与美人,乃是天下绝配。”

正说着,栅栏外传来银铃般的女声。

“王姑娘在吗?”

邱姑娘扶着鬓边的花,忙向栅栏外望去,笑道:“七娘子来了。”

一听是七娘子来了,姒嫦也振奋精神,连忙移步,跟邱姑娘一道去迎接。

抬眼望去,来的是一个清丽脱俗的佳人。

姒嫦没见过七娘子,但也听人说过七娘子的大名,提及七娘子的人莫不开口夸赞,说她是顶好的女子。

先入为主,姒嫦心里也认为七娘子是一个顶好的女子,一见到她,脸上尽是欢笑。

邱姑娘先开口笑道:“七娘子这么快就来了?”

又给两人进行了一番简短的介绍。

许埘清清嗓子,嗯了一声,继续审视着面前的佳人。

只见这种花姑娘笑容娇美,明眸皓齿,出落得犹如晓露芙蓉,配上纤细的腰身,十分的楚楚动人。

一旁的邱姑娘也是清丽灵秀,两人站在一处,相映成趣,堪比美景奇观。

许埘心里嘀咕着,这王姑娘看上去也不像是有大病的样子。

“我有要事,想与王姑娘单独谈谈。”许埘说明了来意。

邱姑娘很是识相的说自己还有事,挥手与两人告别,缓缓离开。

姒嫦笑道:“久闻七娘子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实乃三生有幸。”

许埘眉头一皱,对这客套话很是厌烦。

“承让,承让。”他微微拱手,侧目望向里面的花圃。

一圈的栅栏围起来了一块空地,里面种着各色的花朵,有许多他没有见过的,站在旁边,连吐出的气都是香的。

许埘承受不住,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姒嫦连忙关心:“娘子可好?是承受不住这花香?请娘子移步左右说话。”

说着,引着许埘走到百步开外的一处小茅屋,两人入内说话。

姒嫦笑道:“娘子都喜欢什么花?我这有的,可以送些给娘子。”

许埘皱皱眉,道:“我向来不爱花,那玩意娇气,难养,麻烦死了。”

一听这话,姒嫦的笑容渐渐僵硬。

这与刚才邱姑娘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