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四章有趣的人

巫女行小说:第十四章有趣的人

编辑:情话微凉更新时间:2021-07-22 23:47:47
巫女行

巫女行

以舞降神、与神沟通者为巫女。许埘没想起,自己有天会和十分讨厌的巫女互换身体。这个讨人厌的巫女还明明那么有人气,真是是妇女之友,他这个粗人每天要耐着性子负责接待这些哭哭啼啼的女人,倾听一个又一个令人令人发指的故事。变为他的巫女萧七则每天倜傥逍遥快活,可以得到县令赏识,升迁涨薪,名利双收,眼瞅着就得为妻他心中的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许埘急了:我会觉得这样很好。萧七淡定:我会觉得这样十分好。表面:性格她坚强冷面非常热心巫女x莽撞率直本性善良真诚捕快看似:关爱和弱势人群心理治疗师vs县大队不非常优秀骨干许埘心中郁郁,此时他正在一间满是杂物的小木屋四处搜寻,屋里厚重的灰尘与扑鼻的霉味让他防不胜防,用衣袖捂住鼻子,还是惹得他喷嚏连连。。

作者:作家AhRjJh 状态:连载

类型:富豪总裁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也不全是——我还要向姑娘赔礼道歉。”萧七恭敬说道。姒嫦一怔,“何故要对我赔礼道歉?”“因为我,害得姑娘这两三日水米不曾入咽喉,也憔悴了。”姒嫦道:“我可不是为着你,你莫要...

精彩章节

“也不全是——我还要向姑娘赔礼道歉。”萧七恭敬说道。

姒嫦一怔,“何故要对我赔礼道歉?”

“因为我,害得姑娘这两三日水米不曾入咽喉,也憔悴了。”

姒嫦道:“我可不是为着你,你莫要给自己的脸上贴金,我为的是我自己。”

萧七笑道:“是是是,我又无礼唐突了姑娘,罪过罪过。”

姒嫦又道:“你是来买什么花的?”

萧七道:“姑娘这儿什么花卖的最好呢?”

“卖的最好的,不一定是你所钟爱的,你所钟爱的我这儿可能一朵都没有,你还是报上名字吧。”姒嫦道。

姑娘这儿可有铃铛花?”

“铃铛花?”姒嫦露出疑问之色,“何为铃铛花?”

“或许这里叫做桔梗花。”萧七笑道。

姒嫦敛眉,道:“说桔梗花便说桔梗花,说那些个稀奇古怪的名字作甚?大可不必用这些法子来彰显自己博学。”

萧七笑道:“我那里的人都叫铃铛花呢。”

姒嫦一低头,略有些红脸,默了一默,方道:“我的话有些冲,你且不要放在心上。”

萧七一笑,道:“若将大事小情都放在心上,这灵台方寸山倒是不小,真放在那里,却是真的很小。”

姒嫦的脸色变得更加温和,主动询问:“桔梗花我这里自然有,请问郎君要多少。”

“姑娘有多少?”

“不多不少。”

“那我便要‘不多不少’。”萧七笑着。

姒嫦眨眨眼,“郎君所言当真?”

萧七点点头。

姒嫦带着萧七,走出房门,爬过一个小山坡,她指着面前的地,“这便是我说的‘不多不少’了。”

萧七望去,只见所望之处,半阴半阳,足有两亩,全部栽种着桔梗花,颜色众多,姿态万千,犹如天上繁星,一阵微风吹来,清香扑鼻,沁人心脾。

姒嫦问道:“这些,都要吗?”

“价钱几何?”萧七尴尬的笑着,她没想到面前瘦瘦小小的女子栽种了这么多的花。

“要看你买花何用了。若是入药,救济贫苦,便便宜些与你,若是拿去卖,维持生计,则稍稍贵些,若是拿去糟践,千金不卖。”姒嫦道。

萧七笑道:“那我买去,栽种在自家的院子里,以供观赏,价钱又是几何呢?”

“看你需要多少,买的多越便宜。”

“王姑娘,我也不需要多少。”萧七实诚的说,“原以为姑娘如此单薄,能种多少桔梗花呢,更何况姑娘还种着其他的话,我就是全要了也不过几篮子。现在看来,是我低估了姑娘,我再向姑娘赔礼道歉,为我的轻视道歉。”

姒嫦明显也受到震动,连忙道:“不用如此多礼。你并不认识我,当然不知道我种了多少花,我怎么会为你的不知情而怪你呢?”

