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五章有趣的人(2)

巫女行小说:第十五章有趣的人(2)

编辑:情话微凉更新时间:2021-07-22 23:47:47
巫女行

巫女行

以舞降神、与神沟通者为巫女。许埘没想起,自己有天会和十分讨厌的巫女互换身体。这个讨人厌的巫女还明明那么有人气,真是是妇女之友,他这个粗人每天要耐着性子负责接待这些哭哭啼啼的女人,倾听一个又一个令人令人发指的故事。变为他的巫女萧七则每天倜傥逍遥快活,可以得到县令赏识,升迁涨薪,名利双收,眼瞅着就得为妻他心中的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许埘急了:我会觉得这样很好。萧七淡定:我会觉得这样十分好。表面:性格她坚强冷面非常热心巫女x莽撞率直本性善良真诚捕快看似:关爱和弱势人群心理治疗师vs县大队不非常优秀骨干许埘心中郁郁,此时他正在一间满是杂物的小木屋四处搜寻,屋里厚重的灰尘与扑鼻的霉味让他防不胜防,用衣袖捂住鼻子,还是惹得他喷嚏连连。。

作者:作家AhRjJh 状态:连载

类型:富豪总裁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萧七也笑道:“姑娘是一个有趣的的人呢,说话的更为好听啊。初遇姑娘,抬头一看姑娘秀美超凡脱俗,观之和蔼可亲,再敢想姑娘能有这不同寻常的见识与兴趣,昨日我是多了见闻,长了见识。”姒嫦道:“大概如此在世人眼中,女孩儿就该是天真的娴雅的,待字闺中,等着一个不曾从未谋面的姒嫦道:“大抵在世人眼中,女孩儿就该是天真娴静的,待字闺中,等着一个未曾谋面的人来娶她,做她的夫,带她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草草过完这一生。大多数女孩也真如世人预料般,想着如何做一个贤妻良母,我却不是那么天真之人,在别人家里哪里在自家舒坦?”。...

精彩章节

萧七也笑道:“姑娘也是一个有趣的人呢,说话更加好听。初见姑娘,只见姑娘秀丽脱俗,观之可亲,再不敢想姑娘能有这不同寻常的见识与兴趣,今日我也是多了见闻,长了见识。”

姒嫦道:“大抵在世人眼中,女孩儿就该是天真娴静的,待字闺中,等着一个未曾谋面的人来娶她,做她的夫,带她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草草过完这一生。大多数女孩也真如世人预料般,想着如何做一个贤妻良母,我却不是那么天真之人,在别人家里哪里在自家舒坦?”

萧七也颇为感慨,“姑娘所言极是。每个女子自降生以来,家人便为她谋划好了一条路,甚至准备好了一副性情,等她长大,慢慢往上靠拢即可。女子们的家人各不相同,家人们为她们选的路却出奇的一致,对女子所具备的性情的要求也一模一样。温柔、贤惠、乖巧、能干,可以操持家务,生儿育女,可以无怨无悔,不求回报,最好在合适的时机,适时地死去,不给家人增添麻烦。”

再看看身旁的“花邪”王姒嫦,看似柔弱无骨,眉宇间却有深深的倔色,她在身边,却又让人感到她不在身边,在而遥远的云端,定然不是凡俗之人。

姒嫦声音清朗,冷冷说道:“从生到死,循规蹈矩,潦草一生也无人问津,倘若你有一点不同,他人必定对你口诛笔伐,说你没用,恨不得你死。不给说话的那些人做媳妇生孩子,可不就没用了吗?

我种出了无数的花,有的做了药引救济众生;有的作为观赏之花,悦人耳目,我做了这许多事,却得来无用二字,不知说这话的人可有用没用呢。”

萧七问道:“姑娘果真要如此过一生?这话说起来轻松,做起来却不轻松。”

“谁的一生是无忧无虑还轻松的呢?即使夫妻二人,也不见得比一人过得轻松。我自信能够靠自己养活度日。”姒嫦双眸含笑,“我爱花,花也爱我,我种下它,只是给了它一些小小的关心,它却可以给我大大的回报,它养活了我,以后我也要仰仗它。”

“哥哥在京城做香料生意,用的便是我的花,近来也是大受欢迎,说要出钱给我扩建花场,雇人给我帮忙,让我安心种花。我虽没多少钱,但也不穷。不嫁人,此生唯虑花事,我身能承担。”

“我所担心者,除去花,唯有父亲一人。”

姒嫦叹息着:“今日郎君前来,与我说这些话,想必也是家父求郎君前来,宽慰我心。父亲的用心,我能明白,我的用心,父亲何时才能知道呢?”

萧七心中微微一动,明白与知道两个词,饱含着姒嫦不一样的心意啊,也满含着无奈,她已经不奢望父亲能够明白她的心了,只求父亲知道。

萧七说了违心的谎话,“不,我来这儿只是想买花,还有向姑娘道歉。”

姒嫦也意识到今日自己的话太多了,看了看面前彬彬有礼的高大的捕快,顿时红了脸,自己不顾一切的说了这些,还是和一个男子,只怕要叫人笑话呢。

“我的话太多了,郎君忘了吧。”

“如何遗忘呢?我大受震撼,全部记到了心里。我自认是迷茫孤独的,今日与姑娘一见,说了这些话,才发觉自己并不孤独。”

姒嫦颇为惊讶,“你们男人也会感到孤独吗?”

萧七的笑容瞬间凝固,她不能失态,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男人为何不能感到孤独?”

姒嫦有些失神的望着地面,道:“男人的孤独和女人的孤独是不一样的吧?我常认为我和哥哥身处不同的人间,他可以上学堂,拜先生,考科举,我却不能。我只有种花这个小小的爱好,那么多人恨不得骂死我,哥哥可以远行,多年不归家,村里人提起哥哥也都是满口赞誉,说他是有能力的人。我也从未见过哥哥孤独的样子。”

这个问题把萧七难住了。

她微微仰头,思绪不定,“也许是不一样的吧——也许是一样的。”

姒嫦笑道:“你若是也感到孤独,可以跟我一起来种花。哥哥的香料生意越做越大,我也要人手呢。”

萧七微微一笑,“我公务在身,怕是帮不了姑娘多少。”

忽然,她灵机一动,嘴角浮现出笑意,“空闲的时候,我想带着衙门里的那帮兄弟来给姑娘帮忙,姑娘愿意我们这些粗人来叨扰?”

之前,许埘带着那些衙门里的捕快隔三差五找上门来,现在轮到她施以小小的惩戒了。

“郎君伸手援助,感激不尽。”姒嫦道。

“姑娘若要言谢,只需几朵花,我也省了些钱。”萧七耸耸肩,笑着。

姒嫦也爽快的答应,“你若是帮我,我自然也会帮你,花乃是小事,要的不多,我可以赠予。”

萧七点点头,笑道:“我有自知之明,不会贪得无厌,让姑娘讨厌我。”

姒嫦一笑,乌黑的眼珠滴溜溜转来转去,身子也不自觉地靠近了萧七,“今日听君一席话,我对你倒是讨厌不来。”

躲在不远处的许埘听到这话,拳头硬了。

心里暗骂:“该死的巫女,跑到哪里调戏女子不行,偏偏跑到黄王村,要是被若玉姑娘看到,该如何是好?”

他虽没有对若玉表明过心意,但二人之前见过多次,互有好感,他能够浪子回头,除了姐姐的苦口婆心,还有若玉的殷殷期待。

他立志要娶她回家。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他身不由己,现在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和别的姑娘嬉笑。

他恨不得跑上前,给他们一人一个耳刮子。

但他不能。

许埘咬牙闭眼,重重转身,踏着僵硬的步子离开。

再晚一步,他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何等样子。

站在门边翘首以待的王老汉没有等来自家姑娘与捕快“许埘”的归来,倒是等来了“萧七”。

他连忙迎上前去,对着“萧七”笑容满面,“姑娘受累了,不知姑娘可曾见过我家小女?姑娘以为我家小女病到何种地步了,可有医好的余地?”

此时许埘怒气未消,一脸衰样,“你家姑娘没治了,跟一个外男说说笑笑,像个什么样子?”

“说说笑笑?姑娘是说小女与那捕快许小哥?”王老汉脸上浮起会心的笑,满足的笑。

“嗯!”许埘大步上前,跨坐在门前的长凳上,分开两腿,那两人的影儿不断浮现在他眼前。

一来一往的笑,彼此附和的话,飘来飘去的眼神……

是可忍孰不可忍!

巫女既然如此糟践他的身子,不看重他的名声,不为他着想,那么他也没必要顾全这个巫女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