她闪着灵动的双眸,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脾气大的人,所以才急忙道歉?我之前对你说的话是有点冲,很没有礼貌,可我以为你跟那些人是一样的,才会那般冲动。按理说,我该向你道歉才是。”

萧七抬手,示意不用,笑道:“我并不觉得姑娘是个脾气大的人,私以为姑娘是个心细善良的人。从姑娘爱花种花的行为上看,从姑娘所说的卖花价钱不同上看,姑娘是一个难得的善良的人。”

姒嫦的嘴唇微微开合,脸上也渐渐漾开含蓄的笑容。

“他们都说我是个脾气怪的人,从没有人说过我是善良的人。”她叹道,“我的爹爹也说我是个心狠的人,一股脑的自私自利,不为他着想。村里的那些人更是在背后编排我,嘲讽我,叫我花邪。你是第一个说我善良的人。”

承蒙如此夸奖,萧七倒有些手足无措,手心也沁出细汗,“花邪是个好听的名字,至于是不是贬义的,便要看姑娘如何看待了。”

姒嫦道:“久而久之,我也喜欢这个名字。叫我花邪,那我便是花邪,随他们怎么想,我开心便好。只是,连我的父亲也不理解我,不高兴了就拿这个名字骂我,说我是全村人的笑柄,整日只会摆弄没用的花花草草,不为他考虑。”

萧七转首,凝视着地面上的桔梗花,用平常的语气道:“令尊也是为你担心,姑娘不小了,一心扑在花花草草上,确实令他担忧。”

姒嫦无奈的道:“他便找来了你,让你相看我?也许只要你愿意,他明日就能把我送到你家里。”

萧七只得扯谎:“我有所爱,并不敢对姑娘有所企图。”

姒嫦的声音很是空灵缥缈,也自带忧伤之感,“你是不是也很害怕我,觉得我是个不正常的女人?倘若你心中没人,是不是也会将我排除在外,认为我不会是一个贤妻良母?纵使我家万贯钱财,楼阁无数,你也不敢娶我,只因我是个古怪的人,竟然那么喜欢种花,竟然不想着嫁人。”

萧七喟然叹息,“我看待女子,不会以贤妻良母作为判断的准则,再者我也没那个资格审视。在我看来这世上只有善良的人与不善良的人,没有古怪的人,再说姑娘为人并不古怪,爱花便是古怪了吗?”

姒嫦也道:“是啊,爱花就古怪了吗?这世道才古怪,那些真正古怪的人,爱钱如命,为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人反倒不是古怪人了。”

萧七叹道:“也许他们认为姑娘古怪,不是因为姑娘过于爱花,而是姑娘不做爱花之外的事,比如世俗之事。”

姒嫦摁着额头,表情痛苦,频频点头,“我不嫁人,才是怪事。想必你也如此认为吧。外面有人不仅叫我花邪,还叫我石女,我不嫁人,像是踩了他们的痛处,叫的没完没了。”

“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我替你说了吧。”姒嫦慷慨一笑,睁开紧闭的双眼,说话云淡风气,“这辈子我都不会嫁人,我会跟这些花过一辈子。”

“花有开时便有落日,姑娘一辈子守着花,难道不会后悔吗?”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一旦走错了路,就再难走回来。我嫁了人,做了他人的媳妇,便成了别人家的人,要遵守别人家的规矩,再不能像现在这样侍弄花草了。为了一个从未见过的人,便要我放弃陪了我多年的花草,我不会做那样疯狂的事。”

姒嫦笑着望向萧七,“倘若有一个像你如此理解我的人,能陪我种花,我或许还可以思考思考要不要嫁作他人妇,但大多人都受不了种花的辛苦与枯燥。我这辈子注定要一个人过日子。”

萧七叹道:“要在这茫茫红尘之中寻找一个知心的人,其中艰难堪比攀援蜀道。大多人虽结为夫妻,有了归宿,心底却比独处的时候还要孤独。倒是不如姑娘种花护花,不甚孤独。”

姒嫦认真地凝视萧七好一会儿,才朗声笑着:“你是一个有趣的人,说话也好听。”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